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九丑今判占痛未已 陈健民学生:老师教犯法 好失望

图:违法“占中”遗祸深远,陈健民(左起)、戴耀廷、朱耀明等“占中九丑”今日会面对法庭裁决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戴耀廷、陈健民、朱耀明煽动香港年轻一代参与违法“占中”,遗祸深远余痛未止,包括三人在内的“占中九丑”今早在西九龙裁判法院面对判刑。曾是陈健民学生的“90后”教师穆家骏直言,陈、戴身为学者,却公然教年轻人违法,衍生出一批“港独”、暴力组织,令人失望,强调“肆意牺牲他人权益而得来的所谓‘公义’,有何公义可言?”对于“占中”令社会日益撕裂,“工记小花”陈颖欣质问一众“占中”搞手:“为什么不让自己的子女去‘违法达义’,却让别人去做炮灰?”她强调,违法者必须付出代价,期待法庭裁决伸张正义,给年轻人正确指引。

陈健民学生:老师教犯法,好失望!

图:穆家骏

培侨中学“90后”教师穆家骏大学毕业后,面对的第一个社会重大事件就是违法“占中”。当他看到曾经教授他社会学课程的陈健民公然呼吁民众“占中”时,内心尽是失望。

“我2010年上过他的课,印象中他是温和学者形象,岂料四年后变得那么激进,竟然公开教年轻人违法。”在穆家骏看来,“占中”之所以对年轻人有煽动性,与三名“占中”发起人中有两人是大学教师不无关系,因为对学生而言,老师具有相当的权威,影响力较家长更大,“他们曲解‘违法达义’,令部分年轻人走向极端,后来出现的一批‘港独’、暴力组织都或多或少受此影响。”

穆家骏在违法“占中”发生期间已仗义执言,曾于维园驳斥“学联”向特区政府提出的无理诉求,然而,当他回到家上网时,却发现一些朋友在Facebook上将他“unfriend”(移除好友)。不仅如此,当时仍在读大学的学弟学妹曾向穆家骏诉苦说,本来想好好读书,但有参与“占中”的学生竟冲进课室,声称“我们已经停课了,你们怎么还在上课!”他感慨道:“无论表达任何诉求,都不应将自己的自由凌驾于他人之上,肆意牺牲他人权益而得来的‘公义’,还有何公义可言?”

“占祸”毁生计 家庭破裂无从缝补

图:陈颖欣

违法“占中”让撕裂与分化蔓延到社会每个角落,“后遗症”至今仍未根治。现任工联会区议员陈颖欣在“占中”发生时刚刚大学毕业,她坦言,当时和很多年轻人一样,“对很多事情都不确认”,只是带着一腔热情追逐梦想,确实容易被煽动。不过,她在“占中”期间从事地区工作之时,亲眼见到无数市民的生计受“占祸”影响,多个家庭因而破裂,令她有很深的感触:“现在事件虽然已经过去,但由此造成的家庭裂缝却不是一时三刻可以缝补的。”

陈颖欣指出,违法“占中”发起人用“公民抗命”去包装,鼓动年轻人去做所谓的“违法达义”,但他们的子女却没有参与其中,“这就很能引起年轻人反思”。对于“占中九丑”今日判刑,陈颖欣强调,香港绝不是无法无天的地方,违法者必须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希望法庭裁决伸张正义,给年轻人正确指引。

占祸伤害你我他

关先生(配匙店店主)

违法“占中”时,百德新街与怡和街交界晚上好静、好冷清,无人买嘢,最受影响是自己的工作,即使有客人要求上门服务,但周围无车坐,都做唔成,当时好希望“占中”早日完结。

陈先生(兽医)

“占中”期间,部分在湾仔、铜锣湾一带的宠物主人,因路面交通瘫痪,求诊路途受到影响。我不认同霸占街道来表达诉求。

刘太(退休人士)

当时仍做公关工作,记得有次上司派我去见客,搭公司车前往目的地时,因为交通瘫痪,结果迟到,严重影响正常工作。每个人有表达意见的自由,但不能以影响其他人生活作代价。

黄先生(市场营销)

身边有不少人的生活甚至情绪均有影响,有的与家人的关系转差,有的与朋友发生争执。不认同他们的表达方式,更无助于建立沟通,事实上的确为社会带来不便。

校长:“有些老师教坏了学生”

有中学校长表示,违法“占中”对学界影响深远,若教师受影响,认同甚至鼓动学生“违法达义”,学生价值观难免被扭曲,在轻视违法后果的恶性循环下,学校秩序以及社会法治将受到严重破坏。

中学校长简加言说,“占中”壮大了年轻人不顾后果的行为。有些人轻易利用一些问题无限上纲上线,一些社会人士也喜欢制造话题,通过传媒煽风点火,影响了同学的价值观。

资深中学校长雷其昌表示,“占中”鼓吹者散播“违法达义”,参与者肆意攻击公务员和警察,捣乱社会秩序,用非法手段以求达成个人目的,这些对社会和年轻人都造成不良影响,灌输相当错的观念。结果不少无知者,包括青年以至中年人,都受到误导而做错事,有的更被判处入狱,所付代价相当沉重。

香港中史教师会会长李伟雄说,“占中”鼓吹者不准自己的子女参与,却鼓动其他年轻人违法,心智不成熟者被利用,结果陷入牢狱。“占中”亦凸显本港青少年不了解基本法,这反映出基本法教育的缺失。他说,教师也应自我反省,是否在言谈和教学时,有意无意给予学生负面影响,“不容否认,有些老师是教坏了学生。”

许Sir:每个人都要为所做的事负责

图:许Sir在长达79日的违法“占中”期间,几乎每天主持记者会向传媒讲述最新情况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所做的事负责”,于“占中”期间有“四点钟许Sir”之称、时任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许镇德,在“占中”案裁决前夕接受《大公报》专访时如是说。时任警察队员佐级协会主席陈祖光则坦言,当时前线对管理层“不即时执法”的决定有疑惑,但事后明白,前警务处处长曾伟雄考虑到当时的政治环境,做出了正确的决定。他又批评,政治人物本身是社会意见领袖,却带头以违法手段美其名“抗争”来表达诉求,对市民起了很坏的榜样。

2014年长达79日的违法“占中”,许镇德几乎于每日下午四时,在警察总部记者室主持记者会,向传媒讲述最新情况与交代警方行动,因而有“四点钟许Sir”绰号,他在记者会上每天都说的“I will now recap in English.”(我现在以英文覆述一次),更成为网上流行金句。

每日开记招 显警队高透明度

许镇德接受大公报访问时,引述其前上司、时任警务处处长曾伟雄在大公报独家专访中提及的三个“心”:军心、民心、信心,他说自己当日的职责,正正是关乎民心和信心,“话畀市民听发生紧咩事”,公布警方的应对方案、将会怎样做,例如清场前预先公布,及时回应失实的报道,显示出警队的高透明度。

许镇德忆述,当时工作非常繁重,“八个字:‘日以继夜,夜以继日’”,最困难是核实现场发生的情况,电光火石之间,“连哪一位同事在现场都不知,点问?”事过境迁,去年已退休的许镇德淡然说,法庭对“占中”自会有判决,“每个人都要为自己所做嘅嘢负责任。”

陈祖光:前线曾不理解管理层决定

曾伟雄在大公报专访中忆述,当时警队不即时执法是忍辱负重,要做对香港最好的事。警察员佐级协会前主席陈祖光昨日对大公报记者说,读过这篇报道后深感认同。他说,

“占中”是史无前例的事,当时前线的想法与管理层有很大的出入:“大家都问,点解唔即刻执法?”“现在看来,曾Sir当时的决定考虑了当时的政治环境,是有道理的。”陈祖光说。

陈祖光形容,“占中”对警队是很大的考验,经历“占中”一役,警队痛定思痛,指挥训练、装备以及处理政治纠纷的手法明显改进。他认为,外界更应关注“占中”对社会造成严重的伤害。陈祖光批评政治人物本身是社会意见领袖,背后有一班支持者追随,却带头以违法手段美其名“抗争”表达诉求,对市民起了很坏的榜样。他直指,近日在山林道挑衅警员的黑社会也有样学样,“违法嘅人梗系话自己做得啱,政治人物都话咁系抗争,普通市民点解唔可以?”

救援受阻 警察消防疲于奔命

图:前线警员不单要承受心理煎熬,连送饭到“占领区”内的车都要被人检查,才能有饭吃

当年有份处理“占中”的官员忆述,示威者当年占领道路期间,警方及消防处理求助及紧急救护的效率大受影响。

有资深救护员向大公报记者表示,“占中”初期大量道路堵塞,花较多时间到达召唤现场,幸没有因延误而造成生命危险。

翻查资料,消防处在当年9月28及29日,中区救护召达准时率由逾九成降至六、七成,最极端个案在接到求救后,43.5分钟后才能到场救治伤者。

“我哋系为700万市民服务!”

“占中”期间,亦有窃贼趁警力分散,在“占领区”附近频频作案。湾仔某大厦的居民曾经在凌晨回家后发现家中被爆窃,报警之后多名警察迅速赶到现场,此后亦有警员打电话跟进案件。居民说:“你哋处理‘占中’咁忙,仲有时间睇住呢单case啊?”警员即时表明:“因为我哋系为全港700万市民服务!”一句话令这位“占中”苦主颇为感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