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官指"公民抗命"非辩护理由 "占祸"九犯罪成候惩

■ 區域法院昨日裁決,「佔中」九男女全部各有罪名成立,待9人求情完畢後再作量刑。香港文匯報記者梁祖彝  攝

■ 区域法院昨日裁决,“占中”九男女全部各有罪名成立,待9人求情完毕后再作量刑。香港文汇报记者梁祖彝 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文汇报》报道,2014年历时79日的非法“占领”一案,区域法院昨日颁下裁决,“占中九男女”全部各有罪名成立,待9人求情完毕后再作量刑。主审法官陈仲衡在判词中指,虽然9名被告提出所谓“公民抗命”概念,但“公民抗命”不能成为辩护理由,并批评若以为政府会因为有数以万计的人参与“占领”,就在一夜之间让步采纳“占中三丑”所提倡的普选是“不现实”和“幼稚”,而认为政府给予正面回应后数以万计的人就会一夜间散去亦是同样“幼稚”。法官强调已充分考虑基本法所赋予的和平集会权利,而当控方能证明有关集会不受法律保障,并造成过度不合理的阻碍时,声称控罪会造成“寒蝉效应”并不合理。

“占中九男女”昨日就各自控罪获得裁决。其中,第四至第九被告陈淑庄、邵家臻、张秀贤、锺耀华、黄浩铭、李永达全部控罪成立,而第一至第三被告戴耀廷、陈健民和朱耀明(下称三人)各有一至两项罪名成立。

“抗命”不可造成过度损害和不便

在268页的判词中,法官除了交代各人控罪、法律原则等之外,还详述了对“公民抗命”原则、控罪是否适合、有关比例的衡量等的考虑。

在谈及“公民抗命”时,法官指出,虽然被告提出有关概念,但“公民抗命”不能成为被告面对刑事控罪时的辩护理由,而法庭的功能亦非裁定“公民抗命”背后的政治因素,而是聚焦于控罪元素及争议事项作判决。

法官表示,香港承认“公民抗命”的概念,惟示威者须表现合理,并且没有造成过度的损害和不便,并以接受法律惩罚去显示其信念的真诚。

就第二被告陈健民声称一直有注意行动所造成的阻碍是否合乎比例(proportionality),法官指出,在公众妨扰的罪行上,并非瘫痪一个地区或金融中心才算是足够严重的阻碍,三人以此来作为衡量标准是“完全错误(totally wrong)”,并指出陈健民在2014年11月时亦表达过“不应对他人造成过大不便”,惟当时已是“迟来的醒觉”。

法官相信,三人在2014年9月27日至28日期间,呼吁“逼爆”金钟和中环,并宣布“占中”启动时,已经知道大规模的“占领”必然会对公众造成过度不便。

至于三人呼吁示威者接受被拘捕的方式,需要几名警员去搬一名示威者,虽然他们没有在拘捕时产生冲突,但“一定有意图延长拘捕行动所需要的时间”,而证据显示,在2014年12月11日清场当日,警方用了近5小时去拘捕242人。

靠“占领”逼政府妥协是“幼稚”

三人宣称如果有数以万计的人参加“占中”,政府最大的关注就会是推行“真普选”而非拘捕示威者,法官批评有关主张“不现实”,并直言认为政府会因为有数以万计的人“占领”,就在一夜之间让步,采纳三人所提倡的普选是“幼稚”,而认为政府给予正面回应后数以万计的人就会一夜间散去亦是同样“幼稚”。

对于有人认为有关罪名“过时”和“模糊”,质疑“串谋犯公众妨扰”会压缩公众行使言论自由、表达自由、集会自由等权利,法官指出公众妨扰罪符合“欧洲人权公约”中的确定性要求。

称控罪造成“寒蝉效应”不合理

法官并指出,在检视有关行为所造成的阻碍是否不合理时,须视乎其程度和持续时间、所发生的时间和地点,及当中的目的等,强调已充分考虑基本法所保障的示威集会权,惟其他人使用道路的权利同样重要,故所造成的阻碍不可超越合理界限,当控方能证明有关集会不受法律保障,并造成过度不合理的阻碍时,声称“串谋犯公众妨扰”的控罪会造成“寒蝉效应”并不合理。

法官昨日作出裁决后听取被告求情,其中戴耀廷和陈健民放弃,只有邵家臻和朱耀明求情。法官今日会听取余下被告求情,各被告准以原有条件保释。

法官逐点解释6控罪

串谋犯公众妨扰罪

地点:中环及一带

被告:戴耀廷、陈健民、朱耀明

判词重点:

■ 三人于2013年3月宣布发起“和平占中”,主张违法占据中环或一带的公众地方和道路,以争取普选特首,同年并接受传媒访问、举办“商讨日”,但由于当时未有提出地点及时间等详情,因此当时未构成串谋犯公众妨扰罪

■ 2014年9月、即人大“8·31”决定公布后,三人宣布于10月1日在遮打道启动“和平占中”,这时就构成串谋犯公众妨扰罪

■ 三人于2014年9月28号凌晨提前启动“占中”,虽然地点与时间和最初计划不同,只是略为修改原本计划内容,仍属串谋犯公众妨扰罪,直至12月2日他们自首为止

■ 陈健民称“占领”的干扰就像一场台风,但台风是市民无法避免自然现象,而“占领”的主办方可事先做工夫,将干扰及不便控制在合理范围内

■ 代表三人的资深大律师麦高义称,警方施放催泪气体令更多人占据道路,是三人意想不到的,但三人宣布提前启动“占中”一刻,他们已预计到警方或会使用催泪气体,而当警方施放催泪气体,三人不但没有呼吁中止行动,反而顺水推舟推动行动。此外,催泪气体是在三人串谋犯公众妨扰的行为发生后才施放,故对裁决并不重要

煽惑他人犯公众妨扰罪 煽惑他人煽惑公众妨扰罪

地点:添美道

被告:戴耀廷、陈健民、朱耀明、陈淑庄、邵家臻、张秀贤、锺耀华

判词重点:

■ 辩方称警方在2014年9月26日已封闭添美道,众人不可能在那里构成公众妨扰,但警方封路只是出于安全考虑,不代表示威者有权无限期占据道路,而且案情是指他们煽惑他人在添美道及“一带”构成妨扰

■ 陈健民和朱耀明没有亲自叫添美道的群众逼爆金钟、中环和湾仔附近地区,亦没叫在场群众煽惑他人,但基于伙同犯罪原则,如果但若其他人作出煽惑时,在场其他被告也可被视作认同煽惑言行,共同犯案

■ 有充分证据证明戴耀廷、陈淑庄、邵家臻和锺耀华煽惑他人犯公众妨扰,基于伙同犯罪原则,陈健民和张秀贤亦干犯相同控罪,朱耀明因不在场,罪名不成立

■ 有充分证据证明邵家臻、张秀贤和锺耀华煽惑他人煽惑公众妨扰,基于伙同犯罪原则,陈淑庄亦干犯相同控罪,戴耀廷、陈健民和朱耀明三子因不在现场,罪名不成立

煽惑他人犯公众妨扰罪 煽惑他人煽惑公众妨扰罪

地点:分域码头街 被告:黄浩铭

判词重点:

■ 黄浩铭当日在分域码头街呼吁群众留在马路,及号召更多人前来,以阻碍消防员到达,有意图无限期占据分域码头街,而且煽惑他人占据道路并非合理地使用道路,可以严重妨碍交通及造成不便

煽惑他人犯公众妨扰罪

地点:夏悫道近添美道

被告:李永达

判词重点:

■ 李永达当日呼吁占领夏悫道6条行车线,范围广泛,是连接湾仔、金钟及中环的主要道路,而他也有意图无限期占据道路,更被警方拍下影片,毫无合理疑点

■资料来源:判词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