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郭文纬:陈方安生仍在危言耸听

香港的反对派过去常被讥为一盘散沙,但近期在抹黑特区政府和中央政府的行动中,所展现出的全盘战略性以及高协调度令人叹服,这不禁令人怀疑他们的行动背后有一名主帅在操持。

歪曲事实制造恐慌

以反对派抹黑高铁西九龙站“一地两检”安排为例:香港大律师公会、不同的政党以及所谓的学术团体每天都通过香港电台等由他们操持的媒体叫嚣,与此同时也在海外寻求西方的支持。他们甚至安排一名清贫市民申请法律援助并用以提请司法覆核。他们擅于使用煽动性策略,危言耸听。笔者至今仍清楚地记得,资深大律师梁家杰警告市民不要靠近西九龙站,以免被中国公安掳回内地!事实是“一地两检”安排实施数月以来,梁家杰口中那耸人听闻之事从未发生过。

现在反对派又试图利用修订《逃犯条例》之事来煽动公众情绪,我们应对此保持警惕。众所周知,修订《逃犯条例》是为了堵塞法律漏洞;一名香港男子涉嫌在台湾谋杀女朋友后潜逃回港,迄今未受到法律的制裁,这一案件凸显出该法律漏洞的荒谬之处。保安局局长李家超透露,至少还有三宗类似的谋杀案件。如果不堵塞这个漏洞,香港可能会成为全球罪犯们的避风港。杀人犯、绑架犯和强奸犯等罪犯都可在香港街头自由游走!因此,修订《逃犯条例》不仅仅是针对该宗台湾杀人案件,也可以适用于未与香港建立正式引渡安排的司法管辖区的所有其他案件,以确保香港的安全。

然而,反对派却只盯住内地因素,加以放大,企图引发公众恐慌。据报道,一位大学教授在港台节目中表示,如果有任何香港市民在社交媒体上批评内地,按照修订后的《逃犯条例》,他/她就会被移交至内地受审并被判入狱。该教授言论中暴露出的无知令我感到震惊和悲伤。首先他应该知道引渡需要符合“双重犯罪(dual criminality)”原则,即该行为在两个司法管辖区均被视作犯罪行为。任何香港市民在社交媒体上批评内地,都没有触犯香港法律。其次,任何涉嫌政治罪行的人都不会被引渡。第三,罪行必须是严重的。此外,整个引渡程序将受到香港司法制度的全面保障,不会剥夺疑犯的上诉权和司法覆核权。因此,反对派所列举的反对理由本质上只是危言耸听的滥调。

政府最近决定将一些相对轻度的经济罪行从可引渡罪行清单中剔除,规定只有可判处三年以上监禁的罪行是可引渡。这无疑再次证明了,修订《逃犯条例》针对的是真正严重的罪行。

另外,有政客表示,内地可用严重的交通违法行为作借口要求引渡,一旦嫌犯被移交至内地,就会被控可能判死刑的其他罪行。这种说法再次暴露了一些政客对国际引渡协议的无知。移交逃犯须遵循的一项基本原则是:被引渡的罪犯不能被判处死刑或被控以其他罪行。Peter Godber(葛柏)案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他因触犯《防止贿赂条例》第10条而被调查,但是他只能以简单贪污罪名被从英国引渡回香港,其后也只是被裁定简单贪污受贿罪。

这次反对派的战略之一是让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带领一支团队赴美,寻求美国支持反修订《逃犯条例》。陈方安生试图误导美国政界,让他们以为在香港的美国人可能会因微小罪行被引渡至内地。为达目的,她甚至称因内地司法制度存在“不足”,被告无法接受公平审判。她应该知道的是,近年来,美国已同意将数名逃犯送回中国审判。中国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布100名涉嫌腐败犯罪的“红色通缉令”,其中59名已经引渡回国。“百名红通”1号人物是由美国引渡,最近的一例“百名红通”归国则由新西兰促成。如果中国司法制度真如陈方安生所言存在不足,为何这些具有“人权意识”的国家会同意将逃犯移交中国?

成为美国干预香港的棋子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陈方安生是应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邀请赴美。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主要负责美国国家安全和中央情报局的工作。不妨想象一下,如果一位美国公民被邀请到北京与中国国家安全部会面,他/她一定会在返回美国后被拘留审讯!

美国媒体应当被告知,陈方安生在香港早已丧失信誉。她在1997年7月1日就任政务司司长时宣誓效忠于中央政府,但当她得知她没机会出任特首之位后便辞职,从此开始报复性批评北京。数年前,当媒体透露,陈方安生在领取特区政府丰厚的退休金的同时,接受了《苹果日报》创办人黎智英的秘密捐款时,她的公信力更是荡然无存。她在香港已经几乎没有听众了。她被邀请参加香港大学的某研讨会时,仅有一名学生出席。现在似乎只有在英美政界,才有对陈方安生感兴趣的听众。这对于一位曾经受港人尊重的前政府高级公务员来说,无疑是令人难过的。因未被任命为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一位女特首而感到失望的她,转向政府的对立面。她这么做,毁掉的仅仅是自己的名声而已。

注:本文的英文版原文刊登于《中国日报香港版》评论版面(翻译:李显格)

郭文纬 前副廉政专员、香港大学专业进修学院客座教授、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

来源:大公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