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特首逐点驳反对派歪理 促反思“唱衰”香港言行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口口声声说要尊重香港法院的反对派立法会议员,只为了反对逃犯条例修订的政治需要,就公开质疑法院是“废”的。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昨日在立法会行政长官质询时间批评,任何立法会议员诋毁香港司法制度、声称香港没有司法独立或称香港司法独立是“废话”的,都是在辜负香港市民,并希望他们抚心自问,是否应经常如此诋毁、“唱衰”香港制度。

在昨日的行政长官质询时间,8条议员提问中有3条都关于同日下午在立法会首读及二读的《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

首个发问的民主党议员尹兆坚,在提问时声称港英政府和立法机关“鉴于内地法治水平和保障基本人权的劣迹”,及香港与内地截然不同的刑事司法制度,而决定与内地不订立长期移交逃犯协议。这是“刻意的安排”,而非法例的漏洞,“为什么你要做吴三桂,主动破坏‘一国两制’,主动引河水来犯井水?”

举实际漏洞 驳鸽尹朱队友

林郑月娥直言,她不记得有记录证明当年在讨论有关移交的问题时,有人提出过尹兆坚昨日所说的理由。

事实上,在台湾杀人案发生后,特区政府并没有法律基础与台湾移交逃犯,即使台湾当局提出移交逃犯的要求,特区政府也没有办法可以做。

她续说,是次事件证明法例的确存在漏洞,即是可以让人钻空子,去逃避法律的制裁,保安局和律政司多个部门研究后,终于找到一个符合法律要求的方法。是次法例修订是希望填塞这些空子或堵塞这些漏洞,以免香港成为“逃犯天堂”。

“自决派”议员朱凯廸承接尹兆坚所言,抹黑内地的司法制度,更称逃犯条例的修订会“打破了‘中港两地’移交的防火墙”,而“每一个(移交)个案是由你(林郑月娥)判断的”,要求林郑月娥回应。

林郑月娥表示,每一个司法管辖区都有其独特性,特区政府不适宜评价另一个司法管辖区的制度,“我记得刚才尹议员都好像有说‘河水不犯井水’,那井水都不犯河水。”但她强调,在香港做事都是依法办事的,而香港引以为傲的是独立的司法制度和独立的法庭。

毛孟静叫嚣阻发言被警告

此时,另一“自决派”议员毛孟静在席叫嚣“废话”,立法会主席梁君彦提出警告。林郑月娥随即主动向梁君彦表示有话要说。她强调,香港回归祖国以来,建立了非常稳健的司法独立制度,任何立法会议员诋毁香港司法制度,声称香港没有司法独立或称香港司法独立是“废话”,都是辜负了香港市民。

“如果大家有留意,昨日马道立首席法官在领取他的名誉博士时的一番讲话,便应该抚心自问,时常这么诋毁、‘唱衰’香港制度是否符合......”说到这里,林郑月娥的说话再一次被反对派议员的叫嚣打断,梁君彦再一次警告叫嚣者。

列多重程序 破李国麟“一纸论”

卫生服务界议员李国麟就声称自己在一次饭局中和很多“生意人”吃饭,并引述对方要求林郑月娥“承诺”扩大豁免有关的商业罪行,及既然启动移交程序者为特首,可否不要“遣返”这些“生意人”回内地云云。

林郑月娥首先笑说:“李议员很擅长绕一个圈子引述他自己的饭局来问问题,我记得他都问过我一个关于小朋友问他的问题。”她表示,当立法会法案委员会审议有关的条例草案时,议员可以提出意见,保安局局长李家超会一如既往以谦卑、诚恳的态度去听取议员的意见。

她同时反驳李国麟称“启动移交程序者为特首”讨说法过分简单化:“就算今日在有移交逃犯的协议下,很多事如果要经特首,那个档案是这么厚的,是很多人做了很多事,以建议特首去做一些决定。这些当然包括调查的部门,因为要讲证据,亦包括律政司的部门,律政司部门亦有律政司内不同的单位,有刑事、民事、国际法律科,并不是我一个人作一个随意的决定去启动这个程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