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大公评论:到底是谁在破坏香港的法治?

政府修订《逃犯条例》,本来是沿着法治逻辑处理杀人案引渡难题,彰显公义也是完善法治的必要之举,但来自于反对派政党政客、外国政府及商会,以及诸如香港大律师公会等所谓的专业组织,对修订作出完全与事实不符的攻击。大公报4月5日推出署名为龚之平的评论文章《到底是谁在破坏香港的法治?》,全文如下:

法治精神是香港市民最为珍惜的“核心价值”,良好的法治环境也得到举世的公认。但令人忧虑的是,当前某些政治势力正在千方百计寻找借口,唱衰、诋毁,甚至是否定香港的司法制度。一股抹黑香港法治的“妖风”盘聚香港上空挥之不去。

政府修订《逃犯条例》,本来是沿着法治逻辑处理杀人案引渡难题,彰显公义也是完善法治的必要之举,但来自于反对派政党政客、外国政府及商会,以及诸如香港大律师公会等所谓的专业组织,采取了罕见的“联合行动”,从不同方向、以不同的名义、在不同国家地区,对修订作出完全与事实不符的攻击。而随着事态的演变,这种对法例审议的阻挠,上升到对整个香港法治的否定,乃至是对国家司法制度的攻击与抹黑。

事实说明,那些平日喊维护法治口号喊得最大声的,正正是破坏香港法治最凶狠的;那些声称“以香港为家”的,正正是践踏法治最肆无忌惮的。这些香港政客与别有用心的组织,所作所为,不仅是在亲手破坏香港来之不易的独立司法制度,更是在摧毁香港市民的根本福祉与社会繁荣稳定的基石,与民为敌。维护法治,需要全社会长时间的努力;但破坏法治,往往在一小撮人短时间操弄下完成。当前是香港法治发展的重要时刻,坚定维护法治精神,吹散抹黑“妖风”,全体港人要勇于向这股恶势力说“不”!

信口雌黄诋毁司法独立

此次修订《逃犯条例》目的非常单纯,在于两点:第一,让香港有法律依据去处理“台湾杀人案”。客观事实在于,由于香港目前没有一个与台湾地区移交逃犯的法律机制,即便台湾当局提出移交逃犯的要求,香港也无可奈何。再加上处理疑犯具有期限性,不可能无限期拖延,有必要在短期内完成。第二,填补一直以来存在的移交范围不及内地及台湾地区的制度漏洞。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前日进一步解释,“漏洞”的意思是指,有些人可以用一些合法的途径去避免一些他想避免的事,堵塞这些漏洞,让香港不会成为一个“逃犯天堂”。“个案”以及“制度”,这两者无法割裂对待,在公义面前、在整体社会利益面前,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又岂能对此视若无睹?

但令人失望乃至愤怒的是,自修订一推出来,反对派不仅没有着眼于完善当前法律制度,反而是无限上纲上线,通过各种政治手段,意图将事件朝“政治化”拖曳。其诋毁香港司法独立的言论,层出不穷、不断翻出新花样。例如,攻击称“废立法会把关权,特首只手遮天”、“政治犯会被引渡,言论自由受压”;而不知受何原因催使突然冒出来的律政司前高级助理刑事检控专员白孝华,更称引渡到其他地区受审,控罪可以与原本的控罪面目全非,云云。香港大律师公会又以“专业”作包装,胪列种种似是而非的理由,极力攻击特区政府。

然而,只要不带任何政治偏见,都可以看出上述所谓的攻击理由根本站不住脚,与其说是在“讨论”,不如说是在“诋毁”。条例修订后,第一,不会出现“特首一人话晒事”的情况;移交逃犯要经过三道关口,即律政司、特首、法庭共同完成。更何况香港司法独立公正,基本法保障人权,这样的制度设计,完全有能力依法把关。第二,不会出现“政治犯引渡”的问题。政府官员已经多番澄清,修订条例已写明,如是宗教、种族或政治原因,无论表面上是有关的,或是实质背后有关的,都会成为考虑因素,而当事人也可以在法庭上作出申请和主张,由法庭作出决定。法庭足可作出公正的裁决。第三,不会出现“引渡更宽松”的情况。条例已列明须有“双重犯罪保障”,也即必须是香港法例中也属刑事的罪行才可引渡。

至于反对派所指的“核证程序”,事实上这和证明有否犯罪是两码事,香港法庭对被指犯罪者的保障,是审视该人被引渡之后,会否受当地不公平审讯或对待。认证与证明有否犯罪是两件完全不同的概念。总而言之,修订后香港的法治更完善、香港法庭的权力更大,绝无削弱之可能。这些修订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香港长期存在的良好法律制度更是不容抹杀,但反对派装作视而不见,更将种种对被引渡者的保障,诋毁为“形同虚设”、放言司法独立是“废话”,信口雌黄真是莫过于此!

香港有今天的成就,得益于稳健的司法独立制度,香港社会也一直以法治社会为傲,这次修例也正是沿着法治逻辑进行。但反对派为反而反,处处诋毁、不断唱衰,颠倒黑白。正如资深大律师汤家骅所感慨的:“大律师公会作为专业团体,非常希望能用中肯、全面的角度提供专业意见,而非为推动某一政治立场。”这句话撕下了反对派“专业”的政治伪装,也是戳破了反修例的真正用意。

贼喊捉贼唱衰香港法治

有句俗语叫“贼喊捉贼”,这句话正正是反对派当前的生动写照。这些抹黑香港司法制度、攻击香港司法人员的反对派政客,正正是那些平日高叫维护法治、尊重法庭独立这类口号叫得最大声的人。他们要么在香港散播严重与事实不符的言论,要么跑到外国去诋毁香港所拥有的良好法治环境,其所作所为,不仅是在以实际行动去破坏香港的法治,更是在破坏香港繁荣稳定的社会基石。

一周之前,陈方安生、郭荣铿等人不远万里跑到美国“谒见”美国高官与政客,会面期间所讲的、座谈会上所演示的、对记者所描述的,并非香港的客观情况,而是严重偏离实际的荒谬政治术语。唯一正确的一句是“香港法治遭受到严重挑战”,但破坏香港法治的不是别人,恰恰是他们自己。邀外国势力直接插手干预香港的本地立法,无异于将香港的司法独立拱手相让;在外国政要面前对香港法庭说三道四,实际上就是在拆毁法治赖以存在的基石。

一月之前,美国以及英国当局公布所谓的“香港报告”,对香港的法治与政治作出干预与无理的指责,有的声称“香港法治受到打压”,有的声称“中央破坏香港法治”。然而,在这些所谓的“报告”的语句之下,难以掩盖的是对香港法治肆意批评的破坏之举,最受伤害的正正是香港的法治本身。但反对派对此有有半句“微词”吗?不仅没有,反倒主动迎合加入到抹黑诋毁香港司法制度的逆流当中。

一年之前,中央批准香港与内地就高铁西九龙站“一地两检”达成的合作安排,对于这项合宪合法合理合民意的决定,香港反对派刻意歪曲并散播政治歪论,攻击中央政府。而所谓的大律师公会还发表声明,批评人大常委会缺乏法理基础,等同“但凡全国人大常委会所说符合的便是符合,是回归后在香港落实执行《基本法》的史无前例的最大倒退,严重冲击『一国两制』的实施及法治精神”云云。如此漠视中央的宪制地位、如此歪曲香港所应遵循的宪制秩序,难道这就是“维护法治”的体现?

对待政府的合法行为,反对派无所不用其极去攻击抹黑,但另一方面,对于一些显而易见的违法行为与个人,则是肆意包庇美化。“旺角暴乱”主角梁天琦因暴动罪及袭警罪罪成,判监六年,反对派竟然形容梁某“勇于承担、不放弃香港”、是“香港英雄”;隐性“港独”组织“香港众志”,涉嫌冲击政府总部,政府检控,反对派又是群起包庇,攻击政府“政治检控”。

事实说明,不择手段破坏香港法治、唱衰香港司法制度的,不是别人,而是反对派一众政客。他们出于即将到来的选举考虑,出于外国政治势力的乱港要求,不惜将香港的“法治基石”作为自己政治前途的“踏脚石”、将香港市民的根本利益当作自己的“私利”!

维护香港的法治,绝不只是中央政府以及特区政府的工作,更应当是全体港人的共同责任和义务。事实上,香港回归至今21年来,维护法治方面的成就获得了举世的公认。一个基金会将香港连续21年评为“最自由经济体”,足以说明问题。如无高度的法治环境,试问自由从何而来?

扪心自问对得起香港人?

今年一月,世界正义工程(World Justice Project)公布的全球法治排名指数,香港在2017至2018年度法治指数中名列第16位,位居世界前列。如果香港法治程度像反对派所说的“已经不保”、“法庭不再独立”,又何来如此高的排名?讽刺的是,在同一排名当中,反对派眼中所谓的“自由灯塔国”美国,其排名仅在第19位,落后香港三位。如此数据,美国的政客以及香港的反对派又有何脸面去攻击香港的司法独立?而以反对派此次反修例逻辑,香港不应与法治水平低于香港的国家地区签订“引渡协议”,那么香港是否应该取消已经与美国所签订的引渡合作协议?

香港回归以来在法治方面所取得的成就,绝非偶然。在普通法辖区拥有非常高声望的英国最高法院院长廖柏嘉(David Edmond Neuberger),曾在一次公开演讲中指出,如果他发现香港的司法独立受到了损害,他就会要么站出来说话,要么辞掉香港终审法院的职务。而从他观察到的情况,他可以很肯定和自信的说,目前还没有发现香港的司法独立受到破坏。

事实说明,尽管遭受外国反华势力抹黑,尽管香港反对派极力诋毁,但香港的法律体系和法治依旧稳如磐石,这是所有人士有目共睹的事实。修订《逃犯条例》,是伸张正义、填补法律漏洞的合法、合理也是合民意的“迟来之举”,不仅无损香港原有的司法独立,更是在完善香港现有的法律制度,必然能得到香港市民的支持。

反对派或许可以继续唱衰下去,或许可以继续诋毁下去,但香港的法治绝不会因此而轻易受损。但他们为求达到一己之政治私利、为求满足于外国政治势力要求的所作所为,必须予以强烈谴责。他们应当扪心自问:对得起744万香港市民吗?对得起数万忠诚于法治的法律工作者吗?对得起在台湾冤死的香港少女吗?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前日在立法会的一句话说得好:“任何立法会的议员诋毁香港司法制度、认为香港没有司法独立或者说香港司法独立是『废话』,是辜负香港市民!……时常这么诋毁、唱衰香港制度,是否对得起港人?”

立即停止对香港法治的抹黑诋毁、回到理性讨论的轨道,是当前反对派所最迫切要做的。怙恶不悛,与民为敌,必遭民意唾弃!

来源:香港大公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香港 法治 司法独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