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陈方安生从“恋殖”到“卖港”

陈方安生等3人结束了美国行,其中,陈方安生获美方格外优待。3月22日,她被白宫临时安排与副总统彭斯短暂会面。3月25日,她在美国传统基金会发表演讲。

主人特别优待,客人自然特别卖力。3月25日陈方安生在演讲中称,美国最近发表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报告是举起了红旗(raises red flags),特区政府需多加留意。

就在彭斯会见陈方安生的前一天,3月21日,美国国务院发表关于“美国─香港政策法”2019年报告,虽表明延续对香港的特殊待遇,但是,措辞由前两年的“有足够有余的理据支持”(more than sufficient to justify)延续,变成“有理据支持”(justify)维持对香港的特别待遇。

也许这辞措的调整,就是陈方安生心目中的美方的“红旗”。问题是,美方自己没有说那是对香港特别行政区及其政府的警告,陈方安生点破其中含意,究竟是美方授意?抑或她心领神会?无论如何,是陈方安生替美方扛起了一面旗帜,这面旗帜就是号召和汇拢香港的“拒中抗共”分子,充当美国调整其对港政策的打手,充当美国全面遏制中国的马前卒。

“狐假虎威”活生生例子

什么叫“狐假虎威”?陈方安生活脱脱就是一个例子。她威胁香港──如果香港在“美国─香港政策法”下的特殊地位被取消,即使只是一部分,也会对香港经济、国际地位以及“一国两制”是否仍然真实存在的观感造成重击。她要挟香港─香港作为美国的贸易伙伴非常重要,不仅对大型的本地、跨国公司以及以香港为总部的金融机构,而且对香港经济、民生、大量中小企也是一样。她替美国宣扬─美国政府需要继续支持香港的自由、生活方式,“不仅因为它们对美国的利益而言是关键的,而是因为它们是独特于中国的”。

有一位朋友在他的评论文章中问了一个问题:为什么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安排陈方安生等人在美国国务院发表关于“美国─香港政策法”2019年报告之前访问美国、谈所谓对“美国─香港政策法”的意见?

我的理解,这是美方的策略。美国国务院的报告仍然延续“美国─香港政策法”,这是留有余地;但是,在香港,美国驻港澳总领事唐伟康煽风点火,在美国,让陈方安生等人提供“证词”,为美方将很快调整其对港政策做准备。

2月27日唐伟康在中环“美国会”以《香港在印太经济的角色》为题发表的演讲,透露美国调整其对港政策的方向,这就是,绝不会轻易放弃美国在香港长期经营的利益和影响,欲把香港当作美国推行其印太战略的一枚棋子。

美国以“印太战略”来取代“亚太战略”,目的是削弱中国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香港是中国不可分离的一部分,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却被美方视为一个独立实体,能够在印太区扮演独立角色。于是,唐伟康大谈香港高度自治的重要性,几乎到了把自治与独立相混淆的地步。

陈方安生拾美国人的牙慧,称香港的自由、生活方式,不仅对美国利益是关键的,而且它们是独特于中国的。请注意“独特于中国”这一表述,在观念上与“本土自决”和“港独”有何两样?

从各种迹象看,美国政府不会很快取消“美国─香港政策法”,果如此,则不仅损害在香港的逾千间美国公司的利益,而且,会把香港商界财经专业界和大多数香港居民推到美国的对立面。

勿被美玩弄于股掌之间

美方可能的做法是,拿取消“美国─香港政策法”来要挟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和市民,挑动香港商界财经专业界与国家离心离德,借以巩固和扩大美方在香港的影响力。

因此,特区政府和香港社会各界首先必须客观评估“美国─香港政策法”。最近,雷鼎鸣教授撰文指出,“美国─香港政策法”存废对于香港的影响不大。这是值得深入阐述的观点。

同时,特区政府和香港社会各界必须头脑清醒。香港不可能被美方玩弄于股掌。什么“香港在印太经济中的角色”,纯属是有人臆想。香港是粤港澳大湾区一员,对中国经济做重要贡献。任何企图把香港视为或当作独立实体的人,都是在白日做梦。

美方看中陈方安生,是因为她是香港的知名人士。1997年6月30日夜至7月1日凌晨,在香港会展中心新翼香港回归祖国仪式上,陈方安生坐在中英两国代表团之间的形象,至今令我难忘。她是告诉世人,她虽已不方便再视自己为港英政府布政司,却也不愿意归入中国香港行列。正是这种狂热的“恋殖”情结,一步步引领陈方安生走到今天甘心替美方扛旗。

这是陈方安生个人选择。但是,她没有权利替香港特别行政区选择。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前途和命运,关乎绝大多数必须在这座城市生活下去的香港居民的前途和命运,他们是芸芸众生,没有资格受美方礼遇,因此,请受美方礼遇者莫替他们安排前途和命运。

最后,奉劝陈方安生,请牢切自己家族的抗日历史,切莫挟洋自重。  

作者:周八骏 资深评论员、博士

来源:大公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陈方安生 香港 美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