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反对派才是名副其实的“吴三桂”

从反对派在《逃犯条例》修订上的盲反表现,已说明了一个事实:就是《逃犯条例》修订已经不单是单纯的法例修订,更已成为一场政治角力,外国主子已经下达了“死命令”,陈方安生和郭荣铿等人高调访美,带回来的是外国主子的“军令状”,必须全力阻挠《逃犯条例》修订。为此,“香港众志”等激进派已经摩拳擦掌,準备发动包围衝击立法会行动,各个反对派政党亦已作出了部署,準备在法例审议上大打“拉布战”,要不惜一切代价在今个会期将修订拉倒。

反对派贼喊捉贼吃裏扒外

三军未动,舆论先行,为了将修订“污名化、妖魔化”,反对派不惜公然贬损、唱衰香港的司法制度。在日前立法会行政长官质询时间上,反对派一如所料继续拿《逃犯条例》修订大做文章,甚至多番质疑及批评法庭的把关能力。“自决派”朱凯廸就指《逃犯条例》的修订会“打破了‘中港两地’移交的防火墙”,而“每一个(移交)个案是由你(林郑月娥)判断的”,完全无视法庭的把关作用。而当林郑强调在香港做事都是依法办事,而香港引以为傲的是独立的司法制度和独立的法庭时;另一名“自决派”议员毛孟静随即大叫“废话”。言下之意,是香港拥有独立的司法制度和独立的法庭是“废话”。尹兆坚更批评林郑是“吴三桂”,“主动破坏‘一国两制’,主动引河水来犯井水”云云。

看来,尹兆坚这个民主党“新贵”连吴三桂是谁也不知道,吴三桂之所以被称为“汉奸”,因为他身为明朝将领却引清军入关,是彻头彻尾的“卖国贼”,因而被世人不齿。今日反对派指林郑是“吴三桂”,但请问林郑忠於职守,主动处理移交漏洞,让公义和法治得以伸张,何来“吴三桂”?相反真正的吴三桂,是一有大事就跑到外国“哭秦庭”,甘当外国势力干预港事棋子的陈方安生之流,也是一些领取香港纳税人薪酬,却不断唱衰香港、唱衰香港司法制度,不断“倒香港米”的毛孟静之流。这些人吃裏扒外的表现,才是真正的“香港吴三桂”,尹兆坚竟然贼喊捉贼,其人之厚颜无耻可见一斑。

反对派一直将法治、司法独立挂在口边,一直以捍卫香港司法自居,何以在《逃犯条例》修订上却突然倒转枪头,甚至指香港司法独立是“废话”?原因很简单,因为政府提出的修订,设立了一个重要的安全阀,就是在整个移交程序中,先由律政司检视要求移交的个案,再由特首决定是否启动程序,法院进行公平审讯后,特首才会发出移交令,即是整个程序有法庭“守尾门”,如果法庭认为案件不符合有关移交规定即可发还。修订既已作出种种对人权的保障措施,剔除了外界最忧虑的罪行,再加上有法庭把关,在道理上反对派很难再反对。

然而,反对派为了反对修订,不惜连法庭也攻击,先是质疑法庭权力有限,之后又担心法庭不能有力把关,甚至质疑香港的司法独立,意思是反对派认为法官有可能会“屈从”政治压力而配合行政机关的引渡。这些阴谋论不但没有根据,更是对香港法庭及法官的严重泼污,是公然抹黑香港的司法制度和声誉。所以林郑在质询会上亦严辞反驳毛孟静的“废话论”,直指香港回归祖国以来,建立了非常稳健的司法独立制度,任何立法会议员诋毁香港司法制度,声称香港没有司法独立或称香港司法独立是“废话”,都是辜负了香港市民。

政治蒙蔽理智反对修例

法治是香港最重要的核心价值以及赖以成功的基石,而司法独立是彰显法治的关键,现在反对派议员却带头唱衰,甚至指香港的司法独立是“废话”,这不但是对香港司法的不尊重,更是公然贬损香港的司法制度,令国际社会质疑香港的司法独立,这完全是“倒香港米”的行为。司法制度建基於制度,也建基於信心,司法独立就如皇后的贞操一样不容怀疑,如果法庭及法官的中立性被不断质疑,法庭的公信力受到挫伤,整个司法制度都将会受到衝击,香港的基石也会受到动摇。反对派质疑司法独立,其实就是在损害香港司法独立,以配合外国势力对香港的指控,这不是吴三桂是什麼?

况且,反对派的指控根本毫无道理,香港司法独立,法官不受政治影响,这已是本港社会共识,否则以往就不会屡屡出现法庭推翻政府重大工程及政策的判决。连公民党前主席余若薇亦曾在报章撰文指出,“试想想,若果从事法律者都不相信法院,就好比近日一些从事高等教育者都不相信教育,批评学生为‘小混蛋’,这是多麼恐怖的事”。

现在的反对派为了否定修订,不惜质疑法庭中立,质疑皇后的贞操,严重损害香港司法声誉,伤害香港、辜负港人,对於反对派做出这些“恐怖的事”,余若薇却不置一辞,一班“状棍”噤若寒蝉,这不是双重标準、政治蒙蔽理智是什麼?当年吴三桂引清兵入关,况且可美化为“衝冠一怒为红颜”,今日反对派引外国势力介入港事,甘当外国势力的鹰犬,这样看来说他们是吴三桂还是抬举了他们。

来源:香港大公报   作者:方靖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