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2019年香港须有危机意识

1月21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幹部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专题研讨班上强调,面对波谲云诡的国际形势、复杂敏感的周边环境、艰巨繁重的改革发展稳定任务,我们必须始终保持高度警惕,既要高度警惕“黑天鹅”事件,也要防范“灰犀牛”事件;既要有防范风险的先手,也要有应对和化解风险挑战的高招;既要打好防范和抵禦风险的有準备之战,也要打好化险为夷、转危为机的战略主动战。

香港社会不少人以为,习主席的指示,是针对内地,香港不适用。这样的理解是错的。难道香港不面对波谲云诡的国际形势、复杂敏感的周边环境?难道香港经济转型政治稳定民生改善的任务不艰巨繁重?特区政府在2019年第一个月的管治和施政,因为提高长者综援合资格申请年龄、“三隧分流”和向合资格居民每人派发4000港元等3项民生政策,而遭遇不可低估的挑战和考验,香港社会各界怎能掉以轻心?

2019年,香港可能遭遇怎样的“黑天鹅”事件?眼下香港社会存在着的种种矛盾哪些属於“灰犀牛”事件?我提出这两个问题不是危言耸听、製造社会紧张氛围,而是实事求是地分析形势。

部分港人欲游移中美之间

中美关係在2019年将进一步恶化。美国发动对华贸易战是美国全面遏制中国的战略部署之一部分。美国要求加拿大拘捕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的时间和向加拿大提出引渡孟晚舟的时间,都是中美展开关於贸易战的谈判的敏感时间点。美国不只是要中国多购买美国商品,也不只是要求中国对美资开放市场,而是欲中国向美国称臣,服膺美国制定的规则。美国决策层和战略界已经后悔错失遏制中国的适当时机,正以尽可能大的力量企图逼中国就范。1月21日省部级主要领导幹部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专题研讨班在如斯背景下举行,表明中国坚守决不牺牲国家核心利益的底线。香港必须有2019年中美关係继续恶化的精神準备。

作为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香港已非上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冷战”时受英国管治的那个“借来的地方”。香港不可能置身中美关係之外,必须同国家一起。美国不会视香港为不同於内地的特殊个体,修订甚至废止《美国─香港政策法》是或迟或早的事。弔诡的是,香港不少人同时拥有双重甚至多重国籍,包括美国籍或属於“五眼联盟”其他国家的国籍。香港不能游移於中美之间,但是,那些同时拥有中国国籍(特区护照持有人)和美国或“五眼联盟”其他国家的国籍者,无论出於其个人利益还是情感因素,都希望游移於中美之间。严重的,是其中一些人居香港社会上层甚至居建制重要职位。因此,2019年中美关係恶化,可能对香港造成“黑天鹅”事件。

特区政府必须反省一个重要问题——为什么动机良好的3项民生政策,竟然引起社会不满甚至反对?这样的民意落差,往往把“灰犀牛”事件迅速演变为重大社会危机。

财政司司长早前在网志中说,政府明白房屋、医疗等问题是社会的痛点,但是,不能靠花钱就能解决。此言诚是。但正因此,政府就必须有危机意识。

以房屋问题为例。2月11日,房委会公布,截至2018年12月底,约有15.02万宗一般公屋申请,非长者一人申请个案约11.74万,合共达26.76万宗,较2018年9月的26.77万宗申请减少100宗,但仍贴近30万大关。一般申请者平均轮候时间为5.5年;长者一人申请者轮候时间则维持2.9年,与2018年12月底相同。

民生矛盾随时变社会危机

令人沮丧的,是未来10年香港公营房屋的供应目标与建屋量之间的缺口扩大。2018年12月21日特区政府公布《长远房屋策略》2018年进度报告,未来10年,公营房屋单位供应目标由28万个调升至31.5万个,其中,包括7.46万个公屋或绿置居单位,和2.63万个居屋单位;但是,未来10年预计公营房屋兴建量约24.8万个,仅比2017年预计兴建量多1万个,目标与建屋之间的缺口由4.3万个扩大至6.7万个。这意味着公屋轮候时间距特区第一届政府订下的“3年”目标越来越远。

另一方面,资助性房屋的供应量也无法满足需求。香港是丘陵地貌,大部分土地不能够即时用来建造房屋,亦即都不是“熟地”。从开发“非熟地”到建成房屋,约需11年至14年。特区第二届、第三届政府在停建停售居屋的8年里疏忽土地开发,遑论土地储备。即使现届政府贯彻行政长官2018年施政报告,从2019年起发展东大屿山,预计首阶段的住宅单位最快在2032年入伙,长达14年。

一方面是民意对房屋等等民生问题不断恶化越来越不耐烦,一方面政府何时解决民生难题犹如“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其中,不正孕育着“灰犀牛”事件吗?

政府切记:民生层面的矛盾急剧恶化而变成社会危机,往往是由不起眼的“最后一根稻草”所引起。

来源:大公网 作者:杨 坚 资深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