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朱牧迴避控罪不愿承担责任

朱耀明牧师是知名度很高的公众人物,是“佔中”发起人之一。读朱牧师在法庭上宣读的陈情书《敲钟者言》,我期待此君诚实地面对自己的罪行。

然而我感到十分失望,陈情书从始至终迴避控罪一句不提,代之以渲染自己的职业,利用公众对神职的尊重,将自己打扮成无比的高尚者,为此而不惜刻意矮化公正的法院,肆意扭曲百年香港的历史真相和基本事实,误导不了解香港管治历史和回归后政改历程的受众,将社会伦理和法律正义置之不顾。陈情书用似是而非的巧言令色扭曲普选争议和《基本法》,污衊特区政府和纪律部队维护法治和秩序的必要努力。陈情书通篇是迴避、掩饰、打扮、扭曲、误导和诬衊。

与法律和公众利益对立

读朱牧师的陈情书,我还感受对公众平台上一位年纪成熟者丧失职业伦理的失望。基督教牧师本是虔诚的奉献者和引导者,关注人们的心灵世界和灵魂归宿。“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原是牧师的职业伦理和基本品格,这位牧师却将这种精神弃之如敝屣,竭力为自己和夥伴当政治说客,热衷谋求政治好处,利用受众对上帝的崇敬来混淆视听。我无法相信,朱牧师不知香港社会的核心利益是什么;我无法相信,这位牧师不知自己所作所为站在法律正义和公众利益的对立面。

朱耀明精心编写的陈情书充满表演性,一开始就提醒听众,他一把年纪白髮苍苍,将自己打扮成可怜的弱者,博取廉价的同情。陈情书随即离开法院审案的主题,长篇讲述与案情无关的个人历程,公然矮化民众,自命救世主,竭力使受众忘记和忽略,他和戴耀廷如何强悍地组织和煽动破坏者,在79天裏瘫痪香港九龙的闹市,给香港社会和民众带来巨大的损害。这位被告人如果不是狂妄无知,就是伪善的表演者。此刻法院已作出判决,宣告朱耀明等人罪名成立,这样一篇立意迷误受众的陈情书,作为基督的敬仰者,我读来从始至终都不自在。

港人诉求民主普选的正当性是没有疑议的,而将普选断送掉的不是别人,而是一夥极端激进的反对派,“佔中”发起者和煽动者就是这些人。“佔中”仿照佔领华尔街,“要发出核子爆炸般的杀伤力”(戴耀廷语),纽约警察没有容忍佔领者,香港警察也没有容忍,这是理所当然。

香港的政治生态并非民主和反民主的对峙,而是民粹和法治的对峙,是极端激进主义者和核心价值维护者的对峙,是反共势力和建制力量的对峙。成熟的法治和典章制度是香港的核心价值,如同百年金瓯,只可守护不容打碎。故此香港法院应当伸张正义,给这个罪犯和他的同夥应有的惩罚而不可姑息。假如自命救世主的朱耀明等人得逞,他们只会给香港带来“不幸和灾难”而永无宁日。

来源:大公网 作者:李润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