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彭定康目无法纪挑拨港人

香港反对派和外部势力内外勾连,以“政治报复”、“政治检控”等谬论,对香港的司法制度进行肆意抹黑和无端攻击,企图让“佔中”搞手逃避罪责。但有关抹黑和攻击毫无根据,是对法治精神的漠视和践踏。

政治凌驾法治美化犯罪

特首林郑月娥表示,对於有本地和外地政治人物及传媒形容相关裁决是用司法手段作“政治武器或报复”,要严正声明以正视听,香港的刑事检控工作和司法裁决均是独立和不受干预地进行。资深大律师汤家骅批评彭定康说裁决是利用过时的法律向“佔中”人士报复,是完全曲解了法律的定义,也是对香港司法制度的不尊重。

“佔中9人”被裁定罪名成立,完全是因为他们触犯了法律,而不是因为什麼政治主张。“佔中”案裁决拨乱反正,使香港赖以成功的法治精神得到彰显,不仅可防止“公民抗命”“违法达义”歪风氾滥成灾,而且有助於维护香港的社会公义与繁荣稳定,这不但符合国家和香港的利益,也符合民主国家和地区维护公众正常生活秩序的依法判决惯例,完全无可非议。

法治是人类政治文明的重要成果,是现代社会的基本框架。19世纪英国法学家戴西指出:所有人都由法律规管,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治的精神就是法律至上,法律要被尊重和遵守。

“佔中”之恶在於“违法扮义”,以少数人“公民抗命”损害绝大多数公民的权益。如今“佔中”搞手被法庭判处罪成,要承担法律责任,反对派和外部势力就诬衊为“政治报复”,这是以政治凌驾法治,美化违法行径,企图逃避罪责。

彭定康称裁决是利用过时的法律向“佔中”人士报复;反对派声称裁决是以过时亦无先例的罪名进行政治报复,这不仅是对香港司法制度的不尊重,而且是对《基本法》的漠视。《基本法》第一百六十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时,香港原有法律除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宣布为同《基本法》牴触者外,採用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除了24条回归前的法例被全国人大常委会认为完全或有部分条文牴触《基本法》外,其余法例在回归后继续适用。

“佔中9人”被起诉的串谋公众妨扰、煽惑公众妨扰、煽惑他人煽惑公众妨扰罪,属普通法下的公众妨扰罪,控罪最高可判监7年。

反对派双重标准曲解法治

在“佔中9人”案中,法官不认同控罪侵害人权,法官指出选择什麼罪名,完全由控方决定;如果控方认为被告的罪责高至某种程度,便可选用普通法的公众妨扰罪。

彭定康在香港回归前处心积虑培植代理人,为“佔中”等非法活动氾滥埋下了祸根。现在他却倒打一耙,不顾事实美化非法“佔中”,与香港反对派异口同声指“佔中”案裁决是利用过时的法律作政治报复,这不仅是对香港司法制度的诬衊,而且是此地无银、掩耳盗铃的伎俩。

“佔中”好比一面照妖镜,照出外部势力和反对派在法治方面持双重标准。

2011年发生的“伦敦大骚乱”,英国警方逮捕了至少2952人,被起诉者至少1774人,317人被判刑。同年美国发生的“佔领华尔街”运动,也受到美国政府的严厉镇压,警方当场抓捕700多人,事后有20人因扰乱治安而遭刑事指控。为何反对派和彭定康不出来说英美政府用上了过时的普通法控罪,对政治事件寻求报复?

反对派在“佔中”扮演法治的“挑战者”,如今搞手被法庭判处罪成要承担法律责任,他们就指被控的“佔中”发起人和参与者是“政治犯”。法治在他们眼中只是一个可搓圆揿扁的工具,有需要时,他们就高举法治大旗,而当法治不符合其利益,他们就搬出“公民抗命”、“违法达义”来欺世惑众。所以,真正应当引以为耻的,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反对派政客。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以政治立场、意识形态、社会价值观影响判决,这是香港法治最核心的坚持,是香港法治值得信赖的最根本原因。“政治报复论”以政治凌驾法治,不仅是对香港司法制度的诬衊和贬损,而且是目无法治的谬论。

来源:大公网 作者:杨华勇 香港中华总商会副会长、全国工商联常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