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必须看清美国的意图

特区政府建议修订《逃犯条例》,允许香港特别行政区分别向内地、澳门和台湾移交在对方司法区犯罪而潜逃香港的嫌疑犯。有关修订向公众作为期20日的谘询,在谘询期临结束时,代表工商界的爱国爱港政治团体自由党和经民联公开表达不同意见,认为逃犯引渡安排包括了经济罪行,担心误堕法网而不自知的港商会被要求移交内地接受审讯。

香港工商界某些人士有这样的顾虑不奇怪,代表香港工商界的两个爱国爱港政治团体提出上述意见也是正常的。自由党和经民联都表示原则支持修订《逃犯条例》,证明他们的基本政治属性。问题在于,他们所顾虑的,其实是法律的执行而不是法律的修订。

关于罪行的判定,既有动机也有行为。如纯属对法律缺乏了解而犯罪,则是有行为无动机。如何判别,是法院的职责,同法律的制订和修订无关。

因此,无论自由党还是经民联,在向特区政府反映香港工商界部分人士顾虑的同时,应当向那些有顾虑的工商界人士解释。否则,就只是代表群众,而没有领导群众。果如此,则不仅同爱国爱港政治团体的名誉不相称,甚至不符合现代政党的基本条件。

政党有责任领导群众

现代政治有三大基本要素:(1)群众(通常分为不同阶级、阶层、界别等)、(2)政党、(3)建制(行政机关、立法机关、司法机关以及军事力量等)。

政党由领导机构、各级组织和全体成员构成。群众之所以需要政党,或者说群众之所以组织政党,是为了争取和维护他们的利益。政党为群众争取并维护他们的利益,不能只是简单地反映群众的意见和愿望,还必须领导群众使他们的意见和愿望合理化。

坦率地说,今天香港,所有政治团体均不够资格自称政党,根本在于他们做群众的“传声筒”有余,做群众的领导者不足。

一些政党的领导层应该明白,内地法律是所有在内地投资经营的香港工商界人士必须遵守的。如果他们的成员或者他们联系的工商界人士在内地投资经营而不了解内地法律,那么,他们应当提醒这些人聘请法律顾问或者自学以掌握相关法律。

如果在内地投资经营的香港工商界人士触犯内地法律,那么,作为香港的爱国爱港政治团体,可以向他们提供法律协助。不分青红皂白,要求特区政府在正式提交立法会审议的《逃犯条例》修正案中删去与商业和税务有关的罪行,不啻为真正的罪犯提供保护伞,爱国爱港政治团体能这样吗?

据媒体报道,在政府谘询公众期结束前,香港美国商会向保安局局长提交意见书称,修订《逃犯条例》对香港作为主要区域商业枢纽的声誉和地位有明显影响,在香港的国际商业社群对内地法律和司法系统存有极大疑虑,内地法律经常被滥用,导致外国与本地公司的商业纠纷成为罪行。美国商会认为,任何促使在香港的国际公司人员,因为内地政府提出经济罪行指控被拘捕或移交内地的修例,都会破坏香港在国际商业运作上作为安全可靠避风港的观感。美国商会相信,这将成为国际公司决定是否以香港作基地的因素。

无独有偶,几乎同时,民主党涂谨申、“议会阵线”陈志全、朱凯廸,以及“众志”罗冠聪联袂赴台湾。朱凯廸引述台湾陆委会批评,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前未与台湾商讨,修订后却要求台湾执行。朱凯廸还说,台湾陆委会仍希望与香港建立长期司法合作协议,因为两地均履行国际人权公约,司法水平较相近,但台湾方面不欲台港司法合作连结其他地方。

反对派与美台唱双簧

香港美国商会自诩仅维护在港美国公司的合法权益,但是,向特区政府提交的意见书完全是一幅霸权嘴脸。不仅肆意攻击内地法律制度,而且,公然要求香港做所谓“安全可靠避风港”,亦即在内地犯法逃到香港便安然无恙。香港美国商会俨然以所有香港外商甚至俨然以所有外资的领袖自居,威胁特区政府如果修订《逃犯条例》,那么国际公司很可能都不再以香港为基地。

反对派─既包括传统“泛民主派”也包括“本土激进分离势力”,则公然同台湾民进党当局勾连。台湾民进党当局推行“台独”路线是众所周知的。朱凯廸之流充当“台独”势力的传声筒,从侧面再次证明“泛民主派”与“港独”是一丘之貉。

爱国爱港工商界政治团体不会看不清美国商会和反对派演“双簧”。这是检验爱国爱港政治立场是否坚定的关口。

长期以来,香港工商界人士为国家改革开放发展做了重要贡献。内地各级政府和司法机关有责任为他们继续贡献国家新时代高水平全面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提供可靠保障。犯法的总是少数,对法律缺乏了解而触犯法律的更少,而法律的主要功能是保障大多数。

作者:杨 坚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