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卖港三人组”美国消失的三天

陈方安生、郭荣铿、莫乃光三人“访美”十一天,按理说千里迢迢抵埗,会利用好每一天时间、尽可能见更多的人。但令人诧异的是,从3月22日至27日,他们有三天的行程是完全“空白”的,也即没有对外公布任何行程。到底这两天时间里,他们到了什么地方、见了什么人物、谈了什么事?为何不敢向港人公布?他们怕什么?

“赴美述职”的三人,访美高潮是在22日,也即安排与美国副总统彭斯会面,但其后五天,不论是陈方安生的助理,还是郭荣铿的公民党公关,仅公布了两天的行程,另外三天竟然付之阙如。已公开的活动包括,22号与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亚太地区资深主任Matt Pottinger会面;25日与“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全体委员会面、出席“传统基金会”的一场演讲;以及27日与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等人会面。那么,消失的这三天,陈方安生、郭荣铿等人难道仅仅是呆在华盛顿的豪华酒店享用服务、或是在市区观光购物?

显然不是如此简单。与彭斯会面、与佩洛西会面、见美国议员,这些都是“门面”上的功夫,是要“高调地体现美国对香港反对派的支持”,也是美国“心理战”公关策略的一种手段,目的是要营造一种“美国正在关注香港”的形象。但三人此行更为重要的行程,也即“接收指令”的会面,是不可能公之于众的,这也是有三天行程“空白”的真正原因。表面上宣称与美国家安全委员会资深主任会面,“大部分时间谈了移交逃犯的问题”,但稍有常识的人都可以看得出,这不过是一种“说词”,真正在谈什么,又有谁知道?有没有谈到损害中国国家主权、安全与发展利益之事?有没有谈到用资金支持香港反对派之事?有没有谈到在香港设立新的美国驻点之事?

完全有理由相信,郭荣铿等人“消失的三天”,正正是与美方关键部门官员“密会”的两天。实际上,陈方安生的公关在向传媒发出通稿时,文末有这么一句看上去并不显眼的字句:“(与佩洛西)会前,访问团与国务卿办公室的官员会面。双方就香港最新情况交换了意见。”

什么是“国务卿办公室官员”?实际上就是美国务卿蓬佩澳的秘书或助理,既然陈方安生已经与美副总统见了面,也和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见了面,为何还要与蓬佩澳的助理会面?而偏偏如此重要的官员,陈方安生又不敢公开其名称,如此忌讳,说明了什么?

此次陈、郭、莫“卖港三人组”赴美,绝不简单,不是普通的“礼节性会面”,更不是所谓的“争取美国支持”的行动,而是接收美国老板指令、聆听美国官员部署、提供美国遏华“弹药”的恶劣卖港行为。其政治意图之嚣张、乱港目的之清晰、指示行动之明确,已经到了一个极其狂妄的地步。香港市民的利益正在被反对派的一众小丑所一点点出卖,形势严峻。

对于如此劣行,香港社会必须采取必要的反制。香港市民或许不知道的是,“卖港三人组”,是否都有外国护照?出卖香港、令香港出现重大乱局后,他们可以光明正大地逃到外国。

作者:许子东

来源:大公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