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占”祸煽“独”搞激 累港内伤未愈

■違「佔」荼毒青年,校園屢屢出現圍堵等亂象。圖為港大校委會被衝擊。 資料圖片

■违“占”荼毒青年,校园屡屡出现围堵等乱象。图为港大校委会被冲击。 资料图片

星岛环球网消息:《文汇报》报道,2014年历时79日的违法“占领”,当时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堵塞主要干道、影响市民生活,打击“占领区”的经济,影响香港整体旅游发展和盛事的举办,但这些“表面伤口”,都能在“占领”清场后逐渐修复,以至不留痕迹。

不过,一些更长远的影响,如破坏了香港的法治精神,其后衍生出的旺角暴乱、反对派野蛮违法事件,以及对年轻人的种种煽动,灌输一围二闹三冲击的思想,也令大学校园过去数年无法过得安宁,围堵、辱骂师长、冲击高层会议的行为常见。同时,由“占领”催生的激进政治主张,包括“港独”问题等,由当时至现在仍不断困扰香港社会。

讽刺的是,这场声称要争取“真普选”的行动,没有为香港带来普选,只为香港带来无数问题、对立与撕裂,令重启政改更加困难。

祸害一︰破坏法治 “违法达义” 催暴乱港

要论违法“占领”的祸害,最显而易见的就是破坏社会法治。香港社会向来重视法治精神,但违法“占领”中一直鼓吹所谓的“违法达义”一说,煽动示威者无视香港法律、警方劝喻,上街非法聚集,霸占全港市民共同拥有的地方,并破坏公物以制造路障。个别人更故意冲击、挑衅警方,在网上发布如何制造武器等讯息,做法令人心寒。

这种无视法治的后遗症亦于2016年初展示无遗。2016年初的农历新年,激进示威者发起所谓的“鱼蛋革命”,声称自己是要为小贩“抗争”,事实上却是发泄一己的怨恨,发起了一场旺角暴乱。一众暴徒破坏110平方米的路面面积,15处地方逾2,000块地砖、6个路牌、75个垃圾桶及2部警车被毁。暴徒掷砖、纵火、伤人的行为,最终令逾百警员、记者、市民受伤,当中91人为警员。

至去年,民主党立法会议员许智峯在立法会大楼内强抢政府女EO(行政主任)手机时,同样认为自己有权如此违法去所谓“搜证”,可见也是所谓“违法达义”的延伸。

祸害二︰学界乱象 荼毒青年 校园搞激

“占领”后衍生出对年轻人严重的影响,校园间的“占领”、罢课、围堵、冲击越趋常见。多所院校其后的开学礼、毕业礼等都出现被个别“黄丝”学生骑劫的情况,令大学礼堂成为他们表达政见的“舞台”,撑黄伞、作出不文手势等等。

其后部分院校先后出现学生的所谓“抗争”行为,例如2015年5月,浸会大学曾出现一群激进学生声称要“自己拣校长”,硬闯会议室包围聘任委员会委员,要求校方半小时内给予答覆,所为震惊学界。事隔不足3个月,香港大学学生会及部分校外的学生甚至身份未明者,在公民党等人以校友身份的“吶喊助威”下,也出现围堵校务委员会成员的乱况,并要求委员交代委任副校长一事。岭南大学亦曾出现学生包围校董、举办粗口音乐会等乱象。

去年初,浸大又再出现一群学生“占领”语文中心、辱骂教职员的情况;去年10月,又有理工大学学生因“民主墙”的使用方式去围堵大学师长,作出辱骂诽谤及暴力行为,再度震惊社会。这些动不动就围堵、“占领”、冲击的行为,与“占领”时的手段如出一辙。

祸害三︰催生“独”祸 激进冒起 遗祸深远

违法“占领”之后,激进势力以至“港独”政团因而冒起。“旺角暴乱”中的主事者,不少都来自在“占领”期间开始形成的“本土民主前线”。“占领”期间,“本民前”发言人黄台仰在“占领区”结识了大批厌恶传统反对派的激进“本土派”中人,在违法“占领”被清场后,最终在2015年1月正式成立激进组织“本民前”。

“本民前”排斥内地的一切,大力挑动两地矛盾,其中一些所谓的“反水货”行动,就有“本民前”大量的参与。此外,该组织主张“以武制暴”进行“抗争”,并鼓吹“港独”,在2016年的立法会换届选举中,该组织的梁天琦更以“港独”主张为政纲报名参选,其后因言行与香港基本法有牴触,被选举主任宣告提名资格无效。梁天琦声称自己“被打压”,扬言要搞“时代革命”。

另外,被视为“伞后组织”的“青年新政”,一开始就以所谓的“本土派”自居,至2016年立法会换届选举中胜出后,在立法会宣誓时竟辱国辱华,并公然鼓吹“Hong Kong is not China”的“港独”思想,最终被法庭裁定丧失议员资格。

已被禁止运作的“香港民族党”,其召集人陈浩天亦向媒体表示,其启蒙者是“占领”时认识的人,而该人亦是“民族党”的成员,声称他们经常一起聚会,以构建“港独”论述。

祸害四︰阻港进步 政改窒步 普选路遥

虽然违法“占领”行动对外宣称是要“争取‘真普选’”,但事实是当年未有人大决定的“8.31”框架时,有关人等已积极筹备“占领”,并曾作出所谓的“预演”,可见有关人等是将自己的“政治骚”放在所谓的“真普选”前。

至“占领”正式爆发,历时79日的违法行动对社会各方面都带来冲击,所造成的社会撕裂和对立有目共睹。不少政界人士都指出,若反对派依然坚持要撤回“8.31”决定,重启政改是不现实的事。

今届政府上任后,特首林郑月娥亦明言,贸然重启政改等于“撼头埋墙”,伤的是香港社会。她表示,自己曾见到社会因为一次政改而受伤,其后仍有很多后遗症,故会先营造有利推动政改的社会氛围,但目前对重启政改仍未有确实时间。由此可见,如此大型及冲击社会的违法行动,最终只会令争取落实普选的路更为遥远。

祸害五︰激化矛盾 社会撕裂 嫌隙难弥

违“占”期间,社会撕裂严重,部分持不同政见立场的朋友,经过一轮唇枪舌剑,结果闹翻,造成了一股“unfriend”潮,将与自己意见不同的人“unfriend”(移除朋友),手机通讯群组亦“退群”不断。当时不少人都体会到,只要在手机通讯群组转换黄、蓝丝带的头像等,就会引起朋辈间连番争论、批斗,演变为“嘈交”群组,有同学因而“退群”,就算一句“为何要去到咁尽”的感慨语句,也会被同学、朋友狠批为“五毛”、“港猪”。

也有家长更因此和子女产生矛盾,亲子关系变得紧张,部分家长与子女因“占不占中”而闹翻,即使父母叫子女,子女也不理不睬。

在网上讨论已能争个面红耳赤,站在“占中”矛盾最前线的警察更是“首当其冲”。当时不少“占领”支持者因为朋友身为警察而恶言相向,并在网上社交平台“unfriend”他们;更有警员子女因父母身份被同学批评,令警察感到既无奈又难过。

时至今日,这种撕裂对立虽有所减退,但仍然未能治愈。

祸害六︰瘫痪交通 阻路瘫港 民生受损

违法“占领”长达79天,最终以失败告终,所“占”地区由一开始的金钟,扩展至后来旺角和铜锣湾均出现违法“占领”,多条主要干道突然被霸占,“占领者”在道路上架起帐篷,有人打麻将、有人打乒乓球,严重影响市容之余,也令三区交通堵塞、市民出行受阻。

违法“占领”期间,不少职业司机生计因此大受影响。当时就有的士及小巴业人士指出,“占领”以至针对内地旅客的所谓“光复”行动等,严重损害香港形象,令内地访港旅客大减,他们生意饱受打击。他们均希望香港社会稳定,这些破坏香港安宁的事件不会再发生。

此外,堵塞交通也影响不少市民的日常生活,除了上班族在“占领”开始时面对交通改道、堵塞的问题,而导致迟到外,部分学生也一度因为违法“占领”而停课,可以上课的则因“占领”阻路而迟到,令受牵连地区的学校、家长、学生都大为紧张,生活大受影响。

祸害七︰摧残经济 市道受挫 损失惨重

身处“占领区”的商户无辜受到牵连,包括银行、珠宝店、餐厅等纷纷停业,以避过冲突和混乱。即使后来恢复营业,生意额也因为附近的违法“占领”而大跌几成,个别店铺无奈结业,旅游业、餐饮业、零售业大受打击,职业司机同样生计受损,不少行业在该两个多月的损失,都以数十亿元起计。

违法“占领”不但破坏社会秩序,更拖累经济发展,令不少商户生意大受影响。有上环海味店职员指出,“占领”期间的封路令入货速度大受影响,令即日到货变成要延迟一两天,导致部分腊味变坏,令当时店铺生意额大跌20%至30%。另有店铺东主直言,“占领”期间生意“静到不能再静”,内地零售商亦减少来港入货,导致生意大跌。

事实上,当时因为违法“占领”,不少盛事都要改动甚至取消,严重影响香港形象。例如当年的美酒佳肴巡礼需更改举办场地,并有一成参展商退出;而原定于当年12月举办的香港国际公路单车赛亦取消等。据政府当局在2014年对立法会的回覆,当年10月的非内地旅客访港数字较上一年同期下跌3.5%,当年11月1日至17日的非内地旅客访港数字更较上一年同期下跌7.5%。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占领 违法 政改 祸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