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港独”合流反《逃犯修订》说明了什么?

“民阵”及反对派立法会议员周日发起反修订《逃犯条例》游行,声称有约1.2万人参与,警方估计高峰期有5200人参加游行。游行后“民阵”召集人岑子杰更恐吓指,游行只是开始,警告特首林郑月娥不要逆民意而行,立刻撤回修例,明言若政府要强行通过修例,将会发动民众包围立法会。“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亦表示,参与人数较想象中多,对此感安慰,认为参与人数反映越来越多港人不接受修例云云。

里应外合阻碍修例

首先,岑子杰威胁如政府不撤回修订就要纠众包围立法会,本身已带有恐吓意味,当中是否涉及刑事恐吓,值得深究。至于周日的游行人数是否如毛孟静般指“较想象中多”,令她老怀安慰,这显然也是言过其实。“民阵”游行例必发水,游行人数应该就是5千人左右,这个人数多不多?如果以近期反对派发起游行的惨淡人数相比,这次游行人数无疑较多,令反对派一众喜出望外。

但也要看到,在反对派政党全面动员,《苹果日报》连日来丧心病狂的抹黑修订,再加上陈方安生、郭荣铿等到美国向主子耳提面命,带回了主子的“动员令”之下,也不过发动了5千多人出来,连反对派的基本盘都未能完全催谷,更不要说吸引中间市民参与。在这样的情况下,反对派又何来“喜出望外”之理?或者是经过接连的挫败,令反对派也不敢作太过乐观的估计,结果不过是几千人的游行,就令反对派喜从天降,这不是很可笑吗?

值得留意的是,在这5千多人中,除了反对派支持者外,还有大批“港独”“自决”分子参与其中,“香港众志”及一众“港独”组织也发动支持者参与游行,他们在游行中高喊“港独”口号:“我系香港人、不坐支那监”,有人在游行人挥舞“港独”旗帜;黄之锋等人更是“送中”不离口,将逃犯移交内地视为“送中”(终),尽显这些“港独”分子、《苹果日报》的丧尽天良。

反对派政党一直强调不支持“港独”,并与“港独”分子划清界线,但近期反对派却改变了路线,不但不再抗拒“港独”,反而有靠向“港独”、拥抱“港独”之势,这次反《逃犯条例》修订风波,反对派更与“港独”“自决”充分合作,联手进击。“香港众志”负责地区抗争,在议会捣乱、“占领政总”,通过极端抗争制造轰动效应。另一方面,反对派则在议会配合,在议会上阻挠修订,甚至很大机会在之后的法例审议时大打“拉布战”,假如之后真的发生包围立法会行动,反对派更会里应外合。

这次反《逃犯条例》修订游行,反对派与“港独派”“大和解”、“大合流”,反映了两个事实:

一是这次《逃犯条例》修订,外国势力以及反对派都视为一场重大的政治较量。本来,这次修订不过为了解决台湾杀人案,目的是将犯人移交台湾受审,让受害者沉冤得雪。同时,也是为了堵塞现时两岸四地地移交逃犯漏洞,出发点完全不涉政治,及后政府在听取各界意见后就移交罪行作出了修订,亦已最大程度回应了外界的关注和忧虑,再没有理由反对。

然而,反对派由始至终不是理性讨论修订,为何不论政府如何修订、如何游说都绝不可能令反对派满意呢?因为他们由第一天起已经将修订视为一场政治对决,外国主子已经下达了“死命令”,连美国驻港澳总领事也发声,就是要拉倒立法,这是一场政治对决,自然要发动手下所有力量,反对派与“港独派”的合流正反映了外国势力的图谋,周日的游行正是反对派的一次集结示威。

暴露外国势力的图谋

二是暴露了外国势力及反对派反修订的图谋。如果反对派在初时提出的反对理据还有一点道理的话,这样在政府提出修订方案后,反对派仍然不依不饶,仍然“盲反”到底就说不过去。政府对于修订并没有政治考虑,原因很简单,如果是为了政治何以要在移交上加上这么多限制,还要交由法官把关?经此一役,特区政府就算真的要移交政治犯,基本是不可能的任务,如果政府是出于政治考虑,何以要自绑手脚?

恰恰相反,就是因为没有政治考虑,才会有现时的方案,而真正有政治考虑的,不是政府而是反对派、“港独派”,他们心中有鬼,总以为法例是针对他们,他们更担心修订之后可能将一众因暴动罪潜逃台湾的犯人移交回港。更重要的是,他们反对修订,不单是反移交逃犯,更是要煽动“港独”,阻止两岸四地移交逃犯,潜台词就是将香港、台湾视为“独立政治实体”,不能与内地互通有无,所以他们反对任何有关两岸四地合作的方案,就算移交逃犯亦不能接受,当中出发点是要“独港”“独台”,这正是反对派及“港独派”联手反修订的真正原因,也解释了何以“台独”势力、蔡英文当局也在横加阻挠、上纲上线,原因不单在于条例,而是在于“港独”和“台独”。

“港独”与反《逃犯条例》修订合流说明这次修订并不简单,不是法例讨论,而是政治对决,政府的修订已经考虑各界的忧虑,下一步就是做好准备打好这场修订攻防战,反对派要逆时势、逆民意发动一场大抗争,只会是自寻绝路。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