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大公社评:反对派“反移交”已趋荒谬和危险

特区政府移交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将进入法案委员会审议日程,眼前,立法工作具有极大迫切性,首宗可能移交的台湾杀人案疑犯近日有机会回复自由,长期存在的法律漏洞堵塞工作亦不能再旷日持久议而不决。

而令人不能不感到愤慨的是,在此一涉及社会公义和司法公正的重大决策面前,立法会反对派不仅不克尽议员职责、秉公办理,反而将之利用为又一次阻挠特区政府依法施政和挑起社会纷争的机会,刻意将问题政治化,更把矛头对準“一国两制”和内地司法。他们不仅已表明要不断“点人头”、“拉布”阻止草案通过,更扬言要对特首林郑月娥提出“不信任动议”,可说来势汹汹、嚣张之极。

事实是,对眼前反对派掀起的这一股“反移交”恶浪,绝不能低估其严重性和掉以轻心。从某一角度而言,这将会是特区继年前“佔中”、“旺暴”和“港独”之后面对的又一场激烈政治较量和衝击。多名反对派头面人物已经不讳言,重演当年“五十万人”上街是他们最大的“理想”。在他们口中,修订移交逃犯条例比二十三条立法“更得人惊”,港人社会对内地司法制度也一向心存疑虑。

眼前,反对派已决定孤注一掷,在“反移交”问题上“赌一铺大的”,不仅立法会内“公民党”、“民主党”等反对派议员“全力以赴”,就连一众“老饼”也空群而出,陈太远渡重洋在美国副总统彭斯跟前“哭诉”、陈日君说自己一向支持内地“地下教会”活动会被移交、“肥佬黎”扬言一旦修例通过后香港的新闻自由就会“玩完”,云云。

反对派此次之所以如此“心雄”,大力“反移交”,另一个原因是与当前的国际形势有关。他们认为,中美贸易纠纷及华为孟晚舟与5G事件等,已削弱了中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香港特区别的议题在西方国家一般不易引起共鸣,但提到“移交逃犯”,不仅涉及人权、公义,而且,不少西方国家都可能会有“切肤之痛”或担心“池鱼之殃”,担心在港人员有可能会成为被移交的对象,一些外国商会因此发声明表示“关注”……。

反对派在“反移交”问题上机关算尽,自忖内有“民意”支持、外有西方“关注”,立会内酝酿对特首提“不信任动议”,社会上则密锣紧鼓组织“大遊行”,甚至一再对内地司法制度作出公然的诬衊和抨击,事态已被推至相当荒谬和危险的境地。

特区政府提出修订移交逃犯条例,完全是一项法治决策,目的是堵塞法律漏洞,不让坏人有机可乘,从而完善本港的法律和司法制度,是完全符合“一国两制”和市民整体利益的。反对派以为藉此可以再一次掀起政治风浪,抗中乱港,阻挠特首和特区政府依法施政,製造社会对立分化,这在法理和公义面前是站不住脚的,其政治图谋更不可能得逞,最终只会输得比“佔中”和“旺暴”更难看。

来源:香港大公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