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美重整棋局再煽“颜色革命”

彭博社12日引述消息人士报道,称美国总统特朗普知悉中方担忧中美贸易磋商谈不拢,朝美峰会“转身离开”的情况可能再次出现,故愿意等到双方达成最终协议后,再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峰会。而在报道刊登翌日,特朗普在白宫表示:“我们可以达成协议后再过来签署,或者我们可以让协议谈到差不多完成时,再就最后几点展开谈判。我更喜欢后者。但这并不是那么重要……两种方式都行。”

利用港台作谈判筹码

这就说明了一个重大问题,特朗普认为,中美可以先达成协议,然后由中美领导人签署;或者两国领导人围绕着最后几点展开谈判,两者都可以。这种信息说明,特朗普很希望中美能够达成贸易协议,以便他对国会宣传他在贸易战中取得胜利,作为他的巨大政绩。

但是,特朗普政府封杀华为、拟对台出售战机和导弹、高调介入香港内部事务并干涉“一国两制”实践,这些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美国仍然企图继续使用高压手段、企图打“香港牌”和“台湾牌”,迫使中国在贸易问题上作出更大的让步。

特朗普的谈判策略,就是要把贸易谈判复杂化,让美国掌握更多筹码威胁中国,达到美国的战略意图。美国其中的一个策略是即使签定贸易协议,也留下了其他的尾巴,令美国随时可以翻盘、推倒重来,美国企图做成打打谈谈,逐步进逼的形势。

其中,美国高调地使用了“香港牌”。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早前“邀请”前高官陈方安生、反对派议员莫乃光及郭荣铿赴美,在美国国会本月底发表有关“美国─香港政策法”报告前,就DQ参选人及修订《逃犯条例》等事宜“反映”意见。这明显是利用香港作为制衡中国的一枚棋子,为美国的贸易战谈判加添筹码。

美国驻港总领事唐伟康日前接连公开评论香港事务,声称中央政府近年对香港特区政府“施加压力”,“冲击”香港的政治生态和营商环境云云。美国国会此前根据香港反对派政客抹黑“一国两制”的言论,在中美贸易谈判进入关键阶段,恐吓要修改“美国─香港政策法”,并且拿香港的单独关税区地位说事。

为了实现进行政治讹诈目的,美国出动了由总统担任主席、负责美国国家安全及外交事务的最高机构“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出面邀请陈方安生等三人;民主党籍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亦将与三人会面,这说明民主共和两党采取一致的对华政策。

长期以来,陈方安生和反对派对其“主子”的意图心领神会,一直在暗中配合、互相呼应。“维基解密”2011年公开的美国驻港总领事馆的机密电文披露,“祸港四人帮”包括陈方安生、黎智英、李柱铭、陈日君,不时向美国驻港领事“汇报”香港最新政治情况,并听取“指示”。

由陈方安生等人于2013年4月成立、黎智英有份资助的“香港2020”,与外部势力有着相当密切的关系。今年2月,陈方安生和公民党就共同要求英国议会设立“监察侵犯香港自由及自主情况”的委员会,专责“监察香港事务”。陈方安生为了实现美国的目标,不惜卖港求荣,拿出香港的单独关税区地位,配合美国的讹诈政策,他们里应外合,为所谓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报告,提供攻击的材料和弹药武器。这必然对香港的出口经济和民生带来巨大的祸害。港人应该看清楚陈方安生和反对派损害港人利益的危害性,谴责他们背叛香港的行为。

美国盯上了香港,某种程度与中共中央、国务院上月发布《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相关,香港将会成为大湾区和“一带一路”的金融中心、国际科研中心、国际资产管理中心,香港的金融业和创科产业将会飞跃发展。美国企图伙同陈方安生等人,通过对美国的访问企图制造舆论,破坏香港参与大湾区和“一带一路”,并为香港激进派今后的暴力冲击行动壮胆,搅乱香港。

图将香港变“炸药桶”

2014年非法“占中”的幕后黑手就是美国,这不过是“颜色革命”的变种,背后的目的就是要在香港建立一个“亲美政权”,从而颠覆内地的社会主义制度。但美国没有想到,他搞的“颜色革命”虽然在世界很多地方取得成功,唯独在香港失败告终。美国并不甘心失败,企图重整棋局,并且从幕后站到台前,高调地支持香港的街头斗争,要将香港变成第二个委内瑞拉。

陈方安生等人访美是一个大阴谋的序幕,这样的“访问”随时为香港再次带来街头暴力行为,并带来更多的政治争议,将香港变成一个炸药桶,从而破坏中国发展创新科技产业和“一带一路”。陈方安生等人访问美国,是一个凶兆,七百万港人为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一定要全力揭发陈方安生的卖港行为。

港人要有大局意识,在修订《逃犯条例》的问题上,切勿误信反对派夸张失实的恐吓言论,要相信作为最后把关者的香港法院,只有涉及谋杀、误杀、强奸等46项严重罪行的疑犯,才会列入《逃犯条例》的移交范围。

作者:陈光南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