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香港政情 | 郭荣铿到美国“述职”出卖香港

反对派三名成员陈方安生、郭荣铿、莫乃光由今日起“访美”,引起各界高度关注。此次举动与回归二十一年来的其他“访美”行动性质有着本质的不同。第一,此次是“奉召”到美国,而且是“奉”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之召,前所未有;第二,此次接触到的美国对港决策与建议机构是历次最多的,从国务院到议会,已涵盖了所有涉港机构。值得注意的还在于,此次到美国的时间前后长达十一天之久,在非假期阶段是极其罕见的。这三点特征说明了一个严峻的问题,美国已经撕掉伪装,赤裸裸干涉香港的事务,而香港的反对派尤其是公民党也已彻底沦为美国操弄香港的一枚棋子。

“奉召回美”完成政治任务

对于此次“访美”举动,香港社会应该要有清醒的认识。这绝不仅仅是一次“礼节性”拜会,更不是一发表意见的“座谈会”,而是一次美国向其“政治代理人”发出指令、传递任务、下达命令的一次政治行动。其政治意图之嚣张、乱港目的之清晰、指示行动之明确,已经到了一个极其狂妄的地步。香港市民的利益正在被反对派的一众小丑所一点点出卖,形势严峻。

第一,“奉召”到美国。此次三名反对派成员“访美”,虽然会见的官员层级并不太高,但却是首次以“受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之邀”的名义出行。过往反对派的每一次“出行”,除了承认一些智库或大学的“邀请”之外,从未公开承认受美国核心官方机构的邀请。2014年4月,陈方安生与李柱铭“访美”,与时任副总统拜登会面,被形容为“史上首次”,但美方却从未承认是主动邀请,而是公开宣称“顺道会见”。原因在于,邀请一个外国地区议会成员,与美国高级别官员会面、讨论他国内政,除了像古巴与委内瑞拉这类美国意图发动政变的国家外,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试问,美国该委员会敢与法国、德国的反对派领袖会面?好了,为什么郭荣铿等人胆敢公开承认“奉召访美?”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虽然不是决策机构,不能制订政策,只是总统有关安全政策的统筹、协调、参谋机构,是与国务卿密切合作协助总统制订长期对外政策的思想库,是为总统提供有效军事安排的事务机构。但自成立以来,历届总统大多很倚重,特别是处理重大危机时,常要召开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实际上成为美国政府讨论和研究重大战略决策的核心组织。为什么一个如此高级别的机构会“召见”香港反对派成员?如果不是涉及美国的重大政治利益,是不可能有此一举的。那么,美国到底想通过此次举动达到什么目的?如果联系到正在进行的中美贸易战,便可以看到,香港正在成为美国制裁中国发展的棋子。

第二,“反华”到美国。根据郭荣铿等人的表述,三人会从十九日至三十日出访美国华盛顿和纽约,其间会到白宫与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会面,也会与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以及去年建议美国商务部审视军民两用技术出口管制政策中、把香港和内地视为两个关税区是否合适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见面。他们亦会拜会“长期关注香港”的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负责“美国—香港政策法”的国务院东亚暨太平洋事务局官员、参众两院的民主共和两党议员等,又会到传统基金会、佐治城大学、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等作公开演讲。

从白宫到国务院,再到议长、两大涉华委员会高层。郭荣铿、陈方安生、莫乃光三人此次所接触到的已经涵盖了美国所有涉港机构,这是历来香港反对派政客所能接触到的最全面的一次。如果不是获美国当局精心安排,如果不是美国当局早已写好了“剧本”,郭荣铿等人会有这种机会?上次拜登“顺道会见”,显然是刻意安排,此次安排同样如此。问题在于,为何要让所有美国涉华涉港的机构与此三人会面?显而易见,是要通过这些人之口,去达到否定“一国两制”、抹黑香港特区政府与中央政府的目的,同时也为美国新的乱港措施进行必要的“民意铺垫”。

“美国傀儡”不会有好下场

郭荣铿、莫乃光、陈方安生三人,显然已经成为彻头彻尾的“美国傀儡”。他们本来就是美国的“政治代理人”,此次更是明目张胆地到美国“述职”,更是口出狂言。更令人侧目的是,站在美国人的立场上,替美国解释美国的政策。代表资讯科技界的莫乃光更为可笑,声称“他们届时希望把香港第一手的实情向美方表达”。美国在港情报人员数以百计、千计,又何需莫乃光这样的角色去提供“第一手实情”?明明是作为一个傀儡到美国,硬要将自己塑造成“为民请命”之状,当年的汉奸,不正是这样一副嘴脸?

陈方安生已经过气,此次不过是被强拉出来,替郭荣铿等人“回美述职”站站台、撑撑场。然而,郭荣铿过去一直将自己塑造成“温和”、“理性”形象,甚至与特首保持良好互动关系。此次“奉召回美述职”,无疑是彻底揭开他的老底,他不过是美国在港的利益代理人,根本不代表香港市民。但必须指出的是,这种恶劣行径,是不可能骗得了中央,更不可能骗得了港人。但他们莫以为可以得逞,事关国家主权、安全与发展利益,甘当美国反华的跳梁小丑,不会有好下场。

作者:司马平川

来源:大公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