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顾敏康:香港不能成为逃犯“避难所”

一名香港少女疑在台北遭男友杀害,男方逃返香港。无奈香港和台湾无签订相互移交逃犯协定,令台湾当局无法追究男方刑事责任。事发一年,台湾当局多次向香港政府提出移交逃犯的要求。

为此,香港保安局提出修订《逃犯条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容许以一次性个案方式移交逃犯,即由特首发出证明书提供基础,以启动处理临时拘捕,以及交法院聆讯审批移交令。保安局又提出此一次性个案方式移交逃犯同时适用于包括台湾、澳门及内地等未与香港签订长期双边移交逃犯协定的地方,以堵塞漏洞。但是,当政府将修改方案交立法会讨论时,反对派议员却一味阻挠,并提出三项临时动议:修例不适用内地、先处理与台湾方面移交逃犯的安排、设立“日落条款”,这些不合理的动议当然不能通过。

其实一次性个案移交也是堵漏的无奈之举,从长远看,为了防止干犯严重刑事罪行者逃脱犯罪地的法网,国与国、国与地区、地区与地区之间互相签订长期的引渡(或移交)罪犯协定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如此才能构筑“恢恢天网”。根据《基本法》第96条,“在中央人民政府协助或授权下,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可与外国就司法互助关系作出适当安排”。特首政府至今已与20个司法管辖区签订了移交逃犯协定。香港特区政府与其他司法管辖区在移交逃犯方面的合作,证明了制度不同,法律不同并不影响共同打击罪行和彰显法律公义。香港既然可与其他国家签署移交逃犯协议,便没有理由因“两制”而不与内地签署移交逃犯协议。

反对派错将“两制”当“两国”

尽管一次性个案移交安排是临时措施,但是,只要一涉及内地,香港的反对派便会“反对激素”上升,提出许多经不起反驳的理由,更藉机在立法会讨论议案时肆意扭曲内地法治情况。反对派表示20多年来特区政府与内地未能签订协议,正是因为“信唔过内地嘅制度”。事实上,是反对派将“两制”当“两国”,片面将适用国与国之间的一些原则(如“政治犯不引渡”等)强加于香港与内地的逃犯移交协议,阻碍两地签订逃犯移交协议。当然,为了避免更多的争拗,笔者建议一次性个案移交方式可以采用梁美芬议员的建议,即只有当有关行为在两地都构成严重刑事罪行时,移交才有可能性。

反对派明知行政长官只是签署移交逃犯证明书启动司法程序,关键要法院经过聆讯后才会审批移交令,却一味指责行政长官会因承受压力而签署证明书。这种转移焦点的做法,实在无法接受。资深大律师汤家骅指出,这次是采取修例的方式,而现行《逃犯条例》之下所有保障人权和公义的条文都会适用,都由法庭把关。所以,反对派认为条例会被滥用,恰恰证明他们对司法机关缺乏足够的信心。

反对派继续强词夺理,认为即使有法庭把关,但令人忧虑的地方,就是内地所提供的一些资料,很多时候不能够确定真伪,究竟在未来的日子,如果真修例的话,是否能够确保相关的疑犯引渡到内地,会得到公平审讯呢?从中已经可以看出逻辑混乱:对于资料真伪的判定,理应相信香港法官的判断力;而对于有关疑犯会否在内地得到公平审讯,则应该是另外一回事,也是不能主观臆测的。

况且,反对派自己对香港的法治情况缺乏信心,又有什么资格去指责内地的法治情况呢?谢伟俊议员说:最重要是要对香港本身的司法制度有信心,这个过程有一系列的保障,要经过法院审核过后,按每个个案的情况才去“放行”。今次放宽了这个机制,让大家可以逐步、小心地去试一试这个机制;先是每宗个案,然后到将来才慢慢再谈判,有一个永久安排最好。

立法会议员首先是立法者,反对派议员不能为了反对而一味阻扰立法,置香港市民的人身安全于不顾。诚如部分评论所言,若此次修例不获通过,日后任何人特别是香港人,在台湾、内地以至全球多个没有与香港签署相互移交逃犯协定的地方犯杀人等严重罪行后,均极有可能潜逃返香港,这将令香港法治打开了缺口,使香港沦为一个“逃犯乐园”,后果堪忧。

可提高透明度监督特首

其实,只要看看香港有关法律的执行情况,便知道反对派所担心的情况不会出现。

根据《逃犯条例》第6条,香港特区政府在收到由其他司法管辖区提出的移交逃犯要求后,行政长官必须先发出授权进行书,该要求才可获进一步处理。是否发出授权进行书完全由行政长官决定,而行政长官作出决定时会征询律政司的意见。为符合《逃犯条例》的规定和履行适用的双边协定,行政长官只会在全面考虑每个个案的相关事实和情况后方会作出决定。政府也一再强调,所有移交逃犯要求均严格按照《逃犯条例》以及香港与相关司法管辖区签署的移交逃犯协定处理。如果美国政府提出移交逃犯要求,香港政府就会进一步按《香港政府和美利坚合众国政府关于移交逃犯的协定》订明的条件和程序处理。

如果反对派觉得需要监督行政长官的有关决定,大可探讨在修改法律时提高行政长官说明理由的责任以及程序的透明度。虽然有的案件不能透露具体细节,但要求给出概括性的理由还是比较合理的建议。

总之,香港与台湾、澳门及内地等签订长期双边移交逃犯协定本是解决“逃犯天堂”问题的关键措施。鉴于香港青年台湾凶杀案凸显香港现行法例的漏洞,用一次性个案移交方式亡羊补牢,是正确的做法,也能够有效地保护被害人家属和公众的权益。

作者:顾敏康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

来源:大公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