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警惕反对派勾结外部势力破坏“一国两制”

微信图片_20190316153132

旺角“暴乱”中暴徒向警员掷砖(大公报资料图)

2014年6月国务院发布的《“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指出,要始终警惕外部势力利用香港干预中国内政的图谋,防范和遏制极少数人勾结外部势力干扰破坏“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施。近年来的事实证明,白皮书中所指绝非无的放矢。

提供“反中乱港”“弹药”

在中美贸易谈判进入关键阶段,美国近期不断和香港反对派里应外合,抹黑“一国两制”。最新例子,是美国国务院3月14日向国会提交《全球人权报告》,根据香港反对派提供“反中乱港”“弹药”,质疑特区政府禁制“香港民族党”运作等事件,诬蔑特区政府以至中央政府“限制或企图限制表达不同政治意见的权利”。报告又提到选举主任裁定鼓吹“民主自决”的“香港众志”周庭和工党刘小丽的选举提名无效,反映港人“自由公平参选权受限”;又称特区政府于去年3月谴责港大法律学院副教授戴耀廷提出“香港可考虑成立‘独立国家’”的言论,及教育局去信全港学校,提醒学生不要鼓吹“港独”等,反映香港的学术自由面临“被干预”情况,云云。这些混淆视听、颠倒黑白的例子,实际上都是香港反对派向外部势力提供的“弹药”。

近期反对派与美反华政客内外勾结,例子不胜枚举。包括:2017年5月,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到美国国会就香港落实“一国两制”的情况“作证”;2018年6月,黄之锋到美国国务院发表所谓“美国─香港政策法”报告;2018年8月,“香港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在香港外国记者会(FCC)午餐会演讲等等。这些所谓“作证”、“演讲”、“交流”、“见面”,实际上都是反对派与美反华政客内外勾结,提供歪曲事实、颠倒黑白的“弹药”,沆瀣一气合谋“反中乱港”。

另一个例子,是英国国会人权联合委员会3月12日发表报告,妄言香港的自由自治“每况愈下”,英国政府正思考利用脱欧机会,在未来与香港签订的贸易和投资协议中引入“人权条款”。报告参考香港反对派组织、政党和政客提供的“反中乱港”“弹药”,其中香港反对派的外援组织“香港监察”主席罗杰斯声称:“我们促英国政府认真对待这份报告的调查结果和建议,并采取行动加强维护香港基本自由、法治、自治,以符合《中英联合声明》规定的义务。”

罗杰斯所称的“我们”,正是香港反对派与外部势力狼狈为奸的代名词。罗杰斯2017年来港“探望”黄之锋等人被拒入境,老羞成怒之下,纠结当地几名同道政客,成立了“香港监察”,不断发表唱衰香港、诋毁中国的言论。

“香港2020”是由陈方安生等人于2013年4月成立、黎智英有份资助的组织,核心成员并不多,当中两名成员格外受到关注,一是前港英政府经济司布简琼,二是反对派外围组织香港民主促进会副主席高德礼,从两人的来历及黎智英资助的背景可以看到,“香港2020”与外国势力有着相当密切的关系。

证23条立法迫切性

“香港2020”沉寂了一段时间又再沉渣泛起,为英国国会人权联合委员报告提供“弹药”,不仅如此,“香港2020”头目陈方安生更扑出来帮助美国驻港总领事唐伟康恐吓称港人。此前,唐伟康接连诬称中央政府近年对香港特区政府“施加压力”,“冲击”香港政治生态和营商环境,又称特区政府修订《移交逃犯》条例或影响美港双边协议。唐伟康的谬论受到香港各界批评和谴责,唐伟康闪烁其词拒绝道歉,陈方安生却赤裸裸为唐伟康保驾护航,帮助唐伟康恐吓称港人,她称倘美国取消“美国─香港政策法”,“将香港视为大陆省市一部分时,将令美方撤销现时对港的多项特惠待遇”,“今次美国领事(唐伟康称‘一国两制’)亮起红灯,我哋系应该正视、去关注个问题。”陈方安生实在是居心不良。

香港近年发生的一系列事件,都显示英美势力干预香港事务,破坏“一国两制”,损害香港社会的根本利益,必须严厉谴责和坚决反对。

将基本法的依据诉诸《中英联合声明》,是香港反对派政客据此勾结外部势力乱港的藉口,美英也以此藉口干预基本法在香港的实施。但是,香港回归快将22年,《中英联合声明》作为一个历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现实意义,对中央政府对管治特区也不具备任何约束力。宪法和基本法构成香港的宪制基础,反对派和外国势力企图动摇这一宪制基础,只是白日梦。

同时,反对派勾结外部势力干扰破坏“一国两制”,亦显示基本法第23条立法是香港的宪制责任,香港不能长时间在遏止“港独”、保障国家安全的法律上存在空白和缺陷,23条立法应该尽快落实。

来源:大公网 作者:全国政协委员、九龙东区各界联会常务副会长 杨莉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