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修逃犯例草案首读二读 反对派又“拉布”阻挠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昨日在立法会首读及二读。反对派在立法会大肆“拉布”阻挠立法,诋毁香港司法制度。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批评有关言行,“是辜负香港市民”!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则详细介绍了移交逃犯的五个步骤,指出移交程序有律政司审视申请,然后由行政长官决定是否启动,法院再作公平审讯,最后由特首发出移交令,所以所谓由行政长官一人做决定的讲法是错误的。

《逃犯(修订)条例草案》昨日在立法会进行首读及二读,但立法会首先进行特首质询时间。反对派藉着条例草案攻击特区政府,歪曲事实颠倒是非,林郑月娥逐一驳斥。

再强调修订为堵塞漏洞

民主党尹兆坚竟罔顾事实认为现时法律并无漏洞,质问政府为何在过去一年没有与台湾当局讨论个案移交。林郑月娥强调,以现时的法律处理移交逃犯真的有漏洞,而漏洞的意思就是有一些空子,让有些人可以用一些合法的途径去避免一些他想避免的事,譬如是一个逃犯被移交。现时因为有一些地理的限制,或者在个案移交方面实际是不可行,“所以这次法例修订是希望能够填塞这些空子或者堵塞这些漏洞,让香港不会成为一个逃犯天堂。”

回应有议员故意挑衅的问题,林郑月娥指出,每一个司法区域都有它们自己独特的制度和安排,完全不适合由政府官员评价某一个司法区域的制度,重申独立的司法制度和法庭是香港引以为傲。

面对毛孟静突然在会上叫嚣“废话”,林郑月娥严肃批评:“任何本会的议员诋毁香港司法制度,认为香港没有司法独立或者说香港司法独立是废话,是辜负香港市民”;认为立法会议员应该扪心自问。林郑月娥又表明,启动移交程序要讲证据,律政司内有不同的单位,有刑事、民事、国际法律科,并不是特首作一个随意的决定去启动这个程序。

郑若骅随后主动会见传媒,驳斥坊间误解。她强调,移交逃犯需符合“双重犯罪”原则,符合移交条件的罪行需在经修订后的37项指定罪行的其中一种,且满足三年以上刑期的量刑。“条例中清楚写明,对于政治罪行、政治犯,我们不移交。”

郑若骅:法庭按法律理解判断

至于有人认为提供“表面证据”很容易,郑若骅说,“对不起,这是不正确的。表面证据是什么?若在香港法院要起诉某一位人士,法院听取控方证据后,觉得辩方须要答辩的话,即是有case to answer,我们才称它为表面证据,法庭是按照法律理解,以这个原则去符合这个表面证据。”

五年12移犯全非政治罪行

对于修订《逃犯条例》,政府已多次重申,移交逃犯不会随意,须由律政司和香港法庭双重把关。政府提供的数字显示,在过去五年,外地司法管辖区共请求香港移交逃犯32次,其中只有12宗最终成事,并没有任何政治罪行包括在内。

立法会财委会下周举行特别会议,审核2019至2020财政年度开支预算。反对派立法会议员区诺轩向律政司书面提问,以了解过去五年香港向外地司法管辖区移交逃犯的情况等。律政司政务专员萧如彬的回应指出,过去五年,外地司法管辖区共请求香港移交逃犯32次,其中2014年五次、2015年八次、2016年七次、2017年三次、2018年九次;而最终移交逃犯共12宗,其中2014年三宗、2015年一宗、2016年六宗、2017年零宗、2018年两宗。

“小学鸡”玩拖延 反对派奸计不得逞

多个反对派拖延立法会通过《逃犯条例》修订,昨日试图内外夹攻,向政府施加压力,包括在条例草案的首读及二读的过程中点人数、多次提出规程问题,打断保安局局长李家超的发言,但最终失败。反对派更扬言之后会不断点人数“拉布”,增加通过的成本。建制派批评,反对派做法“小学鸡”,拖延时间只会令市民反感。

民阵日前声言,考虑昨日包围立法会,但昨日只得二十多个反对派团体代表出现。他们与部分反对派议员在政总东翼围栏外,并发表声明批评《逃犯条例》。这个政治骚只是维持了二十多分钟,部分团体希望发言,但“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却“落闸”称记者会暂告一段落,有反对派团体代表“无瘾”离开。

当《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在立法会进行首读及二读,公民党郭家麒立即提出要求点算法定人数,并率领其他反对派离开会议厅,意图制造流会。幸好建制派坚守阵地,反对派见奸计未能得逞后,又施施然步入议会,大叫口号。

不断打断发言

民主党许智峯、公民党郭家麒、议会阵线区诺轩等人,多次提出规程问题,打断李家超发言,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强调,这些不是规程问题。最终李家超顺利读出条例草案,将由内会成立法案委员会处理。

民主党尹兆坚声言,反对派稍后将会全数加入法案委员会。自从修改议事规则之后,可用的策略几乎没有,只能点人数,增加政府和建制派的时间成本云云。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