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香港众志”捣国歌法公听会伤保安

■聶德權強調,草案中的刑事條款門檻清晰,只有在公開、故意和意圖侮辱國歌時,才會有罰則。香港文匯報記者梁祖彝  攝

■聂德权强调,草案中的刑事条款门槛清晰,只有在公开、故意和意图侮辱国歌时,才会有罚则。香港文汇报记者梁祖彝 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立法会《国歌条例草案》委员会昨日举行公听会,“议会阵线”立法会议员区诺轩的兼职助理、“香港众志”常委郑家朗在会上发言后,与另外两名“众志”成员戴上面具、手持标语及播放国歌,冲向与会的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聂德权示威,保安即上前拦截。其间,示威者撞倒一名保安人员。委员会主席廖长江下令驱赶各“众志”示威者离场,并表示会去信立法会行政管理委员会,提出研究禁止郑家朗等人日后再参与立法会的会议。而受伤保安人员则由救护车送院检查。

在昨日举行的立法会《国歌条例草案》委员会公听会上,“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在会上发言。由于在市民发言期间,聂德权不能打断,黄之锋就趁此机会,要求聂德权以点头或摇头回答,是次立法是否因应人大把内地《国歌法》纳入基本法附件三,以及草案是否包括本地教育事务等问题。

聂德权批黄之锋“屈得就屈”

廖长江以不能直接与官员对话为由,一度下令关掉黄之锋的咪高峰。其后,黄之锋声言,涉及香港教育事务的法例不能纳入基本法附件三,但条例草案列明教育局可指示学校教导国歌,“违反”了基本法,其后又屈对方以点头回应了问题。

“众志”常委罗冠聪则在发言时称,订立国歌法只是“包庇残害国民的国家”、保护其弱不禁风的自尊心,而当“真正爱国者”不能“以人民之名反抗‘残暴政权’”时,“要我贡献良心先有爱国之名,宁愿叫自己做香港人。”

聂德权在回应时不点名批评黄之锋“屈得就屈,哗众取宠”,无助讨论,又强调草案以指引性条文要求奏唱国歌的场合上举止庄重,这条文不带罚则,有罚则的条文则只针对公开故意侮辱国歌的行为。

喽囉“擸齐”道具大闹立会

郑家朗在其后发言。他在发言后和另外两名“众志”成员何秀仪及吴嘉儿戴上面具、手持示威标语及播放国歌,离开座位冲向聂德权,保安上前阻挡。廖长江下令将3人赶离场,混乱间有男保安倒地,并以右手按着左肩,要由其他保安员扶离会议室。3人最终被赶离场。

立法会秘书处指,当时3名发言人士突然冲向主席台及官员,并撞倒一名保安人员。委员会主席立即命令他们离开会议室,受伤保安人员由救护车送院检查。廖长江会后则表示,他或会去信行管会,考虑是否再容许涉事者日后再出席立法会会议。

“众志”其后发表声明,擘大眼讲大话称,他们“以和平抗议的方式,要求与会内的聂德权直接对话”,“尝试走到局长位前”,保安“竟然在未有警告的情况下就粗暴将示威者抬走”,更不认过程中导致一名立法会保安人员受伤。

立法首重尊重国歌 建制盼速通过

在立法会《国歌条例草案》委员会的公听会上,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聂德权强调,国歌法本地立法主要目的是希望市民尊重国歌,且公开、故意和意图侮辱国歌的行为要负刑责,而本地立法充分反映了这条全国性法律的立法目的和原意,而在本地执行时通过香港的教育体制来处理,正是“一国两制”的体现。

李慧琼:非故意贬损难触犯

各建制派在会上均支持国歌法本地立法尽快完成。民建联主席李慧琼指出,有别有用心者恐吓称、立法后很容易会“误堕法网”,但事实是,只要并非故意去贬损国歌,就不会触犯法律。

陈振英:需制裁少数违法者

立法会金融界议员陈振英表示,不能说大家都是守法的,就可以没有法律,少数违法者是需要受到制裁。根据条例草案,就算是篡改、歪曲等都不算是罪行,这已经照顾了所谓“误堕法网”的担心。

梁美芬:教育为先刑罚次要

经民联立法会议员梁美芬指出,国歌法的立法原意是教育为重,刑罚为次要,而尊重国歌是政治伦理,侮辱国歌有政治和法律上严重后果的可能性。

陆颂雄:辱国歌即侮辱自己

劳工界议员陆颂雄强调,侮辱国歌就是侮辱自己,人民是国家的主题。侮辱国家的象征,就是侮辱了全部的人。

郭伟强:本地立法符法理情

劳工界立法会议员郭伟强则指,国歌代表了国家的尊严,国歌法的本地立法是合理、合法、合情的,事实上,香港有人在刻意贬损国歌,在这种情况下必须完成立法。

聂德权在会上表示,国歌、国旗、国徽是宪法中所订明的国家的标志,有关国家象征标志的规定不属于香港的自治范围,将国歌法加入基本法附件三,完全符合基本法。

他强调,草案的重点是通过指引性条文让市民尊重国歌,二是禁止公开、故意和意图侮辱国歌的行为。草案中的刑事条款门槛清晰,只有在公开、故意和意图侮辱国歌时,才会有罚则。若未成年人因一时贪玩而涉及侮辱国歌的行为,在学校是以教育为主,相信教师和校长可以很专业地处理。

聂德权:仅限制表达方式

聂德权表示,草案订定的刑罚水平,即最高可处第五级罚款及监禁3年,与《国旗及国徽条例》中的刑罚水平一致,且草案中“侮辱”的定义也有明确解释。在量刑方面,法庭会按照每个个案的具体内容来确定量刑标准,执法机构和法庭也会用既定机制来处理。

草案中延长检控时限为警务处处长发现或知悉有关罪行的日期之后1年内,或犯该罪行的日期之后两年内(以较早者为准)。聂德权解释,此规定是为了平衡有效执法与合理的检控时限的关系。

聂德权强调,草案只是限制表达的方式,而非限制表达的自由,并强调基本法充分保障言论自由,香港社会的自由开放程度有目共睹,但就言论表达自由施加合理的限制是符合基本法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