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大律师公会离政党还有多远?

大律师公会4月2日发表声明,将《逃犯条例》漏洞归咎於内地司法“往绩”不佳,批评特首启动个案移交缺乏监管。然而,声明内容违背事实,漠视“维护公义的执行”,否定本港司法独立,有误导公众之嫌。

误导公众反修订条例

大律师公会前主席汤家骅在facebook上慨叹,公会可能忘记了其章程第一条是“要竭力维护社会公义而非任何政治立场”,也没有提醒社会根据联合国决议,世界各国有责任尽量完善本国有关移交逃犯之法例,以达至有效打击罪案发生,而保障人权与建立有效移交法例并非对立,各国应认清有效移交之重要性。

去年发生的台湾杀人案,由於香港与台湾没有任何的移交逃犯安排,疑兇未能移交台湾接受审讯,导致某程度上逃离法网,这是绝对不公义的情况。政府提出修订《逃犯条例》就是为了堵塞漏洞、彰显公义。

但阻止公义彰显的不是别人,而是自诩公义把关者的大律师公会。如此举措,难怪社会要质疑公会有以专业包装政治之嫌,不但对死者家属造成不公,更对香港整体公义及法治,造成伤害。

声明竟然指法律漏洞是出於考虑内地与香港司法分野而“慎思而达”的决定。但是,漏洞就是漏洞,岂可说成是“慎思而达”的决定?这完全是指鹿为马的诡辩。

对此,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回应指出,现时没有法律容许政府处理港人在台湾杀人案,这就是漏洞。本港法律界人士也指出,内地已可以与不少国家互相移交逃犯,但对於“一国”之内的香港就没有做到,这的确是一个漏洞。

声明将条例不涵盖内地的原因,归结於内地保障基本人权的“往绩”与两地刑事司法系统的差异。但是,目前内地与55个国家签订了引渡条约,与64个国家签订了司法协助协议,包括英国、美国、澳洲、加拿大等使用普通法的国家。况且,内地近年大力推动依法治国,法治水平不断提升,与内地签订引渡协议或刑事司法协助条约的国家逐年增多,本身就是最好的证明。

公会声明指修例效果是把香港遣送疑犯到内地的限制移除,及授权特首全权决定是否进行个案移交。但是,正如律政司司长郑若骅澄清,特首启动移交程序后,本港法庭会审视证据和资料,并聆听辩方陈词,“被移交人士绝对有权在本港法庭上,就移交地区的证据及文件提出主张”,法庭的角色不会被削弱,经过公平审讯后才会由特首作出移交令,不是特首一人可以“话晒事”,过往亦有案例是法庭裁定不移交。

声明质疑特区政府不理会台湾当局诉求,难以进行修例,建议政府搁置修例,这不但如台湾当局将法律问题政治化,且呼应反对派教唆“台独”分子反修例,有暗撑“台独”之嫌。

立场先行丧失专业价值

大律师公会将法律问题政治化、“妖魔化”,干扰阻碍特区政府的立法工作,是其一贯作风,这使大律师公会的“专业”操守逐渐沦丧,逐步蜕变为与反对派相呼应的“政治组织”。

2002年在香港就《基本法》第23条立法进行谘询期间,当时由公民党梁家杰担任主席的大律师公会,竟然抛出要求特区政府“尊重在正当政治过程中推动分裂的正当性”、“民族自决”、“高度自决”论,开始公然主张搞“港独”分裂国家,肆无忌惮鼓吹与23条立法目的“对着幹”的论调,干扰阻止23条立法。

大律师公会於2014年6月11日就《“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发表声明,曲解白皮书本意,对於白皮书指法官要“肩负正确理解及贯彻执行《基本法》”,声明称香港的法官不需要接受指示,对《基本法》作出“一锤定音式的最终解读”。《基本法》是本港的宪制性法律,白皮书要求法官正确理解及贯彻执行《基本法》,是理所当然,大律师公会何来质疑之理?

全国人大常委会2017年12月27日批准香港与内地就高铁西九龙站“一地两检”达成的合作安排,翌日深夜大律师公会发表声明,批评人大常委会缺乏法理基础,等同“但凡全国人大常委会所说符合的便是符合”,是回归后在香港落实执行《基本法》的史无前例的最大倒退,严重衝击“一国两制”的实施及法治精神云云。企图干扰阻碍“一地两检”本地立法工作。

就在大律师公会发表声明干扰阻碍《逃犯条例》修例的翌日,大律师公会4月3日又就《国歌法》发表立场书,声称《国歌法》规定要以“符合其尊严”的方式奏唱国歌,出席仪式的人士要肃立和举止莊重,字眼空泛,在普通法和香港法例下“极罕有和不寻常”。又指草案中的部分条文是社会性和意识形态性质,作用仅为宣传爱国主义和社交礼仪,在没有任何可理解的理由下,偏离普通法的优良传统云云。

但是,尊重国歌彰显爱国主义是普世价值,更是各种仪式上的基本礼仪。全世界包括普通法的国家和地区都是一样,更何况是自己的国家。

大律师公会的以上“声明”、“立场书”和“意见书”,与一个“中立”、“客观”的法律协会组织的操守南辕北辙。汤家骅指出:“大律师公会作为专业团体,非常希望能用中肯、全面的角度提供专业意见,而非为推动某一政治立场,发表声明”。大律师公会不顾自己的专业操守和伦理,以政治凌驾法治,逐步蜕变为与反对派相呼应的“政治组织”,其发表的“声明”、“立场书”和“意见书”,也就丧失了专业价值。

作者:杨华勇    香港中华总商会副会长、全国工商联常委

来源:香港大公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