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李永达可获“诺贝尔幻想奖”

如果要在本港政界评选“诺贝尔幻想奖”得主,民主党前立法会议员李永达与他的党友林子健定必同获“殊荣”。“钉书健”哭诉“被强力部门恐吓、禁锢、殴打”,已被法官斥为“自编自导自演”;李永达的回忆录也不遑多让,所谓的“爆料”几乎都是道听途说、毫无证据、全凭臆测,正如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所说:“识嘅笑死,唔识嘅吓死”。

李永达“爆料”称每天有四十名中共党员持单程证来港,回归二十年总数近三十万人。梁振英先生已经撰文逐一反驳,不赘。媒体揭破向李永达透露这些“绝密消息”的“香港保安政策的权威人士”,其实就是其党友、现任立法会议员涂谨申。

侧闻涂议员在立法会曾经常手持《争×》杂志,眉飞色舞、津津有味与记者分享箇中中共政坛小道消息。可惜这本杂志已经倒闭,立法会此景不再。稍微对中国政治掌握的都知道,该杂志以胡编滥造出名,全球几乎没有一家正规媒体敢引述其“猛料”。如果李永达的消息来源是该政论杂志忠实读者,其提供的消息真实性有多少,也就不必多说了。

《苹果日报》昨天继续推销李永达回忆录,大标题是《病榻约见民主党友“红底”弟离奇现身 司徒华遭中共监控 无法说出遗言》。李永达又“爆料”,民主党创党元老司徒华临终入院,曾两次约民主党一名领导单独见面,暗示有机密信息交代,但巧合地两次均遇上司徒华弟弟、曾在新华社香港分社(中联办前身)工作的司徒强,该领导怀疑病房早被安装偷听器。

李永达称,他认同那名民主党领导“装偷听器”的怀疑,决定公开事件,是想人了解中共监控可以如何可怕,“唔好以为共产党会对一个垂垂老矣、病紧嘅人放松、一样系唔放松,佢惊华叔最尾会将重要嘢同我哋讲”。

又是耸人听闻的臆测!兄弟政见不同,但晚年亲情重聚,很正常。你两次去探病,两次都碰上人家弟弟在病房,有何出奇?凭什么认定是中共“装偷听器”?退一步说,以司徒华的强势,他有机密信息交代,要支开弟弟,司徒强敢不从?以司徒华的道行,如果他有重要的话告诉党内高层,办法多的是,偷偷写字条传递出去也可以吧!

李永达担任过民主党主席,他口中的“领导”,当然是党内大佬。昔日“钉书健”召开记者会哭诉“被掳”,就有李柱铭、何俊仁两位大佬同场力挺,这些民主党老领导的政治判断、水平如何,可见一斑。以他们整天疑神疑鬼,当中有人认定“装偷听器”,一点也不令人意外。

据报道,李永达为了要写好司徒华,特别重看其回忆录《大江东去》。如果不是善忘的话,当年《大江东去》面世,爆出司徒华青年时代曾经加入“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共青团前身),引起民主党的反弹,李永达更促请司徒华家人公开录音。也就是说,当年李永达质疑《大江东去》的真实性,如今却奉若圣经。

李永达在回忆录又大爆地下党员如何潜伏、渗透,称司徒华曾经对他说,一直有很多在任或已离开共产党的党员私下与自己沟通,“如叶国华、毛均(钧)年、翟暖辉(晖)等等”。

毛钧年是前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翟暖晖是左派元老,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三个人写错了两个人的名字,这本回忆录有多靠谱,读者自有判断。司徒华生前以严谨著称,对文字尤为认真,九泉之下看到门生的这本回忆录,不知作何感想?

作者:李伯达 时事观察员

来源:大公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