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区诺轩过桥抽板 “众志”沦为“双失”

“3·11”补选过了一年,因为“香港众志”周庭被取消参选资格,因而被“钦点”出战并成功当选的区诺轩,日前在接受传媒访问时表达当选一年的感受,他形容自己“战战兢兢”地走过第一年,当选后第一件事就是支援反对派社区工作者,并且主力跟进反对派较少关注的议题如推进体育、文化及区议会议题云云。区诺轩指自己“战战兢兢”显然是言不由衷,恰恰相反,当选一年最能够反映其心态的是“志得意满”、“不可一世”,不但摩拳擦掌要取代戴耀廷的反对派“理论导师”地位,更急不及待地将一手扶植他上位的一众“香港众志”清除,不再做“众志”傀儡。

区诺轩说自己当选后的重点工作是支援反对派的社区工作者,说穿了,他是要培植自身势力。谁都知道,他在民主党望穿秋水地等待上位,但一直轮不到头位,所以才会断然退党并投身“本土自决派”,与“香港众志”勾肩搭背,原因是他知道以“众志”的“自决”纲领很大可能不能参选,届时“众志”蜀中无大将,他自然有望摄位。及后果然如他所料,在得到周庭、黄之锋的支持,以及其他反对派政党被迫配合下,他如愿成为立法会议员,但却是无兵司令,桩脚是民主党、公民党,支持者更主要来自“众志”,无兵无将要在下届选举突围并不容易。

于是他在上任后随即招揽了大批“本土”、“自决”人士,这些人由于政治立场关系,与民主党、公民党等传统反对派政党格格不入,而“本土自决”组织又已树倒猢狲散,区诺轩于是大力招揽,并协助他们经营地区为区选准备。现在他羽翼渐丰,正是向“众志”一众“落刀”之时。

在补选后,由于区诺轩自知议席仰赖于人,于是聘请了大批“众志”成员做助理,表面做助理,实际是一种政治酬庸,例如大学未毕业的“打机聪”罗冠聪,就以区诺轩议员办事处全职政策顾问之名,每月领取22,000元薪水,“众志”另一成员梁延丰则任全职媒体主任,月薪亦有14,000元,而其他成员亦都将议办视作“众志”办公室自出自入,“指导工作”,俨然成为区诺轩的“太上皇”。但由于形势比人强,区亦被迫接受,交出人事大权。

但近期情况已经出现变化,随着区的实力日渐稳固,而“众志”在DQ之后声势江河日下,甚至连筹款能力也急速下滑,政治能量已经所余无几,成员更纷纷改换门庭,为求区选“入闸”,当中不少人更转至区的旗下。此消彼长之下,区再没有必要照顾“众志”等人,首先罗冠聪被大幅减薪,由22,000元减至7,500元,之后更被停薪留职,等于扫地出门;梁延丰亦已离职,至于“众志”一众近期亦已绝迹其议办,说明区诺轩已经不愿再做“众志”傀儡,于是在当选后一年随即过桥抽板赶走一众“众志”成员,除非愿意归顺,否则一律赶出议办。曾经威风一时的“香港众志”,先在选举被DQ,在社会被市民唾弃,现在更被区诺轩“反水”,一众成员失学失业沦为“双失”,只能怪自己有眼无珠,错信他人。

区诺轩有很大的政治野心,当日投靠“众志”不过是为了投机上位,但立法会议员并非他最终目标,他还要做反对派的“理论导师”,成为反对派“龙头”,就如当年戴耀廷一样指挥反对派。因此,他近日不断撰文嘲讽戴耀廷的“风云计划”,更抛出其区选策略,目的显而易见,就是要取戴耀廷而代之。不过,政治讲的是实力,而且区诺轩擅长的是投机而非策略,要做反对派“龙头”,不过是痴人说梦而已。

作者:郭中行 资深评论员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