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教界:“临委会”无权代表学生

各大学学生会持续被激进“本土派”及“独”人把持,哪怕广大同学清晰表态拒绝投票支持,仍可透过“临委会”操纵学生会运作。有教育界人士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指,该制度明显存在漏洞,甚或构成诱因让未能觅得“自己友”接任的学生会老鬼乐见“断庄”。尤其社会大众未必知悉学生会“干事会”跟“临委会”之间分别,容易产生“临委会即学生代表,其言论代表学生意见”的误解,吁各界认清问题所在,勿被误导以为激进思想是大学生的“主流意见”。

在去年9月开学礼期间,多所大学的学生代表均利用致辞时间发表“港独”或相关激进言论,其中教大学生张鑫及浸大学生雷乐希均是以“临委会会长”、“署理会长”等临时身份代表发言。

“独”人掌修例权延续歪风

“所谓‘临委会’只系让学生会在‘断庄’下不至于完全中断运作的短期措施,并非经由广大学生授权。惟普罗大众未必可以认清两者分别,讲出去有可能令人误以为仍然代表全体学生。”香港教育政策关注社主席张民炳说。

他指出,“临委会”并无选民基础,理应只限处理基本行政工作,问题却在于个别学生会会章的确授权有关人等可处理“对外事务”甚至“一切事务”,以至近年愈来愈多所谓代表借此身份大放厥辞。

张民炳认为,部分“临委会”更有权力过大之嫌,然而学生会会章修订必先经过评议会通过,才有机会进行会员大会或全民投票等后续程序,换言之,连修例权都在他们手上,因此只能期望社会大众认清“临委会”并无代表性的事实。

“独”脉霸占平台逃避竞争

教育评议会主席何汉权认为,近年各大学学生会出现的“断庄”潮足以反映民心所向,这类激进及政治化作风已不能在选举制度下占得任何便宜。考虑到“临委会”制度可让有关人等绕过选举,其实际功能却与真正的学生会相差无几,不排除有人会乐见“断庄”,以便延续控制。

“在既得利益的情况下,学生会根本无必要鼓励学生投票。”何汉权感叹道,一众激进分子只须维持好“小圈子”,巩固“血缘”便能持续霸占学生会平台,利用其资源发表激进言论或刊物,形成恶性循环,导致校园政治化无日无之,一直未能根治。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