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反对派鸡蛋挑骨“拉”国歌法本地立法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立法会《国歌条例草案》委员会昨日举行第八次会议,审议草案中第四条有关奏唱礼仪的条文。一众反对派议员继续“小学鸡式”拉布,包括提出残疾人士或不能肃立,并称指引性条文中要求市民在奏唱国歌的场合上要“肃立和举止庄重”是“歧视”,要求删去有关字眼,并争议为何条文要用“出席”而不用“参与”、为何要用“奏唱”而非“奏及唱”云云。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官员在回应时多番强调,有关条文用一般常理理解就可。

上次争提问 今次又唔问

在昨日会议开始时,先处理上次会议主席划线前5名议员要求就草案第三条作出的提问。虽然上次反对派为此争议不休,但在有关的5名反对派议员中,民主党的涂谨申、公民党的郭家麒、“议会阵线”的区诺轩和朱凯廸均未有现身,变相放弃机会,唯一在席的“专业议政”邵家臻则称要离场。

会议遂直接审议第四条条文,该指引性条文强调参与或出席奏唱国歌场合的人,在奏唱国歌时应当肃立和举止庄重,及并无不尊重国歌的行为。条文只有数十个字,但在反对派议员拉布下,讨论了足足两小时仍未完结。

首先发问的工党张超雄声称,有些坐轮椅或长期病患的人,未必能够肃立,询问有关描述会否令人“担忧”,令不能符合有关要求的人放了在“相对低等的位置”、有“歧视”问题云云。他认为,要“人人都做得到”才可成为指引,故当局应去掉有关要求。

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聂德权指,有关条文是参考全国性法律国歌法的说法,而该指引性条文并无罚则,“残疾的朋友大家都清楚知道实质限制,并非有意公开侮辱国歌,不会构成罪行风险。”

奏唱有定义 又拗话“模糊”

“议会阵线”毛孟静似乎之前未有认真开会,声称条文只写“奏唱”而非“奏或唱”或“奏及唱”,有“模糊”的地方,又声言只要清唱国歌亦不计算为“奏唱”云云。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常任秘书长邓忍光解释,草案第二条已列明奏唱国歌的定义,包括歌唱国歌、 用乐器演奏国歌及播放国歌的录音。

毛孟静只好说理解,随即挑剔为何要写“奏唱”,又称草案英文版中的“Etiquette”“太随意”、“Deport”是“古文”云云。

公民党谭文豪则重复经民联张华峰提问的内容,询问在奏唱国歌场合中的工作人员是否亦要肃立。政制局回应指,理解部分工作人员难以实时放下手上工作,例如现场或有医护人员正在处理病人,故大家对此会理解。

民主党尹兆坚则询问当局何谓“不尊重”、公民党杨岳桥问有什么法例会用双重否定的写法、“热血公民”郑松泰问出席与参与的分别等,其后议会内容大致重复有关提问。

有部分反对派议员设情境题要求局方提供答案,包括如果有人裸跑、如果马迷专注于马经、如果有人开生日会奏国歌等等,局方强调要视乎有无证据证明有关人等公开故意侮辱国歌,才会执法,如果只是未符礼仪,则没有罚则。

经民联梁美芬不认同反对派以残疾人士为“挡箭牌”,指如果奏唱国歌时有人企、有人坐,就看不到礼仪的标准,她相信公众有标准和能力对此作分辨,并认为政府可在宣传教育时向大家说明。

条文无罚则 屈“白色恐怖”

公民党的郭家麒声称或会有人举报他人不尊重国歌,质疑这是“白色恐怖”,有反对派议员则声言指引性条文“多余”,民建联周浩鼎反驳,有关条文绝非多余,只为向公众说明相关礼仪,而该条文无罚则,不构成反对派议员所谓的“白色恐怖”,更批评反对派的说法才是多余和误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