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公民抗命"彻底失败

5年前的违法"占中"之所以会发生,与鼓吹"公民抗命"有巨大关系。早在"占中"发生前好一段时间,已经有人不断地鼓吹"公民抗命"无罪论。"公民抗命"无罪论经传媒报道多次之后,逐渐地令不少人,特别是年轻人真的相信"公民抗命"是无罪的,是不犯法的,成为参与"占中"的主要力量。

"占中"失败之后,警方逮捕多人,但警方没有马上控告这些人,而是暂时给予保释,因为香港是法治社会,警方要控告一个人,必须有充足的证据,警方需要大量人力、时间收集证据。但是,保释不等于无罪释放。可是,不少被捕者错误地认为警方放人就是无罪释放,于是更进一步相信"公民抗命"无罪、不犯法,结果引发了后来的旺角暴动事件。

旺角暴动被平息后,律政司开始控告参与旺角暴动的暴徒。旺角暴动搜证较易,先处理;然后才处理"占中",相关案件已经完成审理。法庭判决传递最重要的信息是:"公民抗命"不犯法的谎言破了,"公民抗命"绝对不是抗辩的理由。

"公民抗命"从最基本理论上来讲已经是错的,"公民抗命"者先入为主,自己认为某条法律是恶法,可以不遵守,甚至认为只要自己的出发点正确,暴动也不算犯法。这是非常危险的事。世界上很难达到对各种事物的看法完全一致。"占中"期间,"占中"参与者已经分成多派,互相指责,甚至出现"拆大台"这类的冲突。"占中"发展到后期,留守"占领区"的人多是无业游民,只有这些人有时间留守"占领区",其他人则早在"占中"结束前回去上班、上学,过正常生活。"占领区"也变成莫名其妙的地方。

"占中"之后,有少数人因"占中"而大增名气,于是纷纷利用名气竞选立法会,当选后在宣誓就任的仪式上进行政治表演。但这场政治表演,令"表演者"失去当议员的资格。在宣誓仪式上的政治表演也是一种"公民抗命"方式,也失败了。

换言之,"公民抗命"在香港这个法治社会完全失败。不少曾经因"占中"而被捕但未被提控的人,应该相信"公民抗命"不是抗辩理由,不是保护伞,并后悔当年的行动。

来源:文汇报 作者:曾渊沧 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