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林荣基窜台开书店爆内讧败走 找借口掩饰生意失败

保安局拟修订《逃犯条例》堵塞法律漏洞,前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声称,此举是“逼”他“走佬”,盼离港到台湾生活。大公报记者调查发现,新闻多多的林荣基去年已图谋与民主党前中委、支联会常委徐百弟在台重开书店,惟失败告终。林荣基去年将失败原因归咎于内地对台“施压”,这个林子健式的大话近日被笃爆,知情者提供的文件资料透露,林荣基专横霸道贪便宜,最终导致与徐百弟合作破裂。店虽开不成,但林荣基已赚尽眼球,并取回本金。

林荣基去年八、九月先后受访及撰文,承认铜锣湾书店在台湾重开失败。谈及原因,他极力诿过于人,称一名原本找他在台重开书店的“香港老先生”,因家中跟内地有生意往来,受“红色势力”阻止而不再支持云云。但大公报记者调查发现,所谓“打压”只是林荣基掩饰生意失败的借口。

记者取得一份日期标注为去年2月8日的铜锣湾书店重开计划书,其中宣称书店的公司登记资本额达200万元新台币(约50万港元),同时要以“民主教育”的名义,向台湾社会众筹资金约200万元新台币(约50万港元)、股份占比49%,而林荣基和徐百弟二人则合计占股51%。

出资少占股多

根据大公报记者取得的铜锣湾书店在台重开内部协议,至去年3月5日,书店的“到位资金”仅有20万元新台币(约五万港元),林荣基和徐百弟各出资10万元新台币(约2.5万港元)。按书店重开计划书,出资较少的二人在书店却占股较多,甚至坐拥书店的绝对话事权。记者再循台湾“经济部”查询到“铜锣湾书店有限公司”的登记资料,发现书店登记的经营范围除了图书出版,更包括国际贸易、创业投资等。

登记资料又显示,书店于去年3月1日设立、5月8日停业、7月25日解散,前后不足五个月;书店登记的资本总额仅为五万元新台币(约1.2万港元),较去年二月书店重开计划书所称的已“到位”10万元新台币(约2.5万港元)还少一半。按台湾“公司法”第100条,公司资本总额为各股东全部缴足的数额。

林荣基初到台湾时,声称要在台北西门町“向年轻人提供一些好的书籍”、“举办文化沙龙”云云,但这些噱头并未落实。不过在台湾持续炒热“铜锣湾书店”招牌的过程中,林荣基赚尽了眼球,却分毫未损。

大公报记者取得的一份书店内部电邮纪录显示,徐百弟曾为去年三月宣布书店重开的记者会支付场租6000元新台币(约1500港元)。书店内部协议则指,到去年6月21日双方停止合作时,林荣基全数取回了早前出资的10万元新台币(约2.5万港元),余款则要待会计师完成解散清算后,才可归还给徐百弟。

消息人士向大公报透露,铜锣湾书店“登录”台湾胎死腹中,其实是内部矛盾导致,而非林荣基所称的“红色势力”施压云云。

林“得了便宜还卖乖”

消息指,林荣基作风专横霸道,性格又难以相处,令人无法接受。徐百弟落实合作出资后,林在书店管理问题上变得格外积极主动,“要抓权、抓事”,作为出资人之一的徐百弟却无话事权,自然心灰意冷要撤资;林荣基事后借题发挥,竟声称书店在台湾失败是因“被打压”,徐百弟深感不满,痛斥林“得了便宜还卖乖”;不仅如此,当台湾当地的学者为书店经营出谋划策时,林荣基亦不理不睬,有学者私下批评林行事集权、独裁,与林号称的“民主”、“自由”截然相反。

大公报记者取得的书店内部电邮通讯纪录显示,在讨论去年3月宣布书店重开的记者会筹备工作时,林荣基“一言堂”拒绝两名徐百弟属意的嘉宾出席,最终要为难工作人员劝赞助这场记者会场租的徐百弟接受。

大公报向林、徐二人查询,林荣基对在台合作者的身份、赴台失败的原因,均以“人身安全”为由“不置评”、“不透露”;徐百弟则回应:“无可奉告”。

林在台拍档为民主党前中委

铜锣湾书店在台湾“经济部”的登记资料显示,书店报称的地址为新北市淡水区滨海路3段某单位。大公报记者根据该登记地址等资料,查询到该地址所指的物业由持有台湾“身份证”的林娇持有,面积达约98平方米(约1062平方呎),按同类物业价格推算,市值约800万元新台币(约200万港元)。

林娇是何许人?她正是林荣基在台合作伙伴徐百弟的妻子。资料显示,林娇台湾“身份证”上的配偶一栏,写有徐百弟的名字;林娇在香港出生,徐百弟持有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证及台湾“居留证”,二人在台湾的证件上均申报了同一住址。

调查发现,徐百弟是民主党成员,曾任该党中委及黄大仙区议员;现任支联会常委,参与会内传讯及出版、海外联络等工作。去年许智峯抢手机及林卓廷被斥“只手遮天”引爆民主党退党潮两场风波中,徐百弟都有发声,支持许、林二人。

来源:大公报 作者:郝寿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林荣基 徐百弟 书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