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大律师公会已沦为政治组织

《逃犯条例》修订,反对派空群而出,散播政治恐惧误导公众。但令人没想到的是,此次冲到最前线的、立场最激烈的、误导公众最厉害的,竟然是一个法律协会组织。香港大律师公会接连发出所谓的“立场书”及“意见”,但所有内容无一例外给人以“政治立场先行”印象,尽一切能力欲否定政府的修订,然而其胪列的所谓理由,没有一处能站得住脚。当中更出现显而易见的“偷换概念”式表述。此次事件,大律师公会“专业”形象已不再,“政治组织”的角色已越益凸显。这是该会自身形象的一个严重损害。一小撮人的政治立场,最终“代表”了整个法律界,这不能不说是香港法律界的悲哀。

政治立场先行

大律师公会的所有“意见”,很难令人与一个“中立”、“客观”的法律协会组织拉上关系。早前所提出的几个所谓“建议”,例如设“日落条款”、“修订《刑事司法管辖条例》”等,要么解决不了问题,要么是在转移视线,对于一些显而易见的法律基本原则,更是作出刻意的误导。

例如,该会4月2日的意见书中称,在现行条例下,要求移交一方向特区法庭提交的证据,要经当地法官等司法人员核证;而新修例新增条款,除当地司法人员外,经“有关订明安排所订的方式”核证的文件,也可获接纳。大律师公会声明由此认为,强调现行核证安排是防止当地行政机关滥用移交,质疑修例实际上废除当地司法机关认证,令申请要求更宽松。

一般市民对这类法律专业术语并不熟悉,但其最后的结论“令申请要求更宽松”,则容易误导公众。真正的法律事实是什么?资深大律师汤家骅就作出严厉的批驳,他明确指出,新增条款与降低移交门槛无关,因修例后以个案形式移交逃犯的安排,适用于所有地方,部分实行大陆法的地方,移交逃犯申请不是由法庭提出,而是由政府检控官或其他官员负责。他形容,核证程序和证明有否犯罪是两回事,香港法庭对被指犯罪者的保障,是审视该人被引渡之后,会否受当地不公平审讯或对待。认证与证明有否犯罪属两回事,“即使不认证也好,法庭仍要考虑所有有关证据,决定有否表证成立,(法庭)需要进一步考虑其他条文的保障”。

汤家骅并感慨地说:“大律师公会作为专业团体,非常希望能用中肯、全面的角度提供专业意见,而非为推动某一政治立场,发表声明”。这已是非常含蓄地表达了对该会的失望之情。到底是大律师公会已无人才、还是根本就是有人在刻意误导公众?市民对此自有判断。

然而,类似的错误法律观点,充斥着大律师公会的整件意见书当中。例如,该会一方面声称由于内地的法治水平不足,才是移交逃犯不包括中国内地的原因,也是双方未订下长期移交协议的原因;但另一方面又说,政府不应签订一次性引渡协议,而应当与内地签订长期的协议。问题在于,既然不信任内地,又如何签订长期协议?一次性协议都无法让反对派满意,更何况是长期协议?在大律师公会的语境之下,“台湾杀人案”根本不可能引渡。

又比如,该会称,“根据现时提议,若立法会通过逃犯条例修订草案所提议的一次性个案特别移交安排,公会认为这将成为香港政府应对中国内地当局移交逃犯要求的常态。当常态已定,香港与中国内地就更不会有任何诱因去商讨订立一份经保障的长期协议安排。现时提议的特别移交安排并没有作出明确及清晰的准则和程序去接受及处理移交逃犯的申请。”

一小撮人骑劫整个业界

这是怎样的法律逻辑!一次性个案移交安排,如何会变成“常态”?修订通过后,又怎么“没有诱因”去商讨长期安排?大律师公会凭什么这么下定论?如果不是基于反对派的政治思维又岂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如果是公民党或香港众志,市民或许不感意外,但这是香港大律师公会啊,所谓的法律专业人士,竟然如此妄作结论!

更为离谱之处在于,该会声称:“在移除立法会对提出移交要求的司法管辖区的审查的同时,政府并未提出任何建议,扩大法院审核该司法管辖区及其提出的移交要求是否符合人权保障的权力。”真不知如何形容这帮“专业人士”!这种所谓的“建议”,是要赋予香港法庭超越宪制权力的审核权力,这不仅在宪制层面严重不符,更是有意在挑动司法矛盾。

显而易见,香港大律师公会在《逃犯条例》修订中的立场,已经无法不令人相信,该会已经放弃专业角色,而走上了一条“政治组织”的不归之路。

作者:陈 锋

来源:大公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律师公会 移交 逃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