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妍之有理/牺牲者谁?

这几星期,不断有媒体(包括官媒香港电台)用大大的篇幅访问那九个“佔中”罪犯,判决前、判决后,报纸、杂志、电台、电视、网上……洗版式,没停过。

我相信,香港从没试过有罪犯曝光率这麼高,辩词这麼多人报道,发言这麼受重视。

罪犯讲来讲去,就是“佔中”的目的有多伟大、有几合理,按此逻辑,我想问九男女罪犯一句:如果悍匪张子强把绑票得来的赎金,捐给四川汶川大地震的灾民,他还会不会被审判?要不要被处死?

恐怖分子叫自己打的做“圣战”,以你们的逻辑,打着“圣战”旗号展开的屠杀,不就是违法达义吗?

香港电台用了一整集《铿锵集》来歌颂“佔中”罪犯的“牺牲”,伊斯兰极端组织的自杀式袭击者牺牲更大,你们是不是也需要製作几集来崇拜一下?

79日“佔中”,超过130名警员受伤,有位沙展当值期间因过度劳累染病成了植物人,这牺牲够大了吧?请问哪一家媒体报道过?

科大经济系教授雷鼎鸣曾为“佔中”“埋单”,计算出“佔中”造成的香港经济损失,高达3500亿港元,那是全港市民同声一哭的牺牲,借问又有哪家传媒细数过?

罪犯甚至教法官判刑,说可以“牺牲”自己时间做社会服务令。作为“佔中”其中一个无人关注的牺牲者,我想说,我们不要社会服务令,因为香港人不需要你服务,我们只要你服刑。

来源:大公网 作者:屈颖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