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冯炜光:去美国卖港应被DQ吗?

两位立法会功能组别议员郭荣铿、莫乃光和几乎已没有人记得的前高官近日去美国一趟,回来得意洋洋地说,今次获高规格接待。3人今次是应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邀请去的,这3位都正在享用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公帑,是否应向港人坦白交代此行的一切细节,包括所有见过的美国官员或非官方人士、谈过的话,尤其没有公布的细节。

当郭荣铿在无线电视清谈节目中被主持人问到,是否唱衰香港时,郭以“三个视而不见”来回答。 郭说:“难道你对有外国记者被驱逐出香港, 视而不见?难道你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视而不见?难道你对有议员被DQ,视而不见?”

笔者的回应是:这3件事中有两件和基本法有关,余下一件和彰显法治公义有关。

举例,倘若郭荣铿今次在美国顺道搞一个研讨会,讨论阿拉斯加应否回归俄罗斯,你看美国政府会有何反应?根据历史,阿拉斯加是1867年(距今不到200年)以约700多万美元买回来的,俄罗斯今天可以用数倍计的美元赎回吗?这问题在学术上是可以探讨的,但政治影响却十分重大。倘若有外国记者在纽约的记者组织搞“阿拉斯加应否归俄”论坛,而郭荣铿又出席的话,他还会获彭斯和佩洛西接见?

分疆裂土,对任何国家包括美国在内,从来都是敏感题目。

至于说被DQ,郭荣铿为何不问问彭斯和佩洛西,反对美国宪法,不承认美国宪法的人,能出选美国国会议员吗?凡是被香港政府DQ的人, 都是违反基本法,都是主张“自决”和“港独”的。当然还有4名是因为宣誓不真诚,于是被法官依法 DQ。

至于逃犯条例,移交逃犯是国际司法互助的惯例。好几年前,赖昌星也从加拿大被引渡回内地。连反对派视为法治完善的加拿大都对内地有信心,为何反对派没有?法国和意大利等国家也和内地签订了逃犯引渡协议,反对派议员又有什么话说?法国和意大利不担心,郭荣铿有什么好担心?

说到底, 把香港事务拿去和美国政府和国会讨论是荒谬的, 是别有用心。郭或许会说:“有不少美国人也居住在香港,香港事务也影响他们,故要和美国政府讨论。”若用这个逻辑,我们也有不少中国人居住在美国,不少华人子女也在美国上学,两年前有逾80万美国中学生集会要求加强枪械管制,以减低校园枪击事件,但没有结果。

倘若美国的中学生跑来北京见我们的国家副主席,诉说他们饱受校园枪击威胁,要求中国政府以“保障当地华人”为名, 要求美国政府加强枪械管制,你猜美国舆论会如何反应?肯定会把这些中学生轰到体无完肤,肯定会说中国干预美国内政,说不定美国国土安全部会调查这些学生。

享用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公帑的议员,跑去美国告状,要求让美国干预香港事务,这算不算违反了基本法23条中“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是否违反了23条的精神呢?明年选举,特区政府是否应取消郭荣铿和莫乃光的参选资格?

作者:冯炜光

来源:文汇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