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香港政情\郭荣铿“密会”美安全部门意欲何为?

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荣铿,以及莫乃光、陈方安生到美国“访问”十一天,引起公众的强烈质疑。质疑之处有三点:

第一,“密会”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这已经逾越了基本的政治底线,也已经对我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第二,访美的“经费”何来?如果是全由或大部分由美方支付,而这又无关立法会工作,那么这等同於接受外国政府的“收买”;

第三,要求美国“制裁”香港、修改“美国─香港政策法”,取消香港特区单独关税区地位,这已经构成了对香港利益的“出卖”。此三点质疑,郭荣铿等人必须向公众清楚交代。

极度机密之事才须美国面谈

首先,郭荣铿等人在出发之前,自己承认是“应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邀请”、“与美国官员会面”,这也是三人此行最核心、也是最令人忧虑的一点。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是什么组织?众所周知的是,自成立以来,都一直作为美国总统的核心参谋机构,特别是处理重大危机时,常要召开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实际上成为美国政府讨论和研究重大战略决策的核心组织。而美国国家安全顾问,也成为美国对外安全战略的核心组成。用另一个字眼去形容,此机构是美国发动战争、颠覆他国政权的“中枢大脑”。

问题也在於此,为什么一个如此敏感的高级别机构会邀请香港特区的反对派成员会面?事实上,美国驻港总领事唐伟康,早已多次与郭荣铿等人在香港有过深谈,美方完全可以掌握香港反对派的主张,根本不需要劳师动众跑到千里之外。但美方仍然要“传召”他们去华盛顿会面,那么只有两个原因可以解释:第一,有极度极密的事件,香港对他们来说不够安全,只能到华盛顿;第二,所谈的事是极其重要的,必须当面讨论才能算数。

“反对派议员”、“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秘密会面”,这三者相加,市民可以想像得出,背后到底有多少不可告人的黑幕?在香港特区立法会仍然在正常会期之时,他们仍可以“抽出”长达十一天时间、缺席十多次会议,跑到美国某政府大厦的一间高度安保的“密室”裏,秘密倾谈,这又岂是“合理”、“正常”藉口所能解释得到的?更何况,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扶植一个中国地区议会的反对派人物,从表面证据来看,已经对我国的国家安全构成威胁。郭荣铿等人必须清楚向市民交代。

“款待”还是被美方“收买”?

其次,此次“访美”长达十一天,往来香港和美国、美国国内的多程机票(商务还是头等舱?),以及十晚的五星级酒店住宿等等,费用不菲,到底是郭、莫等人自己支付,还是皆由美方支付?如果是后者的话,那么,身为特区立法会议员,接受外国政府的“款待”,这不仅在政治伦理上不能接受,更涉嫌违反议员必须“廉洁奉公”的法律要求。

当然,区区数万元对於郭荣铿等人来说,并不具备多大的吸力,也不是他们此行的主要意图。接受美国政府的“款待”,也绝不仅仅是与美国官员“密会”数小时、出席几场座谈会如此简单,背后更大也是更令人忧虑之处在於,美国当局的意图。这种惯常的“收买”他国反对党成员的做法,过去数十年来,从智利到北非,从东欧再到南美洲,一而再、再而三地上演。

就在三个月前,也即2018年12月,美国媒体以及委内瑞拉当地媒体就曝光,反对派领袖瓜伊多曾秘密访问美国,寻求实现政变计划的支持。相关国家政府内幕人士还透露,美国实际上是促成该计划实施的推手。路透社当时援引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美国官员消息称,美国对委内瑞拉的强硬政策得到了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彭斯、反马杜罗议员的推动。美国官员指出,在瓜伊多宣布成为“临时总统”之前,美国与他进行了密切接触,彭斯与他至少通话两次。在第二次通话中,彭斯向瓜伊多保证:“我们为你祈祷,美国与你同在。我们欣赏你的勇敢。”

“出卖”港人利益不可饶恕

瓜伊多到美国与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会面后,便发生了“自封总统”的一幕,而委内瑞拉也进入了空前的政局混乱。那么,郭荣铿等人此次跑到美国,回港后又将发生什么乱事?在郭荣铿获得美国安全部门官员“我们欣赏香港反对派的勇敢和坚持”的“勉励”之下,香港又将发生怎样的对抗与混乱?

第三,郭荣铿等人出访前,曾称此行目的,是要和美方讨论香港的自由问题,以及“美国─香港政策法”中维持香港单独关税区地位的事项。问题也在於此,美国要怎样立法、如何修法,可能是他们的自由,但是,这却由不得他们以法律之名来行干预他国内政之实。而郭荣铿等人公然声称要向美方提供“第一手实情”,帮助美国“制裁”香港,那么,这和“出卖”港人利益、“出卖”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又有何区别?郭某人,必须对此向香港市民公开交代。而他们也莫自鸣得意,也不要以为自己不是直选产生、功能组别可以不必面对全港市民,最终不论结果如何,他们“出卖”香港的恶劣往绩,是改变不了的。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这个决定发动对外战争、颠覆他国政权的中枢组织,是世界动荡与不安的罪魁祸首。该委员会在上世纪曾有一份著名的文件,当中声称,最有效的宣传就是“宣传对象按照你指定的方向走,而他却以为这个方向是他自己选定的”。对於郭荣铿等人而言,可能自以为在“维护香港的自由”、“功照香港下一代”,但实际上,在美国人眼中来看,他们不过是“以为这个方向是他自己选定的”,代价却是香港市民的利益和国家安全的损失与破坏。

来源:大公网 作者:司马平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