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反对派与政治现实愈益脱节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吸引了香港社会的注意力。但是,主流媒体的关注点,偏重大湾区与香港的关系,忽视大湾区对国家和世界的意义。同时,在分析大湾区与香港的关系时,偏重香港的优势和能够发挥的独特作用,忽略香港存在着限制自身优势和独特作用充分发挥的因素。限于篇幅,本文只讨论第二个疏忽。

“泛民”害港优势无从发挥

限制香港在大湾区建设中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和独特作用的最大消极因素,是反对派。最近,反对派立法会议员先后集体抵制立法会主席按惯例宴请行政长官及其执政团队的重要成员,以及中联办主任宴请立法会全体议员;一年前邀请行政长官出席党庆酒会和晚宴的民主党,今年的党庆活动不再邀请行政长官。行政长官上任后颇费心思地缓和政府与反对派之间关系的努力,却被反对派“一铺清袋”。

在多元化、走向普选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治出现和存在着反对派是不出奇的,问题是至今反对派一直是消极的反对派。

有人归咎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治制度缺陷即不给反对派以执政的机会。持这种观点,是偏离了“一国两制”,“一国两制”的前提和基础是“一国”,香港回归祖国后可以保留原有社会制度,但是,不能成为颠覆国家执政党的基地或“特洛伊木马”。

中央对香港的“泛民主派”已高度容忍。后者公然叫喊“结束一党专政”口号、先欲变香港为西方政治的附庸、进而“和平演变”内地,违反“一国两制”证据确凿。但是,至今,中央表示,只要“泛民主派”同“港独”划清界线,中央愿意同他们沟通。

然而,“泛民主派”拒绝同中央驻港机构沟通,又同“港独”势力“剪不断理还乱”。“泛民主派”领导人究竟把“泛民主派”带往何处?

最近,同行政长官及其管治班子也摆开决战架势,“泛民主派”究竟争取什么?攻击政府管治和施政的缺失,只能提供“泛民主派”喘息的机会,绝对不会让“泛民主派”赖以壮大。世界上,还没有出现可以光凭反对政府就能发展壮大的政党。

有生命力、有前途的政党,是有能力提出关于所在国家或地区经济政治社会发展的蓝图、实施规划和方针政策的政党,是富有建设性的,而不是一味骂和反对别人所作所为。这样浅显的政治常识,“泛民主派”不应该没有。

为争取今年11月区议会和明年9月立法会两场选举的选票和议席,“泛民主派”提不出关于香港发展的愿景,只有同特区政府和中央“死扛”。于是,香港居民(选民)就必须思考一个严肃和严重的问题——能够投票给“泛民主派”吗?如果选择投票给“泛民主派”,请自问理由为何?

有人也许回答:为制衡“泛民主派”的对立面。“泛民主派”的对立面被统称“建制派”,其中有的代表工商界、有的代表僱员、有的代表同中央和特区政府友好的工商专业界,有的是传统爱国爱港力量。如果有人不喜欢工商界而支持“泛民主派”中若干政治团体的民生政策,那么,“建制派”中也有政治团体的民生政策是可信的。

拒抗融入大湾区祸害港人

当然,有些人是因为对待中央的立场而支持“泛民主派”。于是,重大问题就产生了——对抗中央带给香港是福抑或祸?

回答这个问题的前提仍然是中央具有高度包容精神。但是,如果香港社会主流民意被“泛民主派”骑劫,那么,香港能够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吗?答案不言自明。所以,“泛民主派”是限制香港融入大湾区、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和独特作用的最大消极因素。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确定了时间表。

到2022年,粤港澳大湾区综合实力显著增强,粤港澳合作更加深入广泛,区域内生发展动力进一步提升,发展活力充沛、创新能力突出、产业结构优化、要素流动顺畅、生态环境优美的国际一流湾区和世界级城市群框架基本形成。

到2035年,大湾区形成以创新为主要支撑的经济体系和发展模式,经济实力、科技实力大幅跃升,国际竞争力、影响力进一步增强;大湾区内市场高水平互联互通基本实现,各类资源要素高效便捷流动;区域发展协调性显著增强,对周边地区的引领带动能力进一步提升;人民生活更加富裕;社会文明程度达到新高度,文化软实力显著增强,中华文化影响更加广泛深入,多元文化进一步交流融合;资源节约集约利用水平显著提高,生态环境得到有效保护,宜居宜业宜游的国际一流湾区全面建成。

2022年是关键,只有先达至2022年目标,才能实现2035年目标。2022年就在眼前。如果“泛民主派”在今明两年区议会、立法会选举取得比眼下多的议席,特区现届政府为实现《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而作努力就将遭遇更严重阻碍。试问:果如此,对香港七百四十万居民是福抑或祸?

香港的政治现实,是建设大湾区高于一切。反对派言行是愈益同政治现实脱节。

作者:杨坚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民主派 大湾区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