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反对派庇护“港独”反修例

全世界只有一个地区的政治组织,会反对堵塞引渡逃犯漏洞,防止自身城市成为“逃犯天堂”;全世界也只有一个地区的政治组织,会理直气壮的表示要捍卫逃犯的“防火墙”,要捍卫逃犯人权,拒绝将他们引渡回犯法地受审。全世界只有香港的反对派,会为了自身的政治利益和图谋,摆明车马为罪犯抗辩,甚至发起游行“盲撑”逃犯,让他们可以留在香港逃避刑责。这样的反对派已经反中央反特区政府反昏了脑,连道德、法义、公义都可以弃之不顾。他们还高喊要捍卫核心价值,争取公义,但他们究竟争取的是港人的公义、是死难者的公义,还是罪犯的公义呢?香港市民今日终于看得一清二楚。

情理欠奉诛心抹黑修例

保安局提出修订《逃犯条例》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容许香港与未签订引渡协议的地区如内地、台湾等,以一次性安排方式移交逃犯。本来,对于这次修订各界以法论法,大可提出不同意见,但反对派从来没有认真讨论过法例条文,没有讨论有关引渡的罪行是否合适,有关引渡的程序是否合理,而是一开始就一刀切的以各种阴谋论、诛心论来抹黑、攻击修订,例如指修订是别有用心,是为了将潜逃香港的政治犯引渡回内地受审;又或是一口咬定此举背后一定有阴谋,是要“蚕食”“一国两制”;公民党一班大状甚至掉转枪头,质疑法官能否把关云云。这些质疑和指控都不是认真的讨论,而是带有前提的抹黑,是先有立场再有理据,而且有关理据更是不堪一击。

反对派指修例是为了引渡政治犯,保安局明显预计到反对派有这样的质疑,所以在法例上早已订明,移交逃犯涉及的罪行须符合多项元素,包括香港与世界其他司法管辖区同样构成犯罪,并且属于香港《逃犯条例》附表一载列的谋杀、性侵犯、绑架等46项严重罪行,若逃犯涉及政治性质的罪行亦不会移交。即是说,内地根本不可能以政治罪行要求引渡这些政治犯。于是反对派又说内地可能以其他罪行如经济罪引渡云云。原来,在反对派心目中,所谓政治犯就有“免罪金牌”,只要有政治罪在身就什么罪都不用引渡,这是什么法治精神?难道一个政治犯杀人放火、偷呃拐骗都不用受到惩处?

至于“蚕食”“一国两制”更是不知所云。《基本法》第95条明确规定,香港特区可与全国其他地区的司法机关通过协商依法进行司法方面的联系和相互提供协助。有关司法协助包括逃犯移交、协助搜查取证、提供证据物件、协助移交、没收赃物,文件送达等。这次保安局针对移交逃犯作出的修订,法律基础稳固,而且,内地和香港尚且可以与其他国家签订引渡协议,“一国”之内竟然不能互相引渡,这是什么道理?

反对派反引渡修例根本拿不出有力理据,而他们一直表示要为港人在台湾杀人弃尸案的死者讨回公道,现在保安局建议修例引渡疑犯回台湾受审,就是伸张正义之举,反对派没有理由反对。然而,他们不但无理反对,更发动市民以电邮、邮寄方式表达反对意见,并与“民阵”发起游行反对修订,指现行条例是保护疑犯的“防火墙”,而非漏洞云云。

“民阵”游行不但出师无名,更是扭曲正义,变相要令香港继续存在引渡漏洞,让犯法者可以潜逃香港,为逃犯提供“防火墙”,是对香港法治的严重破坏。何以一直将法治挂在口边的反对派,在引渡条例上却要逆民意而行,盲撑逃犯的“防火墙”?当中可能有四个原因:

配合美国主子干预港事

一是要制造政治风波,配合外国势力干预港事。近日美驻港总领事唐伟康已就取缔“香港民族党”和移交逃犯事件说三道四,甚至恫吓要制裁香港,反对派此举显然有配合外国主子施压之意。

二是庇护潜逃在台湾的“港独”分子,防止修订后特区政府可依法要求引渡这些暴动罪罪犯,为“港独”分子留下“海外潜逃基地”。

三是反对派已经反中央反特区政府反昏了脑,已经铁了心全面对抗,所以政策不论是非对错,不论是否有利法治,反对派都要一反到底,务求打击特区政府施政和威信,为反对派制造政治弹药。

四是区议会选举临近,反对派一直缺乏政治议题,为了提振士气,为了炒作政治议题,于是藉着引渡逃犯这个敏感议题发难,挑动政争。

反对派反对修订引渡法例的出发点从来都是政治,不是法治,更不是公义。或者,这次修订的最大得着不单在于堵塞引渡漏洞,更在于看清楚反对派的真面目,看清楚反对派服务的是究竟香港市民还是外国主子。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