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九人毫无悔意须罪加一等

针对戴耀廷2014年发起的所谓“公民抗命”,笔者当时便撰文指出其非:“公民抗命”的最根本原则是“抗命”只能在“公民”本身的行业内进行,各行各业都具有基本的人权去争取他们行业的利益,即使是如此,要争取行业的利益也只能涉及不公平的待遇问题。

必须承担违反法律的代价

例如机师的工作时间太长有损健康,也威胁到飞行安全,经长期交涉后仍得不到公司的合理合情对待,为了加强自己的谈判本钱,机师以工会名义展开“公民抗命”,直到他们的诉求得到公司答覆为止。

虽然“公民抗命”会干扰某行业运作,令到公众人士遇上不便或损失。但基於该行业从业员有争取公平对待的权利,公众也都得尊重该行业的“抗命”行动。

由此说来,大家都会一目了然,戴耀廷等三人发动的非法“佔中”大大超出“公民抗命”的权利,一是他们发动的是“全城全民”参与抗命,不是某特定行业;二是他们抗命选择的地点是金钟、铜锣湾与旺角等最繁忙的商业中心,佔据交通要道,受影响的行业与公众人士更是不计其数。这样的“抗命”不是某个特定的行业,这样的抗命行动实质上是全面破坏社会秩序,名副其实的“社会动乱”。

这次法官裁定九名被告罪名成立,正好说明他们发动的所谓“公民抗命”,在本港司法制度下被定性为非法行为,他们必须承担违反法律的代价。

本来被法庭判罪后,一般人都会深感内疚,无面目面对社会,步出法庭后也会逃避记者採访。可是九人被判罪成后,却在支持者簇拥下一字排开面对记者,全无内疚之态,更无羞耻之心,甚至还公开发言说他们是“违法达义”,言下之意是他们没罪,这一表态比他们在发动“佔中”过程中的非法行为更是有过而无不及。“佔中”前他们是“知法犯法”,也表明会承担法律责任,为“人权”进监牢也在所不惜,这种表态还可说对本港的司法制度还有尊重可言。可是在罪成后他们在记者与公众面前的表态却叫人瞠目结舌,他们那副“理直气壮”的样子俨然摆明他们没犯罪,如此在香港大庭广众,在众媒体镜头前作出这种可怕的表态,比起他们在“佔中”期间的表态,就公民应有的守法态度来说,简直是严重到无以复加,对社会的影响也更严重。

第一,在“佔中”期间,三人发动的“全城商讨日”遍及全港大专院校和中学,纯真的学子被误导后参与非法“佔中”的也大有人在,也因此导致校园罢课与失序的行为,整体影响所见已出现了本港史无前例的青年对社会认同的问题。“佔中”期间的影响已如此糟糕,这次法庭判决下来后,他们竟自恃正义,把法庭与法官的尊严、司法权威践踏在地,这一来,他们这次的行为也势必会给青年学子又一次的不良示范。本来,“佔中”后已经出现了青年示威者不时挑战警察、挑战法律的行为,预料今后将会变本加厉。

加重刑罚以维护司法尊严

为了维护司法尊严,法官本月二十四日判刑时,应考虑被告这次的藐视法治、藐视法庭、法官的行为,不但不能从轻发落,反而应予以严刑对待,否则对社会的负面影响会持续恶化下去。

第二,除了对青年学子不良影响外,这判罪后被告的表现对公众同样有不良影响。自“佔中”落幕后,非法“公民抗命”已然严重破坏公众秩序,例如示威者不时与警方对峙、旺角暴动等。这次他们判案后的表态,无疑也在向社会示范他们所谓的“违法达义”,一派对法律无所惧的面色,令潜藏的“佔中”支持者受到鼓舞,正是他们别有心思的盘算。作为沉默的大多数,市民应自觉起来,要挫败他们的锐气,单靠政府不够,全港各行各业人士、所有关心子女的家长,都应主动向他们说不,才保得住香港的安定繁荣。

最后也应指出的一点是,法庭迟迟不开庭处理“公民抗命”案件,拖足五年之久。这样的做法也许政府自有考虑,但站在社会整体利益的角度去考虑。长达79天的非法“佔中”,对整个社会造成难以估计的损失,也难以补偿。社会大众面对这种重大的破坏行动,以平常心度之,当然会渴望早日给社会一个交代,如此拖了五年才把九人定罪,给人的印象很不好。相反,“佔中”参与者指控警方不当使用武力的案件却火速审判,如此一来,前线执法人员的心裏会有什么感受呢?

更不好的是,“佔中”三名发起人中有两人是大学教授,在“佔中”发生至今的五年时间裏,他们可以继续在大学执教,这是什么一回事呢?举凡重大案件都越早将疑犯法办越好,以免他们对社会造成不良影响。可是过去五年二人发起的“抗命”活动从没间断过,这真可说是莫名其妙了!还有,更多反对派的头面人物,他们不也是高调参与“佔中”、摆出一副“领头羊”的样子吗?为何法院迟迟不审讯他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回应市民关注也是社会责任吧!

来源:大公网 作者:郑赤琰 原香港中文大学政治系主任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抗命 公民 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