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顾敏康:“占中”发起人是罪犯不是“英雄”

于2014年9月底在香港发生的非法“占领中环”(“占中”)历时79天,直接导致香港旅游、零售、交通运输等多个行业遭受重击。当年有学者曾估算,“占中”令香港每日损失16亿港元,而首6天造成的经济损失保守估计已达3500亿港元。

其实,非法“占中”不仅对香港造成严重经济损失,对香港法治也造成创伤,为旺角暴乱和“港独”势力兴起埋下祸根。对此,社会大众一直在呼吁要依法严惩那些“占中”发起人。终于,西九龙裁判法院于4月9日作出裁决,裁定“占中”发起人戴耀廷、陈健民、朱耀明等9名被告大部分罪名成立。法庭在完成被告求情程序后,将案件押后到下周三判刑。虽然时隔多年,正义来得有些迟,但正义毕竟来临,大快人心!

还在扮无辜打“悲情牌”

香港媒体比较自由,因此也常常为反对派所利用,进一步散布其颠倒黑白的言论。例如,反对派将此次法庭判罪说成是对“占中”发起人的“秋后算帐”、“政治迫害”云云,有关言论实属包庇与狡辩。违法就是违法,既然构成犯罪,就必须承担法律后果。

与此同时,“占中”发起人为了制造新闻,也在法庭宣判前和求情前分别搞集会,企图吸引和误导公众。他们在媒体前不仅打“悲情牌”,甚至还将自己包装成为香港利益而付出的“义士”或“英雄”,继续迷惑他人。

但是,人们看到在法庭求情阶段,其中一些所谓的“义士”或“英雄”却不敢“大义凛然”了,不是提出不要被判监禁式刑罚,就是希望被判社会服务令或缓刑。更为离谱的是,他们在求情时还说自己本着对香港“爱与和平信念”,没有私利,根本就无悔过之意。

根据现行法例,有关罪行属于普通法下的妨扰罪,最高可被判监七年。笔者认为,鉴于“占中”发起人已经对香港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和法治创伤,只有监禁才是对这些罪犯的有力惩罚,给社会发出明确的警戒信号。

此次“占中”发起人已经被法院定罪,刑期也即将宣判,但是,这些发起人所提出的几个荒谬理论还需要进一步肃清。

第一个就是“占中”发起人与反对派在五年前为了反对政改而抛出的“公民提名”(即由市民联名提名特首候选人,反对提名委员会提名),吸引了不少盲目跟从者,以为这就是真正的民主。

而《基本法》第45条明文规定: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而规定,最终达至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后普选产生的目标。可见,第45条规定了特首候选人应该由提名委员会提名产生,然后是选民“一人一票”直选特首。但是,反对派肆意篡改这一条规定,企图以自己创造的“公民提名”,取代《基本法》规定的“提名委员会提名”。这种突破法律底线的举动当然无法被接受。于是,反对派进一步抹黑中央,说什么“北京无视回归时许下的普选承诺”,拒绝通过政改方案,令香港大多数人无法实现“一人一票”选特首心愿。现在,“占中”发起人已经被定罪,其鼓吹“公民提名”和抹黑中央的谬论也必须肃清才行。

第二个是戴耀廷的“公民抗命”和“违法达义”论。发起人坚称“占中”是一场“公民抗命”运动,即使违法也是为了“达义”。其实,这些发起人提出“公民抗命”这个口号时应该知道当时的情况并不符合“公民抗命”条件,而且必须承担违法后果,但是,他们仍然用“公民抗命”去蛊惑人心,因为只要将“占中”说成是“公民抗命”,就可以给这场非法活动涂上“悲壮”且“神圣”的色彩,披上具有“正当性”的外衣。也只有这样,才能鼓动那些并不太懂得“公民抗命”理论真实内涵的人们积极参与,充当炮灰。

青年须分辨是非免遭利用

法官陈仲衡在4月9日宣读判决时明确指出:对法庭而言,“公民抗命”并不是抗辩的理由。换言之,违法就是违法,必须接受法律的惩罚。对此,年轻人必须有清醒的认识,千万不要将坐牢当儿戏,耽误了大好的前程。

“占中”荼毒青少年,使不少香港青年深受暴力抗争、“违法达义”歪理邪说影响。日前,代表三万名前线警员的警队员佐级协会主席林志伟向会员发出“随笔感想”,指出违法者以各种冠冕堂皇的借口,对自己胡作非为的恶行加以掩饰,社会上不少年轻人因非法“占中”发起人的煽惑而参与其中,不知浪费多少黄金岁月,有的已在牢狱之中,有的被开除学籍。林忆述,当年部分教育界人士,恃着为人师表,公然在课堂上责难父母是警务人员的学生,令小朋友感到耻辱、难堪,这些事情仍历历在目。林的感想肯定会引起香港大多数人的共鸣。笔者也相信,只有当非法“占中”发起人被判重刑,那些被煽惑的人士才可能被“唤醒”。

长达79天的非法“占中”事实已经说明,这是反对派用“公民提名”、“公民抗命”、“违法达义”、“爱与和平”等口号包装违法、危害社会的典型行为;也是挑战香港法治秩序的恶劣行径。因此,这些非法“占中”发起人只有受到严惩,公义才能得到真正彰显。

作者:顾敏康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

来源:大公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