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反对派对“港独”不能再立场模糊

近日香港两宗政治事件,再次将反对派在“港独”问题上的遮遮掩掩、犹抱琵琶半遮面表露无遗。第一件是有关移交逃犯法例的修订。保安局建议修订法例,容许一次性个案方式适用於香港与任何未签订移交逃犯安排的地区。修订一方面是为了堵塞现时香港与内地、台湾及澳门的司法引渡漏洞,另一方面是要将一名涉嫌在台湾杀害女友的港男,引渡回台湾受审。然而,这样一个合情合理合法的修订,却遭到反对派大力反对,更对修订上纲上线,肆意政治化。

第二件是中央日前罕有发出公函,支持特区政府依法取缔“香港民族党”,同时要求特区政府就此事提交报告。特首林郑月娥指中央公函肯定了特区政府对“民族党”的处理,提交报告则体现了行政长官对中央人民政府负责的宪制责任。根据基本法,中央可以向特区政府发出指令,有关指令权是实质性的,尤其是针对国家主权、安全以及“一国两制”等问题上,中央通过公函方式表达立场,向特区政府提出指令及工作要求,於法有据,於理必行,并没有可质疑之处。然而,反对派又扑出来反对,公民党杨岳桥、郭荣铿更抨击中央此举是“损害‘一国两制’”、“基本法没有此例”云云。

包庇潜逃台湾暴徒

这两宗事件虽然内容各异,但其实都与“港独”势力有关,反对派的“盲反”正是为了包庇“港独”分子,让他们不用承担刑责,甚至阻挠特区政府的“遏独”行动,再次暴露反对派口上说不支持“港独”,行为上却一直庇护“港独”、支持“港独”的虚伪面目。

为什麼逃犯条例的修订与“港独”扯上关係?这并非因为修订是针对“港独”,恰恰相反,保安局提出修订完全没有政治上的考虑,主要是为了堵塞现时香港在引渡犯人的漏洞,让一些钻制度空子的犯人不能再逍遥法外。对此,修订作出了大量的保障和限制,部分甚至可以说是“过犹不及”,在在说明修订完全是以法论法,与政治无关。可惜反对派却是政治上脑,指有关修订可能将一些在港的政治犯引渡到内地受审,这在修订中根本是不可能,但反对派却一直误导公众。其实他们真正担心的是在法例修订后,香港可以将大批潜逃台湾的“旺角暴乱”暴徒引渡回香港受审。

这些“港独暴徒”大多因为“旺暴”而被控以暴动及其他刑事罪行,这些都不属政治罪行,他们是暴动犯不是政治犯,所以特区政府如果提出依法引渡这些人,台当局很难拒绝。这样不单令这些“港独”分子须承担刑责,更令“港独”失去了“海外潜逃基地”,将来“港独”分子要再煽动青年参与暴力抗争将难上加难,对“港独”将是重大打击。因此,为维护这些“港独”分子,美驻港领事毫不避嫌的干预移交逃犯修订,“台独”势力在对岸大声叫嚣,香港反对派全力配合,原因正在此。

至於中央发出公函一事,更将反对派“暗助”“港独”的面目表露无遗。杨岳桥、郭荣铿抨击中央此举是“损害‘一国两制’”、“基本法没有此例”。然而,他们身为律师竟然不知道中央对香港发出公函早有先例,早年设立深圳湾口岸以至特区政府在北京设立办事处等,中央也曾向特区政府发出公函。所不同的是,这次中央不但就依法取缔“香港民族党”一事发出公函表达立场,更藉此对特区政府提出要求,包括:“香港特别行政区应当依法履行维护国家安全的宪制责任”;“请行政长官就依法禁止‘香港民族党’运作等有关情况向中央人民政府提交报告。”

发出公函有法可依

然而,就算中央对香港提出要求又何来损害“一国两制”呢?基本法第43条和第48条(8)款,明确列明行政长官须对中央负责以及“执行中央政府就本法规定的有关事务发出的指令”。这是基本法由第一日颁布已经写得十分清楚,只是过去中央较少行使相关权力。但随着“港独”势力愈益猖獗,威胁国家主权和安全,中央难道还可坐视不理吗?向特区政府下达指令,提出工作要求有何可质疑之处?难道中央要放下所有权力,任由“港独”势力壮大,在社会煽风点火,才是捍卫“一国两制”?反对派的指控根本逻辑混乱。

反对派在这两宗事件上的理屈词穷、进退失据的表现,正反映他们在“港独”问题犹抱琵琶半遮面,一方面他们多次公开反对“港独”,原因既是怕自身议席不保,也是知道“港独”在香港社会没有市场,反对派投向“港独”是自寻死路,但另一方面他们却对“港独”多番包庇,不但声援“港独”分子,更不断阻碍、干预特区政府打击“港独”行动,目的就是要留下“港独死剩种”,继续给特区政府製造麻烦,继续为外国反华势力、为“台独”势力担当烂头蟀。所以才要不断扯政府后腿,甚至对於大是大非问题如修订逃犯移交都要反对。反对派的行为完全是政治凌驾公义、政治蒙蔽良心。“港独”问题没有灰色地带,反对派犹抱琵琶半遮面,只会令自己两面不是人。

来源:大公网 作者:方靖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