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逃犯条例》修订应早日通过

日前,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三合一”新闻发布会上,宣布考虑社会各界意见后,愿意在对《逃犯条例》的修订问题上,在香港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地区”的移交逃犯规定中,剔除附录一裏面的46项罪行的其中9项;而且进一步规定,案件的控罪必须在香港法律中可判罚在监禁三年或以上才可以移交。

“日落条款”并非有效方法

林郑月娥和特区政府肯听取香港各界意见,从善如流,值得讚扬。加上这两重限制之后,反对修订《逃犯条例》者当再无藉口。

这次政府建议修订《逃犯条例》的导火线是台湾杀人案,碍於港台并无司法互助协议,令本港无法将疑犯移交给台湾法院审讯。

有人认为政府“讲大话”,香港现在有单次处理移交逃犯给台湾的办法,只是政府“故意不做”。他们的说法是根据《逃犯条例》,可由行政长官提出移交,经立法会辩论,再由法院审理批准。

这是完全是对法律的错读。现行移交逃犯的规定写在《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及《逃犯条例》中,两条例都不适用於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任何其他部分之间,而台湾正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换言之,现行法例不适用於台湾。试问,行政长官又如何启动移交程序呢?

有人承认法律不足,但认为可以用“特例”及加上“日落条款”等方式,让《逃犯条例》“一次过”适用该事件。这种办法固然可解决这次的问题,但无法应对日后(或此前)的同类事件,因为“日落条款”已经限制了以后应用的可能,显然这不是理想的解决方式。

又有人反驳保安局局李家超关於“填补漏洞”的说法,认为这是对香港的保障,而不是漏洞。确实,在当年修改这两条条例的时候,有彻底分隔两地司法系统的考虑。但这在当年也不认为是“长久之策”,只是两地法律差异大,双方司法人员在回归前也缺少对彼此制度的互相认识,所以才“临时”设置这个限制。

为什麼说是“临时”呢?因为此后香港与内地也一直商讨如何移交逃犯的问题。如果当初是要“永久隔绝”的话,又何必一直商讨呢?因此,这个“漏洞”,即使是当年故意为之,但也早就应该补上。如果不“补漏”,香港便会变成“逃犯天堂”。原公安部副部长陈智敏早前透露,内地有300多名重犯逃到香港,全部“有名有姓”,都无法移交内地。

何况,随着大湾区的建设,内地、澳门和香港的交流越来越密切,人员来往也越来越多,移交逃犯的需求也越来越大,也正是“补漏”的合适时机。

由於香港与内地施法制度不同,有市民担心也很正常。现在政府提出加设双重限制,已经可以释除绝大部分疑虑。

剔除9项罪行中,8项是商业罪行,包括:破产法或破产清盘法所订的罪行;与公司有关的法律所订的罪行(包括由高级人员、董事及发起人所犯的罪行);与证券及期货交易有关的罪行;与保护知识产权、版权、专利权或商标有关的法律所订的罪行;与环境污染或保障公众卫生有关的法律所订的罪行;与控制任何种类货物的进出口或国际性资金移转有关的法律所订的罪行;与财政事宜、课税或关税有关的罪行;与虚假或有误导成分的商品说明有关的法律所订的罪行。

“向商界倾斜”并不成立

这些罪行不能说不严重,但正如商界的担心,可能会“误堕法网”的情况,因此审慎地优先处理争议少的“杀人放火”罪行是合适的。

反对派认为,这是政府向商界倾斜。这种说法是“自打嘴巴”,因为在提出修订条例之初,反对派就恐吓市民,宣称内地会以“商业罪案做包装”把“政治敏感人物”移送内地。现在特区政府已剔除8项商业罪行,岂不是回应了反对派的要求?又何来“向商界倾斜”一说?

从另一个方面看,个别商界人士曾担心有人因触犯重婚罪被引渡到内地。确实有不少港商在内地“包二奶”,甚至有可能触犯重婚罪。商界当时对剔除这条罪名的呼声也很高,但政府顶住压力,没有把这个罪名剔除。这又如何算是“向商界倾斜”?

值得一提的是,被剔除的罪名中还有“涉及非法使用电脑的罪行”。“非法使用电脑的罪行”大致上与香港“不诚实使用电脑”罪对应。而最近几年在法律界,有关“不诚实使用电脑”成为“箩筐罪”的争议相当大,因为任何非法行为,只要涉及使用过手机和电脑,律政司都可以该罪名提出检控。在46项可移交的罪行中,从法理上说这条被“滥用”或“误堕法网”的影响最大。可是偏偏在此前讨论得很少。这次政府主动地把它剔除在外,显示了政府确实从法律角度认真地思考,如何在伸张正义填补漏洞的同时,尽可能地保障港人不会被“误中”,值得称道。

在政府提出“让步”之后,各方应该再无大争议,希望正义能早日伸张。

来源:大公网 作者:闻昱行 资深评论员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罪行 逃犯 移交 剔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