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香港要闻】"接力"抹黑修例 讼党扑台勾独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讯(记者 郑治祖)民主党、"议会阵线"及"人民力量"多名立法会议员,联同"香港众志"到台湾,联同"台独"政党政治行先,抹黑香港特区政府保安局的《逃犯条例》修订。公民党党魁杨岳桥和立法会议员谭文豪,亦将于下周"接力",到台湾唱衰修订。香港政界人士昨日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批评,杨岳桥身为大律师,理应清楚有关移交程序对被移交者的人身保障,但杨岳桥为了反对派的政治利益,为虎作伥,是在阻碍公义彰显。

微信图片_20190309104154

反对派就《逃犯条例》修订不断危言耸听,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涂谨申,"议会阵线"立法会议员陈志全(慢必)、朱凯廸,和"香港众志"常委罗冠聪日前更到台湾,与民进党、"时代力量"的"立委"唱双簧,将为了公义所作的法例修订,歪曲为"剑指台湾",更上纲至"矮化『台湾主权』"。据慢必透露,杨岳桥和谭文豪下周亦会到台湾接力。

梁志祥:图唱好"台独"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梁志祥指出,在港鼓吹"自决"的慢必、朱凯廸及罗冠聪等人,企图利用今次修订《逃犯条例》的机会,和"台独"分子唱双簧,更提到所谓"矮化『台湾主权』",是试图里应外合,"将『台独』合理化",已经严重损害香港甚至国家的利益。

他批评,身为大律师的杨岳桥,在香港已肆意抹黑有关的条例修订,现在更接力"自决派"联同"台独"分子兴风作浪,必须谴责。

葛珮帆:播白色恐怖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珮帆批评,反对派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不断危言耸听,更勾结"台独"政党"时代力量",千方百计阻挠特区政府修例堵塞漏洞,令公义无法彰显,令人愤怒。

她指出,杨岳桥曾多次无理抹黑有关的条例修订,他接力到台湾唱衰修例,反映整个香港反对派阵营已被一己的政治利益冲昏头脑,不顾公义,试图制造白色恐怖,阻挠正义的伸张。

何启明:疑"此地无银"

工联会立法会议员何启明认为,保安局提出修订《逃犯条例》,是要堵塞目前法例的漏洞,令违反了严重罪行的香港疑犯,不会因为逃到与香港特区未签订逃犯移交协议的国家及地区就逍遥法外;令来自与香港特区未签订逃犯移交协议的国家及地区的逃犯,不会因为身在香港而逍遥法外,令香港沦为"逃犯天堂"。

他认为,香港反对派是次倾尽全力,阻挠特区政府修例,实有"此地无银"之嫌:"如果佢哋(反对派)行得正、企得正,修例又可惧之有?莫非要为自己或者同党曾经做过或将会做嘅某啲事搵定安全垫?"

何启明点名身为大律师的杨岳桥,理应清楚香港有独立的司法制度,法例上亦对人权有足够的保障,但他为求自身的政治利益,竟与"自决派"联手阻挠修例,令人失望。

陈曼琪:舍本逐""

香港中小型律师行协会会长陈曼琪批评,反对派议员未有做好维护香港市民福祉的工作,反而高调与"台独"分子串连,以"台独"分子的言论作为"金科玉律",向特区政府施压,根本没有做好议员应有的本分。

颜宝铃:撑""违职责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颜宝铃指,修例工作属香港内部事务,反对派却借机高调与"台独"势力接触,公然撑"独",有违其立法会议员的身份。

 对修订《逃犯条例》政治抽水 漠视法治公义 

微信图片_20190309104202

政府拟修订《逃犯条例》,以防香港成为"逃犯天堂",却遭到政客阻挠。本报专访一宗港台骗案,港人主犯弃保逃回香港而逍遥法外。台湾受骗人斥责反对修例的本港政客,对法律问题作政治化抽水。香港作为法治之区,是次修例建议是为修补现行法律机制的漏洞,且只针对重罪,作一次性方式的移交安排,由政府及法庭双重把关,严格参考国际惯例,充分保障人权,符合香港的法治、公义的核心价值。所谓条例会被滥用、影响外资在香港经商的质疑,完全是混淆是非,渲染恐惧情绪,增加通过修例的困难,为一党一己之私而漠视法治公义。

英国、加拿大、新西兰、爱尔兰、马来西亚、南非等均有以"个案形式"移交逃犯的安排,有效打击犯罪、防止潜逃。此次保安局建议以"个案形式"处理移交逃犯到香港以外其他中国地方和其他国家地区,参考了联合国的模板和国际惯例,高度重视人权保障。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撰文指出有多种情况不会移交:i) 该行为如发生在香港,必须也属于干犯了香港的刑事罪行;ii) 罪行必须属于《逃犯条例》中订明的46项严重罪类;iii) 会对该人执行死刑的不移交;iv) 政治性质的罪行不移交(不论在请求中如何描述);v) 纵使请求宣称是因某罪行而提出,但实际上是由于政治意见、种族、宗教、国籍的不移交;vi) 该人可能因其政治意见、种族、宗教或国籍,在审讯时蒙受不利或被惩罚、扣留或其人身受到限制的不移交。另外,行政机关及法庭分别严格把关。有关人士在聆讯期间,有权提出任何理由抗辩,包括政治迫害、请求方以其他罪行作包装等,并可申请人身保护令,又可上诉至终审法院。

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也解释,移交疑犯有4个前提:一是有关行为须于两地都是刑事罪行,二是两地对有关罪行的量刑没有明显差别,三是在决定是否移交的聆讯中要有表面证据,四是必须按所指明的罪名作移交,即被移交者不会因为抢劫而被移交,结果却被控谋杀罪。她强调,任何国家或地区与香港签订移交逃犯协议,都要遵守移交条件,不会因为是内地提出移交的要求,香港就宽松处理。

香港的良好法治、司法独立获国际普遍认同。香港法治指数、司法独立指标,在全球名列前茅;香港连续25年被评为全球最自由的经济体。这些都是香港最大、最独特的优势,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目的为了确保香港不会成为逃犯窝藏之所,绝不是为了与内地"打龙通",更不可能损害本港法治和营商自由,如果真有这样后果,市民也不会接受。

因此,只要稍有法律常识,都明白有关修例"会被内地滥用"、"影响外资在香港经商"的指控难以成立。高铁西九站实施"一地两检"安排立法之前,反对派渲染担心立法后"内地公安跨境执法"一度甚嚣尘上,结果立法顺利通过,"一地两检"实施以来行之有效,"内地公安跨境执法"的抹黑不攻自破。

对修订《逃犯条例》有不同看法可以理解,但顾虑亦要合情合理,不应误导公众。由于目前本港的《逃犯条例》有缺陷,本港和台湾的民众利益受损,甚至发生凶杀案,却不能将凶手、罪犯绳之以法,这对受害人及其亲属极不公平,更与香港法治社会的核心价值背道而驰。商界、市民应理性看待修订《逃犯条例》,不要受政治化干扰而人云亦云,应支持修例,彰显法治公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