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陈方安生的“笑”

一向笑容可掬的陈方安生女士,最近不大会笑了。

前不久,会笑的她,拉着两个不甘寂寞的伙伴,不远千里万里跑到美国,无非是见见“美国亲人”,倒倒心中的苦水,告告特区政府的“洋状”。令人始料未及的是,她以八十高龄远涉重洋,却换不来美国人的“亲情”、香港人的“同情”。美利坚以“短暂”会见敷衍她,香港人也并不念她“劳苦功高”,还骂她“汉奸港奸”,数典忘宗。此时,陈方安生女士的内心,会多少有些崩溃。

在香港,陈方安生女士可是有名的会笑。因为笑,市民称之“陈四万”,“四万”的人生也因之盘满钵满。1948年8岁来港后,每看到外国警员高高扬起的皮鞭、洋人法官沉沉落下的法锤,方安生女士便忘记了随家人南迁时对共产党政权的恐惧,只是感受到金发碧眼的高贵与威严,笑容便在她的人生植下了深根。她笑容可掬,获得了英国文学学士学位、英帝国司令勋章、港英时期太平绅士,直到出任港英政府首位华人女布政司(最高政务官)时,陈方安生女士的人生,便已达到他人遥不可及的巅峰。

陈方安生女士的笑,多少有些自豪。英国人管治香港时,作为首位华人女布政司,她应该笑,发自内心地笑——毕竟,是英国人的青睐让她的人生得以丰满。“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后,作为回归后首位女政务司司长,她也有理由笑——毕竟,自己和家人曾经背弃的中共,却不计前嫌,还赋予她高官厚禄。

只是陈方安生的笑,旁人自是琢磨不透。1967年香港反英抗暴行动失败时,看到那么多与自己同龄的左派青年被捕入狱,作为港英政府低层公务员,陈方安生女士在笑;2003年香港“七一”大游行、2014年“占中”瘫痪香港交通、2016年旺角暴乱时,自诩为“香港良心”的陈方安生,她还在笑。陈方安生的笑,每一次都是内心的反映;每一次却又令人感到诧异。

让人诧异的笑,也许可以从基因变异中找到答案。好多人都还记得,当年辛亥革命的元勋方振武将军,看到清朝封建帝制倒台,他是哈哈大笑的。但当看到日寇铁蹄入侵中华时,将军没有笑,只有奋而杀敌的悲愤。将军是血性的、刚毅的,他的血液里充盈着对国家民族的忠勇。将军是陈方安生女士的祖父,可如今,从陈方安生女士的笑容里,何时还能找到其祖辈基因中的血性与豪情?

笑容可掬的陈方安生女士,其实可以不笑了。毕竟,应知道,八十岁的老太,已经没有了三四十岁的青春妩媚、五六十岁的洒脱从容,媚笑时露出一口稀松苍白的板牙,抹上一段血色的唇红,已再难博得洋人的欢心。

作者:训 寒

来源:大公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陈方安生 女士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