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对修订《逃犯条例》政治抽水 漠视法治公义

政府拟修订《逃犯条例》,以防香港成为"逃犯天堂",却遭到政客阻挠。本报专访一宗港台骗案,港人主犯弃保逃回香港而逍遥法外。台湾受骗人斥责反对修例的本港政客,对法律问题作政治化抽水。香港作为法治之区,是次修例建议是为修补现行法律机制的漏洞,且只针对重罪,作一次性方式的移交安排,由政府及法庭双重把关,严格参考国际惯例,充分保障人权,符合香港的法治、公义的核心价值。所谓条例会被滥用、影响外资在香港经商的质疑,完全是混淆是非,渲染恐惧情绪,增加通过修例的困难,为一党一己之私而漠视法治公义。

英国、加拿大、新西兰、爱尔兰、马来西亚、南非等均有以"个案形式"移交逃犯的安排,有效打击犯罪、防止潜逃。此次保安局建议以"个案形式"处理移交逃犯到香港以外其他中国地方和其他国家地区,参考了联合国的模板和国际惯例,高度重视人权保障。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撰文指出有多种情况不会移交:i) 该行为如发生在香港,必须也属于干犯了香港的刑事罪行;ii) 罪行必须属于《逃犯条例》中订明的46项严重罪类;iii) 会对该人执行死刑的不移交;iv) 政治性质的罪行不移交(不论在请求中如何描述);v) 纵使请求宣称是因某罪行而提出,但实际上是由于政治意见、种族、宗教、国籍的不移交;vi) 该人可能因其政治意见、种族、宗教或国籍,在审讯时蒙受不利或被惩罚、扣留或其人身受到限制的不移交。另外,行政机关及法庭分别严格把关。有关人士在聆讯期间,有权提出任何理由抗辩,包括政治迫害、请求方以其他罪行作包装等,并可申请人身保护令,又可上诉至终审法院。

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也解释,移交疑犯有4个前提:一是有关行为须于两地都是刑事罪行,二是两地对有关罪行的量刑没有明显差别,三是在决定是否移交的聆讯中要有表面证据,四是必须按所指明的罪名作移交,即被移交者不会因为抢劫而被移交,结果却被控谋杀罪。她强调,任何国家或地区与香港签订移交逃犯协议,都要遵守移交条件,不会因为是内地提出移交的要求,香港就宽松处理。

香港的良好法治、司法独立获国际普遍认同。香港法治指数、司法独立指标,在全球名列前茅;香港连续25年被评为全球最自由的经济体。这些都是香港最大、最独特的优势,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目的为了确保香港不会成为逃犯窝藏之所,绝不是为了与内地"打龙通",更不可能损害本港法治和营商自由,如果真有这样后果,市民也不会接受。

因此,只要稍有法律常识,都明白有关修例"会被内地滥用"、"影响外资在香港经商"的指控难以成立。高铁西九站实施"一地两检"安排立法之前,反对派渲染担心立法后"内地公安跨境执法"一度甚嚣尘上,结果立法顺利通过,"一地两检"实施以来行之有效,"内地公安跨境执法"的抹黑不攻自破。

对修订《逃犯条例》有不同看法可以理解,但顾虑亦要合情合理,不应误导公众。由于目前本港的《逃犯条例》有缺陷,本港和台湾的民众利益受损,甚至发生凶杀案,却不能将凶手、罪犯绳之以法,这对受害人及其亲属极不公平,更与香港法治社会的核心价值背道而驰。商界、市民应理性看待修订《逃犯条例》,不要受政治化干扰而人云亦云,应支持修例,彰显法治公义。

来源:文汇报社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