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占中"三"财路"涉犯罪 黎智英三年资反对派4080万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违法“占中”事件距今将近五年,九搞手罪成等候本月24日法庭判刑,但幕后黑手及金主仍然逍遥法外,涉款数以千万元计的财政“黑洞”更是深不见底。“占中”至少有三大“财路”:借用“香港民主发展网络”(民网)的银行户口收取捐款;戴耀廷以学术名义透过港大接受匿名捐款再分发;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透过助理Mark Simon的神秘户口迂回金援“占中”。政界及法律界人士认为,“占中”烂帐涉嫌“洗黑钱”行为,幕后金主亦有协助及教唆犯罪之嫌,反对派应尽快交代帐目,执法部门应采取果断行动,给香港一个交代。

戴耀廷、陈健民、朱耀明发起79日的违法“占中”,此项反对派精心策划的乱港行动,除朱耀明透过“民网”滙丰户口代收捐款,至少另存两大神秘“财路”。

“占中”当年因违法原因,办理公司注册失败,一直由“民网”代为募捐,惟网页对上一次于2014年3月公布中期财政报告后再无更新,至今款项去向不明,当年已被质疑“洗黑钱”,陈健民回应亦支吾以对。《大公报》取得的文件显示,一张2013年10月黎智英开出的80万滙丰银行支票,收款人是Mark Simon。“民网”于2013年至2014年给港大五张合共241万的支票,其中一张票正是2013年10月签发。2013年到2014年9月“占中”爆发前,Mark Simon频频开滙丰本票给反对派,包括300万元给公民党、500万元给民主党、给梁国雄及李卓人各50万元。

借户口可控洗黑钱

警方于“占中”前后共拘捕1003人,但225名已被定罪人士的罪名中,并没有包括洗黑钱罪行。曾参与调查“占中”案件的资深警务人员坦言,曾经从洗黑钱、协助及教唆等方向追查“占中”金主,“如果有人打劫银行,你借钱给他买枪,你也是犯法”,惟搜证比较困难。

资深警务人员说,如果一个人没有固定收入及纳税,却突然多了巨额金钱,银行或执法机构当然有理由怀疑涉及洗黑钱,惟法院于2014年收紧洗黑钱罪定义,户口处理的款项本身必须从犯罪所得,例如非法赌档的赌金或“放贵利”等,政团的公众捐款并不适用。至于协助及教唆罪,由于游行自由受基本法保障,政治组织以崇高理念包装,不会明刀明枪收受捐款去犯法,检控亦存在困难。

大律师马恩国认为,“占中”以堵塞道路、瘫痪中环为目的,所以当年被公司注册处拒绝注册,“民网”明知“占中”是违法行为,但依然借出户口收受捐款,可能触犯《刑事诉讼程序条例》,怂使或促致另一人犯任何罪行,最高判处监禁10年。如循简易程序定罪,可处罚款5000元及监禁2年。

律政司回覆《大公报》称,所有可能涉及刑事罪行的事件,调查工作由相关执法机关负责,律政司不会参与调查工作,但会在收到相关资料后或在其他有需要时提供法律意见,以确保调查及其他相关工作严格依据法律及《检控守则》进行。

朱耀明至截稿前未有回覆。

黎智英三年泵反对派4080万

网名“壹传媒股民”于2014年7月首度揭开违法“占中”黑幕,先后两次向传媒发放近千份黎智英助手的机密档案,踢爆黎智英过去三年合共向九个反对派政治组织及14名人士提供合共4080万元的政治黑金,更揭露黎智英从宣传短片制作到安排“占中”代表到台湾取经都有参与。档案披露了黎智英的一些捐款和收款单据,当中包括黎向朱耀明开出20万元支票,支票抬头是“香港公民教育基金会”,而朱耀明则回信给黎智英,感谢他的“慷慨捐助”,信函亦附上基金会开出的收据。

学民解散疑有“消失的百万”

“学民思潮”于2011年5月成立,“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是当年的“学民”召集人,并决定2016年3月20日停止运作。据称当时“学民”的户口余额还有145万,当中70万会拨至新成立的学生组织,用作创会及运作经费,其余75万则会拨给邓王周廖成利律师行管理的“学民思潮法律援助基金”,支援“学民”成员的律师费。基金由黄之锋、黄子悦、周庭、许乐丝、陈宝玲及锺礼谦等六名“学民”成员担任受讬人并负责审批。

然而,当年有报道指,“学民”当时的总储备约有251万元,当中为何存在100多万差额,而新学生组织是否仍运作,至今成谜。

“占中”苦主入禀向九罪犯追讨

图:“占中”苦主昨填写入禀表格,向“占中”九名罪犯追讨损失\大公报记者蔡文豪摄

“冤有头债有主,苦苦等了四年半,今天终于可向他们追数”,多名在违法“占中”期间蒙受损失的苦主,昨日到西九龙法院小额钱债审裁处填写入禀表格,向“占中”九搞手追讨损失。有的士司机在“占中”期间收入大减,家庭关系大受影响;有美容院老板期间每月损失逾七万元,更造成心理阴影,希望能追回公道。

“占领中环,占咗要还!”香港政研会与三名苦主一行逾30人,昨在西九龙法院外游行,苦主代表、港岛的士司机曹先生说,“占中”期间因道路封闭,生意受影响,估计每日损失约300元,作为家庭经济支柱,面对房租、水电煤、三名子女学费等压力,与太太争拗增加,家庭受极大影响,计划追讨二万元。

另一苦主美容院老板王小姐说,“占中”期间,她在铜锣湾骆克道的两间美容院“79日零生意”,又要交租、出粮,苦不堪言,附近至少有三家美容院“执咗”,“打电话畀客人,客人都话唔够胆来”,因小额钱债审裁处可处理金额上限为七万元,故计划追讨七万元,“一定追唔晒,追得几多得几多”,最重要是追回公道,呼吁更多受影响人士站出来,向九名“占中”搞手追讨损失及公道。