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美国为什么选择郭荣铿?

美国当局安排陈方安生、郭荣铿、莫乃光三人到美国“访问”,获美副总统彭斯会见,又获安排与众议院议长以及国会议员座谈。有人形容,这是自2000年以来反对派代表所获得的“最高待遇”。

如果从官员级别而言,此次的确是反对派十九年来所能见到的最高层次。但不论美国派什么人见,也不论会见的形式是“正式”还是“顺道会晤”,香港反对派作为美国的一枚“遏华”棋子,却是始终没有改变的。反对派对此要么是蠢得不自知,要么是在扮糊涂。美国要加紧利用香港去牵扯中央政府的精力、遏制中国的影响力,已是人所共知的事实了。

然而,在批评这三名“出卖”香港利益的反对派政客的同时,有些个现象甚至是趋势,更值得各方关注。

最核心一点在于,为什么这次赴美的是郭荣铿?

回归二十一年来,美国当局共安排香港政客数十次的访问,规格最高的有三次:2000年时任总统的克林顿会见李柱铭,2014年时任副总统的拜登会见李柱铭、陈方安生,再就是此次彭斯会见陈郭莫三人。从李柱铭、陈方安生,再到此次的郭荣铿及莫乃光,显而易见,这是过去二十年来美国所精心培养的在港“三代政治利益代理人”。

李柱铭、陈方安生两人好理解,问题在于反对派阵营人数不少,为什么此次美国人选择的是郭荣铿?其实,这三人都有一个共通特点,也即都是美国人希望扶植的“特首”人选。李柱铭在回归前就已经获美英栽培,陈方安生更直接坐在政务司司长位置,后者更参加立法会补选并晋身特首选举,尽管最后因选举制度没有任何胜算之故而没有出选,但其问鼎特首的欲望,已是人所共知。

大力栽培统合反对派

郭荣铿虽然还年轻,年仅四十一岁,但他有两重身份,一是公民党成员,二是法律界立法会议员。前者让他拥有“反对派政党代表”的形象,后者则赋予他所谓的“香港良心”角色。而这两重身份,为美国提供了一个更便于介入香港事务的“抓手”。美国人通过对郭荣铿的“会见”,以图达到三个目的:第一,便于建立“关心香港”、“香港需要美国帮助”的形象;第二,直接给予反对派政治经济利益上的支持;第三,尽快培养他成为反对派下一届特首选举的“候选人”。

显而易见的是,在经过非法“占中”失败后的所谓“民主低潮”之后,美国通过各种盘算,正在下一盘大棋。从此次高“规模”会见以及所会见的人物可见,美国有如下几点策略:第一,以“美国─香港政策法”为“棒子”,要挟中央及特区政府、恐吓香港广大市民,预计日后美方对此法的利用,还会不断深化;第二,在“美国─香港政策法”的大“盖”之下,会不断插手香港各项议题,日后包括政制发展、区域发展、国际组织的参与,乃至在可能出现的法律问题上,作出更直接的政治话语的表达;第三,加快对香港反对派阵营的整合,公民党以及郭荣铿将是美国左右香港反对派阵营的新负责人;第四,加大对所谓“公民社会”的扶植力度。

郭荣铿正在一步步堕入美国的圈套当中,直至无法自拔、失去仅有政治能量。至于同行的莫乃光,个人能力极其有限,也无甚政治主见,只懂随大佬起舞,此次可以成行,实在是叨了郭荣铿的光。

作者:司马平川

来源:大公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