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讼党勾英干扰修例 政界促他国勿插手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在香港反对派请求外国势力“支援”下,英美方面接连干涉香港特区的《逃犯条例》修订工作,最新为英国国会十数名议员联署,动议英国政府检视修例影响,并向特区政府“提问”;同时,英国驻港总领事贺恩德已向特区政府“表达关注”,认为特区政府要用更多时间做咨询云云。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家麒和郭荣铿亦立即“和应”有关说法。多名立法会议员昨日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强调,《逃犯条例》为香港的内部事务,其他国家不应插手过问。

除了贺恩德向特区政府干涉本地的《逃犯条例》修订外,根据英国过气政客组成的“Hong Kong Watch(香港监察)”的消息,13名英国国会议员作出联署,动议英国政府检视修例工作对英国与香港逃犯移交安排的影响。他们声称,担心修例会令“泛民”、记者、持不同政见者和外国国民包括商界领袖被移交云云。

多名反对派立法会议员包括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和郭家麒等,随即附和有关说法。郭荣铿声言有关说法是“迟来的发声”,认为特区政府应该“从善如流”、“多听国际社会的意见”。

郭家麒则称“大部分”与香港有商业关系和有公民在港的国家,都对修例有“担忧”,他声言修例会“破坏”香港法制。

民主党主席胡志伟声言,英国国会议员不信任香港修订逃犯移交安排,条例通过后,将会“严重影响香港的独特优势”。

梁美芬:修例彰显公义

对于有关言论,城市大学法律系副教授、经民联立法会议员梁美芬指出,今次启动《逃犯条例》的修订工作,旨在令公义得以彰显,由于修例工作为香港内部事务,其他国家不明当地的实际情况,不应该插手过问。至于郭家麒等人的和应,梁美芬批评有关言论对事件并无任何帮助,对香港只会“有害无益”。

梁志祥:反对派夸大其词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梁志祥表示,这些所谓“评论”都是大同小异,并无任何新意,目标就是要拖垮《逃犯条例》的修订,扰乱特区政府的施政。

他指出,过去国家与不同的国家及地区签订了引渡逃犯协议,为何当时不担心,到现在才“扰心及忧虑”,实在令人费解。至于郭家麒等反对派的言论,他批评有关人等凡事均夸大其词,早前讨论高铁香港段“一地两检”时,同样扬言内地公安会在高铁站跳出来拘捕港人,但事实上并非如此,奉劝有关人等不要做外国势力的“应声虫”。

何俊贤:政客抽水辱民智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何俊贤指出,英国面对脱欧危机,早惹国际社会耻笑,英国国会议员不务正业,继续沉迷干涉香港内部事务,直言如此政客所为全为捞取政治本钱,根本不值一哂。

至于反对派却对此等言论“如获至宝”,他质疑有关人等是对“主子之言”不得不唯唯诺诺,强调《逃犯条例》的修订并非有关人等所说的“随便拉几个犯”便可移交到内地,批评这些说法是唯恐天下不乱,简直侮辱公众智慧。

何俊贤指出,是次修例有助处理台湾谋杀案,属人命关天,“反对派以此捞取政治本钱已属无耻,为政治本钱更不惜‘引清兵入关’,向英摇尾乞怜,实在不知所谓。”

外交部:外国无权干涉中国内政

就英国驻港总领事向特区政府表达了对《逃犯条例》修订工作的“关注”、英国国会多名议员就事件联署要求英国政府“检视”,外交部发言人陆慷昨日重申,有关工作是香港特区的内部事务,也就是中国的内部事务,其他国家无权干涉。

陆慷昨日在例行记者会上指出,特区政府采取的修例做法,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已就此表明立场,“实际上,这是为了加强香港特区同其他地区和国家之间开展合作所采取的必要措施。其他国家以此做文章,来干涉中国内政,我们坚决反对。”

反对派选委声明偏颇 不能代表法律界

反对派法律界选委昨日发表联署声明,要求特区政府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声称法庭把关角色有限云云。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回应时指,从法治角度需要有一个制度处理,而非就每宗案件立一条法例处理。多名法律界人士昨日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表示,该份联署声明的内容与近日反对派的论调如出一辙,批评有关人等无视草案内容、政府解释,及国际上要求各地政府完善移交逃犯法例的要求,有关意见绝不代表法律界。

大律师公会主席戴启思等30名法律界选委昨日发表联合声明,称若通过修例,将“严重损害”国际社会对香港刑事司法制度和人权保障的信心,促请政府撤回。他们续称只须表面证据成立,法庭就会发出命令,门槛“非常低”,法庭的角色“相当有限”。他们声称,特区政府与台湾方面签协议制订移交逃犯的单次安排,又或者修改《刑事司法管辖权条例》等,以让香港法庭审理港人涉境外谋杀案,都比现行修例建议更为合适。

郑若骅:建立制度处理移交

郑若骅昨日回应传媒就事件的提问表示,今次修例旨在建立一个制度,处理移交逃犯安排,不是只为一宗案件而作出安排,“若就一件谋杀案立一条条例,其他的案件又如何呢?所以希望大家从整体上我们需要一个制度的情况下,理解《逃犯条例》的修订。”

汤家骅批声明无视人权公约

行政会议成员、资深大律师汤家骅昨日指出,这批法律界选委为反对派的30人名单,其意见与反对派的意见如出一辙,完全没有详细解说草案的内容。

他又指,声明没有理会国际人权公约的保障内容,因为联合国动议45/116及修订动议52/88指出,世界各地有责任尽量完善有关移交逃犯的法例,以达至有效打击罪案;而第八条更指出保障人权与建立有效移交法例并非对立,大家应认清有效移交的重要性。

何君尧:修例堵塞法律漏洞

前律师会主席、立法会议员何君尧表示,该30名法律界选委简直是不知所谓。他指出,过去香港受到港英政府阻挠,现修订《逃犯条例》,就是要填补一宗香港少女在台湾被杀案引申出来的法律漏洞,完全不涉及政治因素。

他又说,中国已与不同国家签订引渡逃犯协议,不明为何香港修例要被反对派“妖魔化”。

傅健慈:捍卫公义打击犯罪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秘书长、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傅健慈指出,修例的目的,是为了堵塞法律漏洞,捍卫公义,打击跨境犯罪,符合国际惯例,是一个与时俱进的法律改革。

傅健慈批评,该30名反对派选委并不代表全体法律界,他们反对修例的论调跟反对派如出一辙,里应外合,危言耸听,只是政治炒作,抹黑内地,试图贬低法庭的把关能力。

他重申支持修例,强调修例符合香港整体的利益,彰显公义法治,避免香港沦为犯罪者的避难天堂,有利于维护香港的国际声誉和优良法治地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