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佔中”案裁决预示反对派步入衰亡

在非法“佔中”爆发后五年,法院日前终於就“佔中”案作出判决,戴耀廷、陈健民及朱耀明等9名“佔中”搞手各自被判罪成,正等待判刑。历时79天的非法“佔中”,是回归以来规模最大的违法街头抗争行动,也是一场名副其实的“港版颜色革命”,反对派几乎将所有政治筹码都投入到这场行动之中,外国势力也由后台走到前台,一时之间黑云压城城欲摧,山雨欲来风满楼,这也是回归以来香港经历的一段“黑暗岁月”。

或将反对派连根拔起

“佔中”结果惨败收场,但一众搞手却未有承担任何代价,戴耀廷、陈健民继续教授我自为之,朱耀明继续当其牧师,一班反对派议员继续领取薪津。搞出了这样一场动乱,但一班搞手却像是生活如常,所谓“承担相关刑责”的承诺通通丢弃一边,“佔中”案一日未处理,香港的法治声誉一日都会蒙污,也令公义法治得不到伸张。

现在法官终於裁定9名“佔中”搞手罪成,虽然刑期未知,也不知他们上诉结果如何,但至少向社会传达明确信息:法治不容挑战,法官裁定“佔中”搞手有罪,就是基於“佔中”的违法事实。法官在判词明确指出“公民抗命”的本质就是违法,并对“违法达义”一类歪论拨乱反正,就是要告诫社会必须尊重法治。在“佔中”爆发后的五年,法官一锤定音为事件定性,为抗争劃线,反驳戴耀廷的种种歪论,对於香港社会有着重要的意义。

“佔中”既是法律事件,也是政治事件,“佔中”的发生、进行以及收场,都对香港的政局、对反对派的政治力量产生了重要影响,对反对派而言“佔中”案的裁决更是其一个政治分水岭,预示反对派正式步入衰亡。

一是“佔中”裁决对反对派造成沉重打击。现时9名搞手被判罪成,当中更包括两名立法会议员,不论其刑期如何,相信他们的刑事罪将很难脱身,案底将会伴随他们一生,甚至影响反对派明年的立法会选举部署。而且,在非法“佔中”事件中,共有过千名参与者被捕,包括黄之锋、周永康等头面及核心人物的案件还未处理,“佔中”的审判现在只是开始不是终结。

随着这次裁决使案例得以订立,未来法庭在处理其他“佔中”时,相信法官都会跟随此案例标準,意味将有大批“佔中”被告将要入罪及入狱,而这些人都是反对派的骨幹,各政党的大佬及第二梯队,一场“佔中”案随时将反对派连根拔起,如果反对派真的出现大量骨幹入狱,对於反对派的实力以及选举都会造成极大影响,进一步加剧反对派的颓势。

激进抗争此路不通

二是案件裁决后,反对派不但未能得到主流民意的同情,反而引起更大反感。在裁决前,不论反对派及其喉舌都在不断制造悲情,各被告声泪俱下,诉说无辜;在裁决之后,反对派更上纲上线发表声明,指“佔中”案判决是政府以司法手段进行政治报复云云,将一班违法行动搞手描绘成政治受害者。其目的不过是要炒作事件,炒作悲情,一方面向法庭施压,另一方面制造政治筹码,为之后的选举储备弹药。然而,反对派的行动却得不到市民响应,到法庭支持的市民零丁落索,清一色是反对派死忠支持者,一些反对派政党落区炒作更是乏人问津,令反对派犹豫是否要发动一场遊行力撑“佔中”搞手,担心示威变示弱。

这说明了一个事实:就是不论反对派及喉舌如何涂脂抹粉、如何美化事件,都改变不了“佔中”是一场违法行动的事实,改变不了“佔中”为社会和法治造成严重破坏的事实,也改变不了“佔中”违法乱纪的事实。这次法庭的判决完全从法治出发,没有任何政治考虑,违法者判罪,合情合理合法,所以主流民意对判决并没有任何反感,反而认为是理所当然。

在这样的社情民意之下,反对派煽动悲情,不但感动不了市民,反而自暴其醜,将反对派政治凌驾法律的不堪面目表露无遗。现在他们为了否定裁决,甚至指法官裁决有政治考虑,是配合政府的所谓政治报复云云,其言论再次诬陷香港的司法声誉,只会令市民更加反感,反对派的民望将会继续流血不止。

三是“佔中”裁决将令反对派处於进退维谷的境地。过去反对派一直两条腿走路,一些人负责搞抗争,走激进路线,另一些人则走相对温和的议会路线,彼此各有分工。但现在法官的裁决已经宣告激进抗争此路不通,冲击随时定罪入狱,连议席也可能失去,反对派还敢走激进抗争路线吗?就算是官司及身的“香港众志”之流,眼见“佔中”搞手锒铛入狱,黄之锋等人还敢再动辄冲击、动辄佔领吗?

随着激进抗争此路不通,反对派将会陷入路线上的困境,要他们改弦易辙,重新走回理性沟通、协商的道路,恐怕只是一厢情愿,连民主党都搞激,“钉书健”、“吓鬼达”等人“一蟹不如一蟹”,他们还会回归理性吗?回归理性不成,走激进抗争无胆,最终反对派只能重回“一味反对”,一味有破坏无建设的路线,结果必将两面不是人,得不到主流民意支持,也争取不了“自决”“港独”,其政治能量必将不断减退,正式步入衰亡。

来源:大公网 作者:方靖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