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名家时评】英国国会报告曲解“一国两制”

英国国会外交事务委员会发表报告(以下为报告),表示忧虑香港在现实中,正迈向“一国‘1.5’制”,并提出英国政府应把香港议题,在以后每次部长级访华行程或中方部长级访英时提起。报告列举的担忧事例是港府利用《社团条例》禁止鼓吹“港独”的“香港民族党”运作,亦令委员会十分关注。委员会相信中国政府对香港的态度,正逐渐步向“一国一制”。英国国会的这个结论是一个错判和曲解,没有认识到反“港独”恰恰是“一国两制”制度设计的基本内容。国家正在不断进步,未来和香港共同迈向“一国良制”是共同目标。

香港回归,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于1997年7月1日对香港恢复行使治权,就连报告中也明示,“相信‘一国两制’的原则,英国政府有权表明独立并非香港的现实选项”。其实,“港独”不仅“并非香港的现实选项”,更是“一国两制”所不允许,是违反“一国两制”的基本原则。这种与“一国”主权相违背,直接挑战主权的分裂国家行为,已经超越了“两制”的范畴。

我们所见,“香港民族党”有组织、有纲领、有行动,远超出在报章、会议、公开场合谈论自己的想法、观点,这一点不是以“言论自由”可以轻描淡写、一笔带过。报告中的事实认定有误,特区政府根据《社团条例》取缔“香港民族党”,是禁止其挑战国家主权的行为,并没有以言治罪。

言论自由是指公民可以按照个人意愿表达意见和想法的法定政治权利,言论自由的权利在任何国家通常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限制,例如发表诽谤中伤、猥亵、威胁伤人、煽动仇恨、侵犯版权的言论,或者侵犯他人人权的行为都被禁止,更何况是挑战基本法、挑战国家主权的行为。

香港回归祖国、实行“一国两制”已经22年,仍然保持全世界最自由的经济体;和22年前的香港相比较,社会制度、生活方式没有大变化,“马照跑、舞照跳”。

1987年4月16日,邓小平在会见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时,谈到“一国两制”的方针。邓小平说:“今天我想讲讲不变的问题。就是说,香港在1997年回到祖国以后50年政策不变,包括我们写的基本法,至少要管50年。我还要说,50年以后更没有变的必要。”

为什么邓小平特别强调,50年后更没有变的必要?那是中国内地也发展了,也现代化了,甚至在某种程度更具有制度优势,香港和内地互相融合,相互提携,可以创造出更适合的发展模式,更有利“一国两制”。这应该是方向,香港目前有制度优势,仍需要改变和革新。

作者:纪硕鸣 资深评论员

来源:文汇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