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毛范煽仇新港人 自己友都批歧视

星岛环球网消息:文汇网讯 个别反对派议员在本周立法会会议上集中火力,煽动针对新来港人士的仇恨,继“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就单程证提出质询,“新民主同盟”议员范国威也动议要求削减单程证名额、特区政府“取回”单程证政策“主导权”。立法会昨日辩论议案,除了建制派批评他们挑起矛盾、政治攻击外,包括工党议员张超雄在内的多名“同道”也认为不应歧视新来港人士,并投票反对议案。议案最后被否决。

a14c

范国威发言时,将公营医疗承受巨大压力与新来港人士强行扯上关系,声称香港已不能再承受大量“移民”涌入,否则就会“沉船”,声言单程证名额应由每日150个削减至75个,特区政府也应“取回”单程证审批权,并加入财政能力条款及“计分制”。毛孟静就声言,特区政府常指单程证是为了家庭团聚,那么为何单程证申请者不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内地城市团聚云云。

无视贡献劳动力技术

民建联议员何俊贤强调,新来港人士为香港提供劳动力和技术,就连长实创办人李嘉诚也是由内地来港,而现时人口持续上升确是事实,但不应将资源问题归咎于某一群人身上,不合理地指控新来港人士,只要他们合法来港就是香港人。

他更批评反对派带头煽动社会仇恨和歧视新来港人士,在现时欠佳的政治气候下利用两地矛盾作政治攻击。

经民联副主席梁美芬表示,新来港人士是合法有序来港,而香港在多个年代都有出现“移民潮”,港人不应排外。她认为可以改善单程证制度,设立相互移居机制,让想回内地团聚的港人及不适应香港生活的新来港人士回去。

新界西议员何君尧指出,人口是有“新陈代谢”,并非“有入无出”,社会看待新来港人士数字时,亦应审视死亡率等数字,又指香港人口增长在世界水平属于偏低,单程证制度有助解决人口老化,维持竞争力。

他认为坊间将现时香港问题推给新来港人士是不负责任,更批评反对派“迫爆香港”的言论是危言耸听、充斥仇恨,挑起不必要矛盾,着他们做好事、积阴德。

保险界议员陈健波引述多项数据,指新一代新来港人士都是年轻力壮,学历也在不断提升,是香港基层工作生力军,对香港经济有贡献,若失去这些劳动力,对各行各业后果难以想象。他又强调,家庭团聚是基本人权,受国际公约保障。

除了建制派批评范国威及毛孟静等人的言论外,张超雄也发言保护新来港人士。他不满有人嘲讽新来港人士为“蝗虫”、“掠夺”港人资源,直言这明显是歧视,又说新来港人士往往是长者及病人等的照顾者。

削单程证议案被否决

范国威的议案在功能团体和地方选区组别均取不到过半赞成票,遭到否决。建制派全投反对票,民主党、公民党、毛孟静、范国威、“热血公民”郑松泰投赞成票,张超雄和“专业议政”的李国麟、叶建源、邵家臻投反对票,与毛、范二人同属“议会阵线”的朱凯廸、区诺轩和医学界陈沛然就弃权。

新来港者够后生 学历越来越高

对于毛孟静、范国威等人要求收紧单程证制度,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强调,无意改变现有制度的运行。保安局副局长区志光指出,现时持单程证来港者的教育水平越来越高,平均年龄更较港人年轻11年,更同意他们为推动社会经济发展作出的贡献,希望社会可以正确认识他们带来的贡献,消除对他们不正确的误解。

李家超昨日就议案作开场发言时表示,单程证制度是让内地居民有秩序地来港与家人团聚,无意改变现有单程证制度的运行,会密切留意单程证配额使用的情况,并且顾及社会的整体利益,继续就单程证事宜与内地有关部门交换意见。

审查经济恐变富人优先

对于范国威等人要求单程证制度加入经济能力条件及“计分制”,李家超反驳指如加设经济审查,单程证制度则变得不是为家庭团聚,而是挑选经济条件,将制度设计为家境富裕的内地家人就可以先来港,其他的内地家人就要等候一段长时间才能来港,并不符合家庭团聚的政策目标。

区志光作总结发言时,就分享了两个新来港人士故事:一位原在湛江做护士的妇女,凭着在内地做护士的知识和经验,在安老院做保健员,一直拒绝申领综援,其后更进修做陪月员,毕业后不久成为其中一个受聘最多的陪月员,甚至接受过杂志访问;另一位12岁来港、家境差又被歧视的男生,发奋图强考上本地大学,30岁不够已开设公关公司,并在数年前创立社企,提供便宜但高质素的日常用品,反馈社会。

他表示:“其实同样的故事及例子比比皆是,只要大家留意报章的报道,就会发现更多学业成绩优异、事业成功、积极贡献社会的例子。这些真人真事正正说明持单程证来港人士是为香港社会努力和作出贡献。他们是香港人的家人,来香港家庭团聚,融入香港社会,成为香港一分子,一同推动香港的发展。”

对于每日150个的单程证配额,区志光强调这是上限,内地会按实际情况发出单程证,而过去两年平均每天持单程证入境的内地居民分别为129人及116人。

教育水平升 23%拥学位

他更指出,持单程证来港者是香港人口增长的主要来源之一,可帮助延后人口下跌及劳动力下跌的情况,他们的教育水平越来越高,平均年龄也一直较港人低。

根据统计报告,在15岁或以上持单程证来港者当中,拥有中学或以上教育程度的比率自回归以来持续上升,由1997年的58%上升至去年的90%,拥有大专或以上教育程度的比率亦由1997年的5.7%上升至去年的23%。

至于让持单程证来港者返回内地居住的“返回机制”,区志光指特区政府一直有就此和内地商讨,会继续交换意见、包括运作安排,会在相关详情确立后适时公布。

社评|抹黑新来港人士挑拨矛盾令人鄙视

zhangfei_59f84a997219b239fb89558a88f1445f

昨日,立法会否决“新民主同盟”范国威提出的改革移民及入境政策的无约束力议案。范国威硬将单程证制度与本港公共服务紧绌扯上关系,形容新来港人士“搭沉香港的船”,企图把错觉当真相、谎言当真理,混淆视听,挑拨香港和内地的矛盾,增加个人政治本钱。有关动议遭否决是意料中事,因为抹黑新来港人士的炒作,完全背离事实,更违反人道,不仅受到港人普遍鄙视,连同道中人亦不值其所为。

近期公立医院人满为患,单程证、新来港人士又成为被少数人针对的目标。标榜维护“本土”权益的范国威借题发挥,趁机发难,声称香港是严重超载的船,以“人太多、船会沉”为由,认为必须取回单程证审批权及削减配额,才能处理社会矛盾及公共服务不足等问题。范国威的指控完全没有事实根据,声称要化解矛盾者,其实是矛盾制造者。

以公立医院急症室逼爆为例,人口老化才是主因,根本不能诿过新来港人士。根据医管局提供的数据显示,2017/18年度65岁或以上的病人已分别占住院人次、急症室求诊人次、专科求诊人次约三至四成多不等,亦占医管局总住院日数超过一半。过去10年,65岁或以上病人年龄组别在上述3种医疗服务人次的增长率,亦超出64岁或以下组别的增长率,其中专科门诊的增长率接近47.6%,住院服务的增长率更高达54.6%。可见现时公立医院的压力增长来源是65岁或以上人口的医疗需求的增长,并非其他年龄组别的人口增长。社区组织协会主任何喜华曾发文指,就算实时削减单程证,每年可减少公立医院服务人次也非常有限。

数据面前,范国威“新移民太多、令香港船沉”之说不攻自破。至于公共房屋供应紧张,症结在于土地供应不足。市民大众都看到,是谁在阻碍政府拓地建屋,如今更千方百计反对“明日大屿”计划,不惜令数以十万计市民继续苦候上楼,范国威等反对派在这个问题上必须向公众讲清讲楚,而不要转移视线,让新来港人士“背黑锅”。

事实上,新来港人士是本港人口增长重要来源之一,可以纾缓本港人口老化、增加劳动力,对本港经济稳健增长有积极贡献。统计处资料显示,新来港人士的年龄中位数只是33.9岁,比全港人口的44.3岁为低;而且近年新来港人士的教育水平越来越高,当中3成是25岁或以下,这些青少年新来港人士是本港未来重要的人力资源。歧视甚至敌视他们,对香港是祸非福。另一方面,单程证制度是为了照顾家庭团聚,建基于最基本的人道原则。要求减少甚至叫停单程证,范国威之流的反对派,一向挂在嘴边的保障人权去哪里了?

范国威长期借操弄新来港人士议题,挑拨两地关系,以换取激进“本土派”的支持。早在2013年,他和毛孟静在报章刊登联署广告,将“个人游”政策、新来港人士,与本港房屋、旅游设施配套不足等问题挂钩,更倡议“源头减人”,当年就遭各界批评,反对派中人亦大表不满。但范国威执迷不悟,如今又将福利问题归咎单程证、新来港人士,借以讨好激进“本土派”。可惜谎话讲千遍也成不了真理,市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不仅不会被范国威之流迷惑,日后还会用选票狠狠地教训他们。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单程 范国威 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