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挫败反对派阻挠图谋

反对派为阻挠《逃犯条例》修订,极尽歪曲、抹黑之能事恫吓市民,在上星期“民阵”的游行之后,反对派又企图“围堵立法会以暴阻法”。特区政府和建制派议员要顶住压力,尽快完成立法会的审议工作,社会各界更应积极发声,支持修例顺利通过,挫败反对派的政治图谋。

借反修例游行鼓吹“港独”

上星期“民阵”的游行可谓激进反对派与“独派”的大杂烩,他们在游行中高喊“港独”口号,如“我系香港人、不坐支那监”等,“香港众志”拉起“『引渡』返『大陆』,香港变黑狱”的恐吓标语,“占中三丑”陈健民、朱耀明、戴耀廷,“祸港四人帮”中的3人,包括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天主教香港教区退休主教陈日君、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亦有现身。一众“港独”分子充斥“民阵”整个队伍,已超出了《逃犯条例》修订的关注内容,清晰地反映了反对派借反修例游行鼓吹“港独”的目的。

反对派过去把相信法庭、尊重法庭高唱入云,部分“占中”、“旺暴”以至其他一些暴力乱港案件,法院和法官判决罪名不成立,即使在判决后社会有不同意见,反对派动辄扣上“藐视法庭”的帽子。修订《逃犯条例》赋权香港法院就是否移交逃犯作出裁决,反对派却声称“香港法院无能力把关”,公民党前主席余若薇称,香港法庭能够起把关作用的讲法是“废噏”,因为香港法庭不能正式审理案件,只能充当“过冷河”的方式,透过证供审视申请方是否符合引渡的条件云云。

但是,余若薇在2015年8月在报章撰文,题为《仍要相信法治》,当中提到“试想想,若果从事法律者都不相信法院,这是多么恐怖的事。”余若薇现在却以今日之我打倒昨日之我,暴露真正“藐视法庭”的是反对派。

真正“藐视法庭”的是反对派

行政会议成员、资深大律师汤家骅表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赋权法庭有裁决权,而条文列明如裁决可能受疑犯的政治意见影响,即“不可”被移交,他指出,部分“有法律背景人士”指香港法庭对是否移交逃犯的处理能力有限,是“对香港律师、司法界最大侮辱”。

回归以来,香港与英美等20 个司法管辖区签署移交逃犯协定,并与32个司法管辖区签订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协定。但有关法例订明不适用于香港与内地其他地区之间,导致本港与台湾、澳门和内地至今仍未有一套逃犯引渡机制,令不少罪犯利用现时的引渡漏洞逃避刑责,令香港成为罪犯的“避难所”,这是对刑事司法的嘲弄。

前刑事检控专员江乐士指出,内地自香港回归以来,向香港移交了约200名刑事疑犯,但香港却没有向内地移交任何一名逃犯,做法并不相称,故一定要打破现时的困局,而保安局提出的修订是重要一步。公安部前副部长陈智敏在北京接受港台访问时声称,从内地逃至香港的重犯有300多人,全部“有名有姓”,又指“香港有很多逃犯逃到内地来,内地不是也全力以赴配合协助遣返给香港警方?”

《逃犯条例》草案已于立法会进行首读及二读,能否通过修订《逃犯条例》,已是摆在眼前一场恶仗,如果反对派阻挠《逃犯条例》修订的企图得逞,特区政府管治威信受重创,今后施政困难增加,香港社会也难免又分化对立,再陷泛政治化的泥淖。特区政府和建制派议员要顶住压力,勿让反对派阻挠《逃犯条例》修订的企图得逞。同时进一步做好修例的解释工作,消除误解和忧虑,争取最大民意支持;社会各界更应积极发声,支持修例顺利通过,挫败反对派的政治图谋。

作者:杨莉珊 港区全国政协委员 九龙东区各界联会常务副会长

来源:香港文汇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