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独”分子钻“断庄”漏洞 “独临委”肆虐

图:SocREC 社会记录频道。 fb图片

老鬼钦点“署理”会务 无民意授权吞资源续搞事

香港各大学的学生会被激进“港独”分子把持,不单重政治、轻校务,更肆意播“独”煽动暴力宣扬仇恨,恶行连连。近年,广大大学生纷纷以行动说“不”,唾弃此等乱象,单是今年便有9校学生会因欠支持已经或正面临“断庄”。不过,4名理大学生,包括原学生会会长,联同“港独”头目涉嫌非法禁锢师长被罚一事,反映了香港各大学内的“港独”分子虽转向低调,但就继续荼“独”学子。事实上,在现有制度下,一众“独”人及滋事者可以利用制度中的漏洞,让少数老鬼友好“围威喂”选出“临时委员会”“署理”学生会要务,在没有同学授权下仍然继续操弄学生会资源搞事,令校园及社会安宁继续惨受破坏。

激进分子透过学生会“代表”身份胡作非为令同学厌恶,今年初就有跨校调查显示,只有8%大学生满意学生会表现,三分一人更直言过分政治化是学生会负面印象的主因。

冇人投拒反省 操纵临委弄权

事实上,同学的反应已证明学生会“独庄”不得人心:大学学生会近年“断庄”情况严重,以今年度为例,目前只有中大及理大各有一支“独”庄通过总学生人数一成多的低支持门槛。其余6所教资会资助大学,加上公开大学、树仁大学及恒生大学均未能选出新一届学生会干事会,大多数的“死因”都是源于投票率过低,未达最低门槛所致。

同学拒绝支持本应为学生会中人带来警惕,促使学生会更符合大众期望。惟在现今制度漏洞下,滋事分子却能透过操纵“临委员”无视同学意见,达至近似“够票我赢,唔够票我都『赢』”的荒谬现象。

根据普遍大学的学生会会章,均设有机制处理“断庄”情况,一般需要组成相关的“临时行政委员会”作为顶替。至于其组成方法及权责则因应不同学生会章规所订而各有不同,如部分学生会会章订明由评议会组织“临委会”,并由评议会主席或成员出任署理会长;部分仅要求由评议会委任“临委会”便可,并无进一步交代细节。

至于职权方面的差异更大,普遍学生会会章订明“临委会”是在干事会出缺期间,维持其基本运作及对外联络;部分会进一步列明“除以学生会名义发表声明外,临委会可处理对外事务”或“可在代表会授权下处理本会之对外事务”;还有一部分的“临委会”权力更大,会章仅以简单一句“处理干事会一切事务”作总结,换言之与一般干事会权限毫无分别。

大学学生会及评议会由激进“本土派”或“独”人把持的小圈子状况维持多年,而新庄事前必先经过老鬼“政治审查”更是公开秘密(见另稿),进一步削弱其他学生组阁参选动机。结果,在“断庄”情况下,“独”人利用制度漏洞,便可轻易安排“自己友”上马“临委会”,甚至是直接让上届干事“换位连任”,继续把持学生会权力。

“永续围威喂” “独”生轮流上

有关例子可谓多不胜数,港大学生会评议会上月就通过委任上届学生会会长黄程锋署任会长职位;浸大学生会评议会本月初通过将现时“临时行政委员会”过渡成为新一届“临时行政委员会”,主席继续由雷乐希担任;恒大亦于本月初宣布上届会长李翔鹄任临时行政委员会会长。

以上3人分别在去年9月开学礼期间,利用学生会致辞时间发表“港独”或相关激进言论。其中,雷乐希更是第二次以“临时”性质执掌学生会权力,引证制度容许“多次连任”的可能性。

此外,已经连续两年“断庄”的树仁大学学生会干事会,在1月初通过委任“临时行政小组”成员,就包括评议会主席、“香港众志”常务委员郑家朗。包括仁大、科大、城大、恒大及教大的学生会临时行政委员会,近日均有参与联署声援4名因围堵大学高层而受罚的理大学生,充分反映各学生会即使面临“断庄”,仍能凭其操纵“临委会”机制的阴招,挟着“学生代表”之名搞风搞雨,继续延续其政治影响力。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