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反对派昔拒实行"一地两检" 今抗修订《逃犯条例》

■ 反對派重施阻撓實施「一地兩檢」故伎,瘋狂反對修訂《逃犯條例》。 資料圖片

■ 反对派重施阻挠实施“一地两检”故伎,疯狂反对修订《逃犯条例》。 资料图片

星岛环球网消息:《文汇报》报道,立法会今日首读及二读《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为了反对修例,反对派看似绞尽脑汁:既高举“法治”旗帜,又大肆抹黑内地司法制度,一边貌似理性提出多个“反建议”,显示愿意解决问题,一边又煽动民粹,恐吓港人动辄会被抓回内地,“恶过(基本法)二十三条立法”云云。

不过,如果记性够好,应不难发现他们“炒冷饭”,只是照搬前年及去年反对“一地两检”的手法:声言“一地两检”破坏法治、违反基本法;将内地描绘成危险至极的地方;抛下多个“替代方案”展示所谓“理性一面”;散播“公安跨境捉人”等恐慌,声言“比二十三条立法更严峻”。

“一地两检”至今运作良好,令反对派当时的谬论不攻自破。在是次修订《逃犯条例》的讨论中,反对派如此照办煮碗,也可以预期会以失败收场。

【伎俩】散布恐慌吓市民

【事实】高铁通车过关畅

《逃犯条例》修订

反对派声言修订《逃犯条例》会“破坏法治”,其中“占中三丑”之一的戴耀廷声称“中共不断蚕食香港法治”,“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就声言,修例是打破香港与内地司法的“防火墙”,令香港“中门大开”。

反对派又大肆攻击内地司法制度、法治精神、人权等各方面,将内地描述到危险至极、“生人勿近”,其中民主党议员涂谨申声称,修例是将港人置于内地及百多个“法治不彰”的国家、地区的“法制危险阴影”之下。同时,他们恐吓会“制造缺口”,港人动辄会被“安插罪名”移交至内地。

“一地两检”

反对派同样祭出“破坏法治”的旗帜,声言“一地两检”违反基本法、更将“割地两检,港人危险”这口号挂在嘴边,声言有“一地两检”后公安会跨境执法,捉港人回内地。其中,民主党更盗用韩国电影《尸杀列车》片段,将内地执法人员形容为失去理智的丧尸,只要见到香港人上facebook等就会发疯似地穷追噬咬云云。公民党则在声明中声言,一旦“打开缺口”,出现“移动边界”,香港将“无险可守”。

事实︰“一地两检”落实后至今未有出现反对派“担忧”的情况,而反对派更多次举办高铁团,送街坊入“险境”,最经典可算是民主党沙田区议员吴锦雄去年12月搞的“纯玩两天团”,其中标榜“一次过去晒两个基建”,经港珠澳大桥出发,回程就坐高铁直达西九龙站,透过“一地两检”回港。

【伎俩】提山埃级反建议

【事实】耗时费事不可行

《逃犯条例》修订

为阻止修订《逃犯条例》的范围涵盖内地,反对派提出多个“反建议”,包括在现有条例中引入“日落条款”,限时移除条例不适用于中国其他部分的规定,只处理香港少女在台湾被杀一案。不过,保安局在向立法会提交的修例文件中指出,有关“反建议”并不合适,因不能堵塞现时的制度漏洞,倘每次有严重罪行需启动移交或法律互助机制时,又再次修例处理单一个案,做法不切实际。

大律师公会就提出修订《刑事司法管辖权条例》,将谋杀罪列入该条例,容许香港法院就涉及跨境杀人的犯罪行为行使管辖权。保安局认为,如果只针对谋杀罪,其他严重罪行不能处理,也不能移交,而即使在该条例加入谋杀罪,也因追溯效力问题,不能处理港少女在台被杀案。

“一地两检”

在“一地两检”讨论期间,反对派也抛下大量所谓“替代方案”,也同样被政府以理据“K.O.”,其中“车上检”因港深边界至福田站的车程仅约 3分钟,运作上并不可行;“两地两检”就会局限乘客只可以在设置口岸的车站下车,如多个车站设置口岸不切实际、不符效益,少数“枢纽站”设置口岸就会令高铁香港段沦为城际快车,更限制了香港可直达的内地城市数目 ,大大损害高铁效益。

事实︰“一地两检”落实后,社会各界普遍认同有关安排方便快捷,有议员更提出将“一地两检”安排扩至其他口岸,以免过境人士要频频上落车办理出入境手续。假如当日不落实“一地两检”,高铁乘客就要拖着行李上上落落,大大拖慢行程。

同样道理,若香港不通过《逃犯条例》修订,采用反对派的“替代方案”,最终亦只会落得“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混乱局面。

【伎俩】歪理抹黑无厘头

【事实】执法严谨责任明

《逃犯条例》修订

反对派为了煽动市民反对修订《逃犯条例》,将修例讲到“人人自危”,但理据却颇为牵强。民主党议员涂谨申就问到小市民:“你有冇(在内地)嫖妓啊?有冇做过小生意?有冇同你疏堂亲戚有间屋喺度争拗(业权)啊?佢都可以搞通(串通)当地公安。”

反对派更向台湾方面宣称,有关修例更会影响在香港过境的台湾旅客,而当地媒体更配合恐吓,声称只要曾于台湾在网上发表反内地或反共言论,都有可能会被送回内地受审。

“一地两检”

同样“无厘头”的论点、问题,也在“一地两检”讨论期间出自反对派口中,在“内地口岸区”可否浏览facebook、报警要致电999抑或112、可否穿政治口号T恤等已算“正常”,最吓人的可算是:有人在高速行驶、属于“内地口岸区”的列车上犯法,然后跳落属于香港管辖的路轨,到底是香港警察抑或内地公安负责缉捕?

事实︰“一地两检”落实后,不曾出现市民在“内地口岸区”上fb而被拘捕等的情况,更无人跳轨或出现执法不清的问题。另外,一名女月台助理据报去年12月在“内地口岸区”和“香港口岸区”被男同事非礼,香港警方落案起诉该男子在“香港口岸区”的非礼罪,并建议事主就在“内地口岸区”被非礼向内地执法部门报案,可见有关安排并不妨碍市民举报罪行。

至于《逃犯条例》上的质疑,本身是律师的涂谨申似乎遗忘了当中“双重犯罪”原则:被要求移交者的行为需在所发生的司法管辖区和香港都构成犯罪。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更举例指,如内地向香港就某人犯“嫖客罪”而提出移交要求,由于嫖妓在香港并非犯罪,因此港方不会移交。

同时,并非内地向香港提出移交请求,涉事者就会被移交,有关方面要向香港提交充分证据,而香港法庭亦须审视把关。

【伎俩】骑劫民意扮代表

【事实】众心思治撑修例

《逃犯条例》修订

反对派一再宣称市民和商界对修订《逃犯条例》感到“忧虑”,特区政府仍“硬推”修例。在“香港众志”冲入政府总部反对修例后,20多名反对派议员发声明,声称特区政府“拒见民间团体”、拒收“众志”请愿信,“视民意如无物”。早前到美国唱衰修例的“祸港四人帮”之一、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声言,政府在商界“发出强烈声音”后愿意“让步”,却不听取“其他市民”的意见。

“一地两检”

社会讨论“一地两检”时,反对派亦一再宣称有关安排令市民担忧,其中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陈淑庄更联同其他人成立所谓“‘一地两检’关注组”去“代表”民间声音。反对派当时亦声言政府未取得社会共识云云。

事实︰在“一地两检”上,不同民调都指出主流民意认同落实“一地两检”。其中,《明报》民调显示有 52.7%人支持特区政府的“一地两检”方案;民建联民调显示有57.9%人赞成“一地两检”方案;自由党民调就指61.7%人“赞同”及“非常赞同”容许内地人员在香港境内执行内地相关法规。

此外,中文大学香港亚太研究所民调指有55%人支持“一地两检”方案,厂商会也访问了112个公司会员,当中96.4%赞成“一地两检”方案。

至于《逃犯条例》方面,在2月保安局提出有意修例后,《经济通》与《晴报》曾举行网上民调,问市民赞成修例与否,至民调结束时共有2,067人参与,当中83%网民都表示赞成,不赞成者仅得16%,另有1%人无意见,可见绝大多数民意都认同修例。

另外,保安局局长李家超亦表示,在咨询过程中收到4,500份意见,当中3,000份都表示支持。同时,触发是次修例正正是因为民意,特首林郑月娥和李家超都曾表示,因为受害少女的家属的一再写信请求,令政府下定决心要去解决问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